您的位置:首页 >财经 >

扩大开放稳外贸稳外资 服贸创新发展试点扩至21省

服务贸易创新发展试点加码扩围。7月29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会议指出,稳外贸稳外资是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六稳”工作部署的重要环节,将进一步扩大开放稳外贸稳外资,深化服务贸易创新发展试点,结合区域发展战略,将服务贸易创新发展试点扩大到全国21省份的部分地区。

具体而言,将围绕拓宽开放领域、提升便利水平进行改革探索。其中包括,发展跨境商业医疗保险、推进中外合作办学、扩大技术进出口经营者资格范围、在常态化防控下加强旅游和体育国际合作等,促进更高水平对外开放。

“目前,前述领域外商投资负面清单已经放开,这表示服务贸易商业限制的放开。在同样领域深化服务贸易创新举措,有助于推动这些领域在服务贸易方面的全面开放,这也为服务贸易负面清单制度奠定了基础。”商务部研究院副研究员庞超然表示。

未标题-1 拷贝

自2015年《关于加快发展服务贸易的若干意见》发布以来,国务院已相继批示了两批服务贸易创新试点城市。2018年6月,国务院《关于同意深化服务贸易创新发展试点的批复》中明确,自2018年7月1日起至2020年6月30日,原则同意商务部提出的《深化服务贸易创新发展试点总体方案》,同意在北京、天津、上海、海南、深圳、哈尔滨等17个省市(区域)深化服务贸易创新发展试点。前述区域重点在电信、旅游、工程咨询、金融、法律等领域推出开放举措。

截至目前,试点城市服务贸易规模持续壮大,创新发展成效初步显现。例如,2016-2019年期间,贵州省服务进出口累计达到76.66亿美元,年均增长16.15%;2019年成都市服务进出口总额900.06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10.1%。其中,技术型、知识型、智力型服务贸易占比不断提升,服务贸易结构愈趋优化。

“尽管我国服务贸易规模已经跃居世界第二位,但国际竞争力仍然不强,服务贸易仍是我国外贸的一块短板。如何建立与中国当前国际地位相适应,与国内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五大发展理念相协调的服务贸易促进体系,是我国提升服务出口能力、转变外贸发展方式的必然选择。”中国贸促会研究院国际贸易研究部主任赵萍曾表示。

“受疫情影响,跨境贸易和投资不确定不稳定因素增多,我国外贸外资发展也面临一系列的冲击和挑战。在此背景下,进一步出台针对性措施,保外贸外资市场主体,稳定企业预期和信心尤为重要。”庞超然指出。

此次会议明确,针对企业订单减少等突出问题,推出有效措施支持拓市场、增订单。运用出口信用保险积极保障出运前订单被取消风险。推广“信保+担保”,为外贸企业融资提供增信支持。

“信用保险保单是推动银行加强融资支持的重要手段。”庞超然表示,大多数外贸企业规模不大,保险保障比例有限,通过担保等增信措施,能帮助企业获得更好的融资保障,解决在当前外部环境形势严峻、市场需求下滑背景下,企业融资难、融资贵、资产抵质押困难的问题。

目前,“政策性出口信用保险+银行授信+政策风险担保”模式已在全国落地生根。据统计,今年1-5月,中国信保已与近20个地市(区)级政府签署合作协议,稳住外贸基本盘。如今,“政府+银行+信保”融资模式已在16个省市落地,中国信保通过各种模式在今年前5个月帮助企业获得银行融资837.6亿元。

会议还提出,鼓励中西部、东北地区发挥优势,承接劳动密集型外贸产业。支持发展跨境电商、海外仓、外贸综合服务企业等新业态,扩大市场采购贸易方式试点,带动中小微企业出口;完善吸引外资政策环境。对重点外资项目一视同仁加大用地等保障。提高外资高新技术企业认定便利度。再贷款再贴现专项额度、进出口银行新增贷款规模等同等支持外资企业。

“中西部地区劳动力资源丰富,综合生活成本低于东部地区,工资水平相对较低,是吸引劳动力密集型产业转移的重要因素;同时,受疫情影响和未来疫情发展形势不确定的影响,促进劳动力密集产业向中西部转移,可以有效减少人员流动,为统筹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提供有效支持。”庞超然说,加大用地支持,是外资政策从权益保护和准入开放向更宽领域、更大范围转变的工作抓手,有助于解决好企业实际经营发展过程中遇到的局部性歧视待遇和不公平做法,推动外资政策改革向更深处发展。随着政策显效,外资发展政策环境不断改善,下一步仍待重点加强政策落实工作,注重外资企业的投诉与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