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忘了热血无赖林宥嘉

别忘了热血无赖林宥嘉

2015年7月,“迷幻王子”林宥嘉正式退伍,今年六月,他带着全新的专辑回来了,好想说一句:林宥嘉,真的等了你四年
崔健、魔岩三杰和那个绝无仅有的乌托邦

崔健、魔岩三杰和那个绝无仅有的乌托邦

“如果说西方的摇滚乐像洪水一样,那么我们中国的摇滚乐就像是一把刀子”。过去的那个辉煌时代结束了,也许摇滚并不温柔,但它的确足够真实,也足够能带给我们直指人心的力量。
没有人永远喜欢五月天

没有人永远喜欢五月天

在初夏的五月天里,全民告白日5.20当天,五月天推出新专辑《作品9号》的预售,同时在香港红磡连唱十天,Let’s go party party all 9。如此强势的回归,也使阿信和他的新歌《派对动物》,成为当下热议的话题。
听过那么多首陈奕迅,你应该知道他

听过那么多首陈奕迅,你应该知道他

林若宁的词,虽不像夕爷那么婉约,也不如Wyman那般犀利,但他依旧温润又细腻,不经意间字字珠玑地戳中内心。
徐冰:一辈子的艺术理念,就是“艺术来源于生活”

徐冰:一辈子的艺术理念,就是“艺术来源于生活”

“艺术就是简单到这个社会进入现代,我就是现代艺术家;进入当代,我就是当代艺术家;给我甩到国外,我就是国际艺术家;回到中国,中国是最具实用性的地方,我就应该是最具实用性的中国艺术家。”
余秀华:“怎样的一次意外你才能抵达我”

余秀华:“怎样的一次意外你才能抵达我”

余秀华不止一次说:“我只是一个粗俗的农妇”,有人称她为“脑瘫诗人”,有人同情她不幸的婚姻,有人指责她的诗拿不上台面。但你也许并不知道,她从出生那一刻起,就拥有着怎样庞大的炙热生命力。
摄影︱不仅仅是摇滚

摄影︱不仅仅是摇滚

摇滚只是提供了一个可能存在的契机,让人们尝试了解、接纳乃至喜爱上一个对自己来说曾经陌生的世界;摇滚乐让人们在逆境学会更加勇敢和不懈的奋斗;让人们得以在面对自己和面对世界的时候,更加真诚,学会包容和爱。
总有一人,是你耿耿于怀的青春

总有一人,是你耿耿于怀的青春

在我们按部就班的高中岁月里,总有这些令人惊喜的存在。
与深爱的人结婚,是一件非常残酷的事

与深爱的人结婚,是一件非常残酷的事

“我一生中遇到过成千上万个身体 并对其中的数百个产生欲望 但我真正爱上的只有一个”
如何文艺地表达“后来,我想通了”

如何文艺地表达“后来,我想通了”

好像破茧 之前千难万难 但是一说 就像释然了 看着你啊 终于想通 是该解开自己的束缚了
你曾经摆渡的那个人要靠岸了

你曾经摆渡的那个人要靠岸了

拍了近一年的《摆渡人》终于杀青了 曾经说到我们心坎里的恍如电影般的故事 也真的就将要变成电影了
《乌托有个帮2:我们终将抵达》360°真容

《乌托有个帮2:我们终将抵达》360°真容

烫金封面,锁线式书脊,475页,全彩印刷,我们将文艺圈180°平摊给你们
文艺生活周刊五周年典藏版火热发行︱一个理想的抵达

文艺生活周刊五周年典藏版火热发行︱一个理想的抵达

如果你正青春, 请尽情践行你对文艺的爱与恨
《文周》微信公号开放征稿啦!约么?

《文周》微信公号开放征稿啦!约么?

文周微信开放征稿啦,你是那个头圆(投缘)的人吗?
导读
乐视音乐6月奏响金曲二重奏

乐视音乐6月奏响金曲二重奏

华语乐坛最具影响力风向标、华语乐坛最高荣誉——流行音乐金曲奖第27届颁奖典礼将于2016年6月25日在台北小巨蛋隆重举办。
没有他们,看你怎么读世界名著!

没有他们,看你怎么读世界名著!

说起文学翻译,你第一个想到的是谁?
《梁祝的继承者们》牵动心弦的n个细节

《梁祝的继承者们》牵动心弦的n个细节

林奕华曾说,艺术是一颗初心,每一个恋爱的人都是艺术家,可以在对方身上看到自己的无限可能。
无关百鸟朝凤,谈谈匠人之死

无关百鸟朝凤,谈谈匠人之死

《匠人精神》 的作者秋山利辉有一句话:“一流的匠人,人品比技术更重要,有一流的心性,必有一流的技术。”
《白卷》 - 文芳个展

《白卷》 – 文芳个展

“白卷不是毕业答卷,而是入门的作业,我唯一的希望就是如这白纸一样,能与你们一起继续学习下去,永远的学习下去。”
有一条街,它比整个世界还大

有一条街,它比整个世界还大

“如果你们恰好路过查令十字街84号,请代我献上一吻,我亏欠它良多……”——海莲·汉芙《查令十字街84号》
Radiohead新歌MV引发的一系列思考

Radiohead新歌MV引发的一系列思考

喜欢没事去拍几个MV的导演不在少数 这些电影奖拿到手软,票房高到上天的导演 能在MV中是大显身手还是默默回家洗洗睡呢?
1996-2016:从甜蜜蜜到不二情书

1996-2016:从甜蜜蜜到不二情书

《不二情书》仍是一部很有诚意的电影,它至少证明,这个时代依旧有人愿意安静而诚心地讲故事,想讲爱,讲人与人的基本关系,讲现代快节奏,讲向死而生,讲绝处逢生,讲落叶归根,以至终于落入了什么都想说,却又什么都说不清的陷阱。
那些比杜蕾斯直播更真诚的行为艺术

那些比杜蕾斯直播更真诚的行为艺术

一周前,杜蕾斯的百人试套直播,观看人数超过500万。这500万人,看过了广播体操,看过了吃水果,看过了停尸间,最后等到的是:“各位同学,现在要熄灯了,请不要再玩手机了。”
扒一扒仲基老公的另一部神剧

扒一扒仲基老公的另一部神剧

少年孤独地手 女孩蕾丝的袖 大片大片 虚化的背景和光圈 太阳的影子 在将暮未暮的原野里游走 在那年岁的时候 他也总宠爱着摸摸我的头 只是在一个十字路口挥了手 都再没回头
当冠希哥遭遇“禁片之王”娄烨

当冠希哥遭遇“禁片之王”娄烨

这世界上就是有这么一种人,尽管淡出大众视野很久,但每当出现有关他的一点点风吹草动 都能变成爆炸性的新闻。陈冠希可能就是这类人的最佳代言人。
不死的诗人杨海崧和他的摇滚

不死的诗人杨海崧和他的摇滚

96年,南京,冬,下过了雪,阴冷难受。这一年张炬去世超载发了专辑,从北京来的姑娘孙霞已经在这里度过了一个夏天,一个想成为Bob Dylan的男人杨海崧组建了朋克乐队——西杨海崧是吉他手,孙霞担任主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