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阿肆︱我没有谈过恋爱,也没有特别的原因

专访阿肆︱我没有谈过恋爱,也没有特别的原因

炸鸡少女和她愚蠢的理想主义
从成都小酒馆,到鼓楼东大街

从成都小酒馆,到鼓楼东大街

如果没有成都,我在哪里还爱你
别让我推荐许巍的歌

别让我推荐许巍的歌

全部都好听,每一首,是的。
因吹斯汀!关于蓬皮杜,你不知道的10个故事

因吹斯汀!关于蓬皮杜,你不知道的10个故事

最近“蓬皮杜”有点火。也许你只知道它是法国必去景点之一,是巴黎最重要的博物馆之一,是全球最大的现当代艺术收藏机构之一。
她被日本人奉为“未嫁女神”,却随小津安二郎消失于世

她被日本人奉为“未嫁女神”,却随小津安二郎消失于世

沈从文曾写道:一个女子在诗人的诗中永远不会老去但诗人他自己却老去了。这个女子,原节子当之无愧 。
陶立夏:独自旅行的坚守与自由丨文周专访

陶立夏:独自旅行的坚守与自由丨文周专访

“时间刻画着山川的形状,爱过的人刻画我们。即便沧桑也不要说悔恨。”陶立夏这样说着,风景与人心被她形容得那么贴切。
我和用3首歌撩遍全国文青的乐队主唱聊了聊丨专访鹿先森

我和用3首歌撩遍全国文青的乐队主唱聊了聊丨专访鹿先森

一年前的这个时候,他们在键盘手冰冰家录制了第一段简版的《春风十里》,现在又把这首歌再次唱起。
和《萌芽》一起成长的,不只是80后作家,还有我们

和《萌芽》一起成长的,不只是80后作家,还有我们

从新概念大赛走出来的80后作家,你还记得谁。
别指望伍德斯托克再办一次!

别指望伍德斯托克再办一次!

没有人永远年轻 曾经鲜活的摇滚现场 也只能封存于胶片 但是永远有人年轻 那就趁现在 多去现场听几次摇滚 和喧闹的人群一起跳舞 叫喊 毕竟每一个当下 都会是未来难忘的纪念
《乌托有个帮2:我们终将抵达》360°真容

《乌托有个帮2:我们终将抵达》360°真容

烫金封面,锁线式书脊,475页,全彩印刷,我们将文艺圈180°平摊给你们
文艺生活周刊五周年典藏版火热发行︱一个理想的抵达

文艺生活周刊五周年典藏版火热发行︱一个理想的抵达

如果你正青春, 请尽情践行你对文艺的爱与恨
《文周》微信公号开放征稿啦!约么?

《文周》微信公号开放征稿啦!约么?

文周微信开放征稿啦,你是那个头圆(投缘)的人吗?
导读
他为患有老年痴呆的母亲拍了一组搞怪的照片

他为患有老年痴呆的母亲拍了一组搞怪的照片

九十岁的童真
来自《西游记》的中国电音第一曲,你至少听过一百遍

来自《西游记》的中国电音第一曲,你至少听过一百遍

但你可能没听过它的作者——许镜清
这部纪录片告诉我们:麦乐鸡是中餐?!

这部纪录片告诉我们:麦乐鸡是中餐?!

一道菜,看尽中餐在美国的辛酸史。
南城二哥成军八年推出首张同名专辑

南城二哥成军八年推出首张同名专辑

南城二哥,活宝级相声摇滚乐队,做有中国特色的摇滚乐
艺术家是如何泡妞的?

艺术家是如何泡妞的?

如若他日见你,我将何以贺你,以眼泪,以沉默。
赵照聊新专辑:来感受我过期的荷尔蒙!

赵照聊新专辑:来感受我过期的荷尔蒙!

网传赵照拥有600首作品,我发出这个疑问时得到的回答是:“如果算上动机和demo的话,远远不止的这个数”,所以赵照这些年都在做补丁——把之前的作品编好曲穿好衣,让它们和歌迷见面。
70年代要是有微博,齐柏林飞艇绝对是意见领袖

70年代要是有微博,齐柏林飞艇绝对是意见领袖

作为一支最伟大的乐队,齐柏林飞艇乐队从1968年成立至今,开创过无数的历史第一,获得过巨大的成功,齐柏林飞艇乐队创造了60年代布鲁斯摇滚乐的历史,开创出重金属音乐的先河,并不断在更深的音乐领域探索。
哪有空去死?

哪有空去死?

102 岁的笹本恒子是日本第一位女性摄影记者,她总会说,“只要好奇心还在,心情还在,无论多少岁总是能有新的开始。难得活着,我总觉得有想要见的人,哪里都想去,哪有工夫去死呀!”
世间每一场欢爱,背后都有不为人知的暗涌

世间每一场欢爱,背后都有不为人知的暗涌

大卫.林奇的情色世界。
这部豆瓣8.8分的冷门港剧,像一部598分钟的性冷淡MV

这部豆瓣8.8分的冷门港剧,像一部598分钟的性冷淡MV

我们习惯将回忆放在心里,不过有些人会将回忆放在盒内,然后将盒子放在心里,是怕会失去这种回忆,还是怕,怕它会走出来呢?
库布里克:一个强悍的人,应该知道何时示弱

库布里克:一个强悍的人,应该知道何时示弱

库布里克离开我们十七年了。如果他不离开,我们起码还能再看两三部让我们赞叹的电影,教后辈们几种类型片的新玩法;我们也可以进影院还那张欠下的电影票。
如果这部动画能上映,我们不会羡慕日本有宫崎骏

如果这部动画能上映,我们不会羡慕日本有宫崎骏

昔人已乘黄鹤去,此地空余黄鹤楼。Sir很希望,这部未竟的《追风》,能被有心人接棒完成。毫无疑问,如果这部神作,有一天能面世,那才叫真的——为中国人长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