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文化 >

四季度进出口形势迎考 国际市场需求利好出口

今年我国经济持续恢复发展,外贸进出口也继续保持较快增长。在10月13日国新办举行的发布会上,海关总署相关负责人介绍,前三季度我国外贸进出口韧较足、稳中提质,货物贸易进出口总值28.33万亿元,比去年同期增长22.7%。其中,出口15.55万亿元,增长22.7%;进口12.78万亿元,增长22.6%。在出口增长动能较足、进口规模创历史同期新高的同时,我国也面临部分大宗商品进口量减价扬等问题。在2020年外贸高基数影响下,今年四季度进出口形势迎考,全年成绩能否交出令人满意的答卷?

国际市场需求利好出口

从海关总署发布的数据可以看到,前三季度我国出口增长动能较足。前三季度,我国机电产品和劳动密集型产品出口均有所增长,出口机电产品9.15万亿元,增长23%,高出整体出口增速0.3个百分点,占出口总值的58.8%。其中,自动数据处理设备及其零部件、手机、汽车分别增长12%、14.4%、107%。同期,出口劳动密集型产品增长9.5%;医药材及药品增长108%。

与此同时,我国外贸表现在全球主要经济体中处于领先,也体现在国际市场份额有所提升。根据最新数据测算,今年上半年,我国进出口、出口和进口的国际市场份额分别约为13.2%、14.5%、12%,同比分别提升了0.8个、0.9个和0.8个百分点。我国继续保持货物贸易第一大国地位。

这样的成绩是如何取得的?中原银行首席经济学家王军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一方面可能与越南等国停摆,以及全球供应链紊乱,凸显中国供应的韧与可靠有关;另一方面,全球能源危机及通胀抬头,叠加圣诞假期的需求拉动,再次支撑了中国的出口。

海关总署新闻发言人、统计分析司司长李魁文解释称,当前支撑我国外贸增长的因素主要是国内经济持续恢复发展,为外贸持续增长奠定了坚实基础;同时,全球经济和贸易有所回暖,国际市场需求增加也利好我国出口。

从国内经济的基础来看,今年前8个月,全国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固定资产投资等主要经济指标保持了较快增长。我国经济长期向好的基本面没有改变,国内生产和消费需求稳健为外贸增长提供了强有力支撑。

从全球经济和贸易来看,期,国际货基金组织预测2021年全球经济增速为5.9%,世界贸易组织预测今年全球货物贸易量将增长10.8%。前三季度,我国对美国、欧盟、非洲出口增速均超过20%,对拉丁美洲出口增速超过了40%。

大宗商品价格推高进口值

进口方面,前三季度我国进口规模创历史同期新高。据海关统计,前三季度,我国进口12.78万亿元,增长22.6%,与2019年同期相比增长22%。“我国强大的国内市场为创造全球总需求作出了贡献。”李魁文说。

从品类来看,部分消费品进口增长较快。前三季度,我国合计进口消费品1.29万亿元,增长14.7%,占进口总值的10.1%。其中进口乘用车2650.4亿元,增长31.5%,首饰、手表、箱包分别增长63.5%、42.1%和55.8%。

浙商李超宏观团队指出,2021年以来,随着海外供给的修复,“外供不畅”逐步不再成为“我国内需与进口之间稳定联动关系”的扰动变量,内需对我国进口的解释力度不断增强。

值得注意的是,部分大宗商品进口呈现出量减价扬的特点。进口量方面,海关监管进出口货运量37.4亿吨,增长3%,其中进口24.3亿吨,减少0.5%。

价格方面,我国进口铁矿砂8.42亿吨,减少3%,均价每吨1159.8元,上涨67.5%;原油3.87亿吨,减少6.8%,均价每吨3082.5元,上涨32.8%;天然气8985.2万吨,增长22.2%,均价每吨2491.9元,上涨5.1%;大豆7397.3万吨,减少0.7%,均价每吨3509.8元,上涨29.4%;铜401.9万吨,减少19.5%,均价每吨6.04万元,上涨37.9%。

李魁文表示,去年下半年以来,由于全球经济和贸易需求从疫情中恢复增长、全球流动量化宽松、部分发达经济体采取财政金融强刺激政策,以及投机炒作等多种因素的综合影响,一些大宗商品国际市场价格呈现快速上涨态势。

“国际大宗商品价格上涨,成为推高进口值的重要因素。”李魁文说。据介绍,截至10月中旬,反映国际市场大宗商品价格的路透CRB指数相比去年底累计上涨超过40%,相比去年的最低点涨幅超过130%。今年前三季度,受国际大宗商品价格上涨的影响,我国进口价格同比上涨了11.3%,其中,铁矿砂、原油、铜等商品进口均价的涨幅均超过30%。

商务部研究院国际市场研究所副所长白明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量减价扬符合市场规律,价格上涨有合理的因素,也有不合理的因素,既有周期规律,也有故意炒作的成分。对此,我们要提升定价话语权,增加需求弹,调整产业结构”。

全年有望实现较快增长

从季度看,今年一季度、二季度、三季度进出口总值分别为8.51万亿元、9.59万亿元、10.23万亿元,进出口规模是逐季提升的。这部分得益于我国出台了一系列支持外贸稳增长的政策措施,例如加快发展外贸新业态新模式,进一步深化跨境贸易便利化改革,优化口岸营商环境,推进自由贸易试验区贸易投资便利化改革创新等。此外,海关总署也以一系列举措持续优化口岸营商环境,为外贸企业纾困解难,促进外贸量稳质升。

不过,前三季度进出口增速却呈现逐季回落态势,同比增速分别为29.7%、25.2%和15.2%。从月度看也同样,9月当月进出口同比增长15.4%,增速较8月回落了3.5个百分点。

白明对此表示,“增速放缓与去年的基数有关,去年一季度我国进出口形势受到疫情冲击,二季度有所回升但回升的幅度不大,三季度就基本恢复了。基数抬升了,那么增长率就容易下降”。他认为,整体来看,未来外贸形势具有不确定,也面临新的挑战,四季度的压力甚至比三季度还会大。

对于下一阶段外贸走势,李超团队认为,“当前看,发达经济体供需双旺对我国出口的拉动强于扰动,导致阶段出口筑高,后续发展中经济体供给修复和发达经济体耐用品消费景气走弱,决定了我国出口逐步下行”。

“未来几个月外贸数据仍难以预测和判断,取决于疫情对于供应链的打击、能源危机和通胀的走势,以及美联储Taper(减码QE)的节奏。”王军表示。

李魁文也分析称,考虑到2020年外贸高基数的影响,今年四季度进出口增速可能有所回落,但我国外贸总体向好的趋势不会改变,全年仍然有望实现较快增长。

“总的来看,今年以来我国外贸量稳质升的基础进一步巩固,同时也要看到,全球疫情起伏不定,世界经济艰难复苏,外部环境更趋复杂严峻,我国外贸发展面临的不稳定、不确定因素依然较多。”李魁文说,海关将坚持统筹推进口岸疫情防控和促进外贸稳增长,强化监管优化服务,加快营造市场化、法治化、国际化的口岸营商环境,助推外贸高质量发展、高水开放。

热门资讯

图片新闻

精彩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