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图赏 >

人口“警钟”敲响 首尔人口首次降至1000万以下

晚婚晚育、只婚不育,甚至干脆不婚,如今成了韩国年轻人的一种新“潮流”。韩国首尔市的人口自1988年以来首次跌破千万关口,其背后则是韩国整体的首次人口负增长。人口“警钟”敲响,国家政府也在努力,生孩子帮还房贷,没结婚帮找对象,但在飙升的房价等生活压力下,恐怕“生育焦虑”一时半会难以缓解。

北京商报

一高一低

首尔市政府3月3日表示,截至2020年底,该市的韩籍居民登记人口为约967万人,外籍居民登记人口约为24万人,合计约991万人。这是自1988年以来,首尔人口首次降至1000万以下。

20世纪90年代初,受城镇化和产业化影响,大量人口流入首尔,使首尔人口在1992年达到1097万的峰值。但从2011年以后,首尔的人口一直在逐步下降。到了2016年,韩国本国籍的居民已跌破千万。

当时的人口统计研究人员将首尔人口的减少归因于首尔人的外流,以及在首尔附近涌现的新住宅社区。研究人员表示,当工作地点搬迁时,很大一部分公务员和上市公司员工不得不放弃在首尔居住,因此许多人在周边城市和全国所谓的创新城市购买了公寓。

不过当时的首尔虽然人口流出大,流入也不少。但受到去年的新冠疫情影响,外国人口流入也在减少,人口总数也就随之变少了。此外统计还显示,按年龄段来看,人口老龄化和低生育率现象明显。

首尔人口减少的背后,是整个韩国出生率的降低。根据韩国统计厅在2月发布的初步数据显示,2020年韩国人口自然减少约3.3万人。这是有相关统计以来,韩国一年内的出生人口首次少于死亡人口。韩国总和生育率在2020年降至0.84,连续三年低于1,创历史新低。这个数字代表着平均每名育龄妇女生育子女数不足1人。

统计厅认为,人口自然减少的主要原因包括生育率持续降低、新生儿减少和死亡人口增加。 目前韩国总人口约5160万,据韩联社报道,韩国可能在2025年进入超级老龄化社会,届时65岁及以上群体占总人口比例将达到20%。

同时有数据显示,韩国2020年老年抚养比为21.7%,即每100名15-64岁劳动年龄人口要负担21.7名老年人。而受低生育率和老龄化影响,预计该比例将逐年递增,2060年这个数字将高达91.4%。

“可能消失的国家”

除了可预见的养老负担外,生育率低下造成的其他社会问题开始逐渐显现。进入3月,韩国各大高校陆续迎来开学季,但不少高校却陷入了招不满人的尴尬境地,补招人数规模创下历史最高,甚至部分位于地方的高校面临生死存亡的十字路口。

高校“招生荒”出现的根本原因是逐年递减的学龄人口。日前公开的《韩国教育统计年报》显示,去年12月举行的韩国2021学年度大学修学能力考试,也就是韩国的高考中,实际考生人数仅为42.1034万人,创下历史最低纪录。

曾经需要千军万马过独木桥才能挤进的大学校园,如今却放下身段表示只要报名都能上。据韩媒统计,韩国低生育率让学生数量不断减少,平均每年有30多所学校关门。在20年内,韩国一半的大学面临消失的危机。

低生育率不仅困扰着韩国,邻居日本同样如此。数据显示,日本为全球老龄化程度最高的国家之一,65岁以上人口近三成。而少子化危机在疫情中雪上加霜,2020年出生人口仅为84.8万人,相比上一年再减1.7万人,是该国1899年有统计以来最低值。

韩国央行预测,韩国20年后人口老龄化程度恐将超过日本,成为全球老龄化最严重的国家。实际上,早在2006年,英国牛津大学人口学教授大卫·科尔曼就对韩国人口问题作出预警,称韩国将成为“全世界第一个消失的国家”。

而人口断崖的出现,不仅会对劳动人口造成冲击,也为韩国经济的增长率蒙上阴影。低生育率叠加老龄化趋势严重,将导致社会总抚养比大幅上升。有人预测,到2055年,韩国的国民养老金、公积金将全部耗尽。

建国大学朱尚荣和玄俊硕教授曾在2019年预测,韩国的潜在生产力在2020-2023年将每年下滑0.7%,2024年后提高到每年下滑1%。而人口结构变化对经济增长造成的负面影响,将从2020年开始显现。

“出生率下降和人口老龄化不仅会导致劳动力不足和消费减少,最终还将造成企业生产萎缩和国家财政恶化。”韩国《东亚日报》评论称,适龄劳动力不断减少,就会造成养老金缺口扩大,老年人退休年龄也不得不后移,社会陷入消费不振,经济活力减弱的恶性循环中。

“催”生有效吗

国家经济承压,而社会养老的压力也会转至自己身上,但为什么年轻人的生育率还是持续走低呢?黑龙江省社会科学院东北亚研究所所长、东北亚战略研究院首席专家笪志刚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晚婚晚育、只结婚不生育早已成为韩国社会普遍现象,甚至不婚也成了一种新“潮流”。

据了解,韩国将单独生活的未婚人群称为“一人家庭”。统计显示,韩国一人家庭数占总家庭数的39.2%。如果加上未生育的家庭,占比更是达到了62.6%。当大部分人都选择不结婚或结婚不生育,人口负增长自然成为必然。

笪志刚认为,造成这种现象的主要原因是生活压力太大。截至去年11月,韩国青年失业率高达8.1%。即便是有工作的青年也大多忙于生计,结婚生育计划随之延迟,意愿也难免降低。

笪志刚接着指出,难负担的房价也压垮了年轻人,不得不在结婚生育等方面“精打细算”,将更多精力、财力放在住房问题上。确实,以韩国房价为例,尽管近年来韩国政府频繁发文调控地价,但韩国央行的数据显示,去年12月韩国商品住宅交易价格同比上涨8.35%,创2006年以来的最高涨幅。其中,世宗市去年的房价涨幅居首位,同比上涨22.39%;首尔地区去年的房价也同比上涨了10.7%。

面对“人口断崖”问题给社会造成的影响日益凸显,韩国政府也不是没有做出过努力。从2020年12月15日开始,韩国政府就通过了一项计划,希望增加新生儿的数量。在这项计划当中,政府准备从2022年起,向准父母发放200万韩元的补贴,甚至还会对0-1岁婴儿家庭每月提供30万韩元的育儿补贴,在以后还会有上涨的机会。

韩国昌原市甚至还提出名为“结婚梦想论”的政府补贴计划。新婚夫妇如果在结婚时贷款1亿韩元,婚后生下一名子女时免除利息,生下两名子女免除贷款本金的30%,生下三名子女贷款将一笔勾销。

“生三胎,送1亿。”这样的政策听着很有吸引力,但年轻人却并不买账。有人在社交网络直言:“生三个,这点钱怎么养得活?”很显然,韩国看似鼓励生育的政策提案似乎并没有收到预期效果,反而是铺天盖地的吐槽和怨言。

辽宁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教授、察哈尔学会研究员李家成也认为,单靠现金补贴不足以解决韩国目前面临的人口问题,应对低生育率的根本方法在于创造优质的工作岗位和提供舒适的居住环境。年轻人没有后顾之忧,生育意愿提高,才可能从根本上扭转韩国少子老龄化趋势。

也确实如李家成所说,过去十年间,韩国政府已经投入了逾100万亿韩元鼓励生育。但很明显的,依然没有改变现实的困境。

而日本则是从“分配对象”下手,甚至还斥巨资20亿日元引进AI配对系统,将两个人的信息进行比对,在数据库筛选出适合你的另一半,最终达到提升生育率、从根本上解决人口老龄化的目的。

但目前来看,国家“发对象”也收效甚微。不过也有人表示这比别人介绍对象靠谱许多,毕竟数据对比下能将兴趣爱好相同的人放在一起,提高相亲成功率。

热门资讯

图片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