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图赏 >

义乌“厂二代”亲身参与“双11” “厂二代”青睐定制生产

在构建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进程中,各方生产商与电商几乎一拍即合。浙江义乌“厂二代”楼方亮、方昊等人亲身参与“双11”,工厂拉出“备战七个月,只为天猫双十一”的标语,数十台机器昼夜不停地运转着。

电商为工厂源源不断地输送消费端数据。不过,现阶段,渠道端、生产端、消费端之间还存在诸多堵点,电商提供的数据、技术推动工厂向前,促使后者生产出迎合高品质消费的商品,进而成为大循环的中坚力量。

企业供图

从旁观到亲临 工厂首秀“双11”

友邦袜业厂长楼方亮对即将到来的“双11”寄予厚望且摆出了“孤注一掷”的姿态:外贸订单在回升,国内订单也保持着稳定量,总体来讲工厂的产能已经饱和甚至有些跟不上,“因此,我们只能暂时牺牲外销和线下订单,全力筹备‘双11’”。

在楼方亮工厂四层的生产车间门里,“加油!为梦想而战!决战双11倒计时21天”的标语极为醒目。他向北京商报记者解释称,标语是上周挂上去的,就是要激励员工抓紧生产。楼方亮毫不掩饰对本次参与“双11”跃跃欲试的情绪。

撸起袖子加油干的不止楼方亮一家工厂,距离友邦袜业20分钟车程的泽熙日用品厂,同样充满了“双11”的味道。泽熙日用品厂的大门上拉着红色条幅,写着“备战七个月,只为天猫双十一”。

偌大的生产厂,13台注塑机24小时运转,地上堆着的家用漱口杯还带着机器运转产生的温度,粉色、深蓝色、浅蓝色和灰色……像这样的家用漱口杯,泽熙日用品厂计划为“双11”储备10万个。当问起“双11”能否全部消化掉如此巨大的数量时,方昊给出了“一定能”这样带有笃定口气的回答。作为厂长,方昊一共预备了包括漱口杯在内的100万单商品,准备大展拳脚:原先是“双11”之前忙着给品牌商供货,现在是“双11”期间很忙。

面对即将到来的“双11”,厂长们开足马力。友邦袜业的机器同样昼夜不停地运转,对目机器完全代替了手工对目,生产着名为斑比的儿童袜子。2012年,楼方亮在线下渠道铺设斑比,由一层层的代理商完成销售。进入2019年,斑比开始出现在电商上,还有了官方旗舰店。“肯定要做电商,现在线下和线上渠道的销量比为2:1,但线上增长势头极为明显,可能在一年内就会与线下渠道的量打成平手,甚至反超线下。”基于对未来趋势的判断,楼方亮颇为重视电商,对首次参与“双11”信心满满。

“以前总是看着别的企业参加‘双11’,现在终于轮到自己了。”楼方亮想亲自体验一下“双11”。

企业供图

缩短生产周期 降低试错风险

如果没有阿里的数据作为支撑,方昊并不敢一次性生产10万个漱口杯。制作一次磨具至少花费几十万元,甚至是上百万元,“一旦生产出的成品投入市场后不能获得消费者认可,前期投入的成本就打水漂了”。他直言,以前的设计、研发、生产多少有些盲目,多数是根据采购商的采购金额和频次判断产品是否成功,但采购商反馈的数据并不及时、颗粒度较为粗糙。当时,方昊基本是根据自己的经验或者是出口考察得来的案例进行生产,个人的主观感知是主要的判断依据,依据消费行为大数据实现定制化生产是件不能想的事情。

也就是近一年,方昊的泽熙日用品厂开始做起了零售,与C端消费者直接接触,此前均是与小B商家打交道。从面向B端到面向C端,粗颗粒度的数据对于工厂生产新品就不太灵光了,“之前,我们会对客户分层、销售区域分布等维度做粗略的分析,足够生产出采购商所需的产品,但并不足以应对灵活的零售市场”。方昊如此解释。

有需求空白的地方自然就有解决办法。方昊从阿里提供的商机企划中心获取到时时且公开的产品参数,例如颜色、价格段、年龄层、尺寸等,敲定产品细节就可以向阿里小二提报商业计划,双方对产品设计无异后就可以展开生产。用他自己的话来讲,拿到采购商反馈的信息后,工厂还要自己做1+1=2,推导出市场可能需要的产品;阿里则直接给到了3,数据进一步细化,工厂按照参数直接生产就可以了。

如此一来,泽熙日用品厂生产一款新品的风险变得可控,且周期大幅缩短。方昊对比电商大数据的作用给出了解释,阿里大数据可以提供消费者潜在的诉求,维度更为精准,压缩了开模前期的时间,产品设计、调研和反馈的周期大大缩短。

“生意越来越简单,工厂只专注于生产。”在方昊眼里,工厂生产反而比前几年更容易了。

企业供图

相信数字的力量 “厂二代”青睐定制生产

“我跟不上潮流了,儿子设计、生产出的袜子都好卖。”父亲楼国春是老厂长,对儿子楼方亮规划工厂的思路、产品研发与生产十分满意。楼方亮还记着多次劝父亲改变袜子样式、颜色的场景:“我们在工厂转型上磨合了很久,尤其是采用新工艺、新样式乃至新渠道。”楼方亮与妻子是同学,同样从事设计工作,对新样式颇有心得,迫切地改变着父亲一辈子对老样式的执念。

楼方亮之所以能将一只袜子做得有声有色,离不开一个字——“懂”。他是义乌从事小商品生产经营者里的“厂二代”,这群人对电商等新渠道带有天生的信任感,也更接近新一代的消费人群。他们接纳新事物,也愿意付诸行动,哪怕要为其支付一定的成本。

此外,楼方亮还是一位爸爸,将对儿童产品的诉求全部放在了产品里,对一只袜子可谓精益求精。“你看袜筒上熊耳朵是立体的,在孩子穿上时就会突出来,十分可爱,符合当下父母对童袜样式的诉求。”只要一说起袜子,他就有讲不完的心得。

现在国内消费者对品质要求十分高,甚至超过了海外消费者,工厂想要做好国内的C端市场,必须要比消费者自己还懂自己,提供高品质商品。为此,楼方亮选择从电商上获取第一手反馈信息,包括销量、店铺浏览量等,“线下代理商没办法第一时间反馈消费者诉求,产品的成功转化率很低”。方昊也有相同的感受,采购商往往防着生产企业,前者不愿意透露产品的销售区域、定价体系,“他们怕厂商自己铺设产品,对自己产生冲击。所以,数据反馈难上加难”。

实际上,楼方亮符合年轻一代“厂二代”的形象,明白按需定产、数字化生产,顺着个性化、特性化、品质化的消费趋势生产商品。他进一步举例:孩子上早教课时,父母更倾向选有保暖、防滑功能的童袜;新生儿愿意踢脚,所以袜筒要做得高一些……楼方亮是厂长也是父亲,还是年轻一代的管理者,三重身份让一双简单的童袜变得并不简单。

如今,老厂长楼国春已将工厂全权交给儿子。父子俩分工十分明确,楼国春一心打理橙子树,楼方亮一心打理工厂。

设置“地面部队” 疏通各端口堵点

义乌是全球闻名的小商品之都,有着极具代表的出口转内销的商家案例,不少小商品厂家早就一脚蹬上了电商这辆快车,电商企业更是马力全开。今年8月,阿里全国首个商家运营中心落户浙江金华,有了地面部队。

据了解,商家运营中心就是协助工厂实现触网销售以及数字化转型。阿里巴巴淘宝事业群C2M事业部区域经理孙英天认为,将产品信息、物流信息快速反馈给生产端,才能让工厂快速实现数字化转型。“根据消费需求研发产品,再用合适的方式、合适的价格卖给消费者。淘宝特价版做的就是一端连接消费者一端连接工厂。”

实际上,从1688、淘宝特价版到淘宝、天猫,阿里为中国产业带工厂提供了大规模的消费分级市场,也为产业带“工厂货”成长为“品牌货”提供了清晰的运营上升通路。据悉,像金华这样的商家运营中心会在10个产业带落户,包括浙江金华,还有温州、宁波、台州、河北保定、广州、深圳、东莞、泉州、揭阳,未来还会增加湖州和潮汕。

在义乌可以看见渠道端、生产端、消费端间的隔阂逐渐模糊。北京商业经济学会会长王成荣认为,国内大循环并不是简单的经济循环,生产、流通、消费等环节之间的联通还存在诸多堵点,需要变得更为顺畅。通过构建新发展格局,发现新消费、建立新渠道,促进生产端开发新产品,让三者实现真的打通与链接。实际上,这种新建立在高质量发展的基础之上,将更高品质的消费诉求通过新渠道反馈给生产端,生产出高品质商品,这是建立大循环的目标之一。

中国社科院工经所副研究员赵剑波有着同样的看法:“产业链之间不能有断点,供给和需求之间不能有断点。”对于厂家来讲,就是畅通内循环。如果仅仅是用一个渠道解决一个渠道问题,电商平台的数字化价值就显得很普通了。

王成荣进一步解释称,当下众多传统外贸企业转向国内,商业企业有责任帮助厂商顺利实现外贸转内贸,及时反馈消费者诉求,利用生产端的生产能力,帮助转内贸的工厂开发适应国内市场需求的新产品。目前来看,电商企业还是走在了前面。

“电商具有数据优势,可以很好地挖掘消费端诉求,并及时向生产端的企业反馈信息。此举对于产业端的转型和升级、适应国内新消费,有着不可忽视的作用。”王成荣认为,消费反作用于生产或者是消费引领生产,电商凭借自身的智能化、科技化优势,最为及时地捕捉到消费者的诉求,更推动了产业端的科技升级。

热门资讯

图片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