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图赏 >

“京牌”交易价一路走高 车辆管理部门加大核查力度

“闪结闪离即过户”的地下“京牌”交易,由于明年起有望实施的“婚后一年才能办理车辆转移登记”等规定,最近变得异常火热。北京商报记者近日调查发现,众多从事“京牌”交易的中介,均打出“政策收紧”“最后40天”等旗号,欲在新政落地前再赚一把。而手握多张“京牌”指标的卖家与持币求购的买家同样着急,都想尽快完成交易,拖一年双方心里都没底。因此,“京牌”交易价也一路走高,目前已上涨近6万元。业内人士表示,通过“结婚过户”方式交易“京牌”指标,已构成违规,并且近期北京车辆管理部门也在加大核查力度,让此类违规交易的风险再度提升。

北京商报

“结婚过户”中介微信朋友圈截图

易手价日均涨幅超千元

部分网络社交平台近日出现不少“最后40天结婚过户牌照”“政策临近要涨价”等宣传语,而这些宣传语正是由一些从事“结婚过户号牌”生意的中介所发布。

北京商报记者了解到,“结婚过户”的流程为买方通过与名下拥有北京车牌指标的卖方登记结婚, 完成夫妻间共有车辆产权过户,将车牌过户给买方后,双方即办理离婚,而中介则协助双方办理相关手续,并在双方交易价中抽取佣金。“明年将实施新政策,想要办理‘结婚过户’还是赶在今年完成稳妥。”一位中介人员表示,明年存在很多不确定政策因素,所以在朋友圈发布消息,也想尽量多获取客源。

上述中介所说的“新政”,为北京市交通委等部门今年6月公布的《北京市小客车数量调控暂行规定(修订草案征求意见稿)》《〈北京市小客车数量调控暂行规定〉实施细则(修订征求意见稿)》和《关于一次性增发新能源小客车指标配置方案(征求意见稿)》,征求意见稿对个人指标名额、转移登记手续等作出明确规定。其中,在办理夫妻间车辆变更登记、离婚析产车辆转移登记时,需满足婚姻存续期满一年的条件。“实施细则”将于明年1月1日起正式实施。

然而,在“结婚过户”中,婚姻关系作为交易双方实现京牌转移登记的“通行证”,“闪婚闪离”是基本保障。未来,一年以上的婚姻存续时间限制,让这笔“灰色”交易失去可行性。“虽然政策还未实施,但等到实施就来不及了。”上述中介人员表示,不仅北京市交通委的相关规定,《民典法》也规定明年起离婚要有30天冷静期,目前很多城市已提前实行,现在结婚过户车牌两周左右能办完,明年至少要等一年半,对于买、卖、中介三方都不现实。

事实上,买卖双方比中介更急。“征求意见稿公布后,身边朋友便有通过‘结婚过户’买车牌的想法,但由于涉及结婚、离婚手续,还是有一定顾虑,一直想等下半年是否能摇中指标。”市民张先生对北京商报记者坦言,目前仍未摇中指标,已经开始选择“结婚过户”买牌。“我需要向中介提供年龄、性别、户籍等资料,具体跟谁‘登记’由中介安排。”他说。上述中介人员透露,近期像张先生这样的客户很多,需求量一直增长,通常卖方提出转让,马上就能安排买家接手。

值得一提的是,除对“夫妻指标变更”制定新规,北京市还拟增加对个人申请更新指标数量的限制,每人最多只能保留一个小客车指标。同时,多辆车可一直使用,但车辆更新时则只能选择其中一辆申请更新指标,其余车辆将不予办理更新指标。对此,手握多张“京牌”指标的市民成为中介所需的“卖方”。手握两张“京牌”的市民孙先生向北京商报记者表示,此前富余出的一张“京牌”一直出租,但如果明年新政落地,将无法进行车辆变更,还不如赶在年底前卖了变现。

买卖双方大量入市,也让“京牌”交易价水涨船高。一位中介人员表示,由于男性持指标基数较大,目前“男性”指标价格为13万-14万元,“女性”指标价格则为15万-16万元。“每天涨价幅度为2000-3000元,中介根本不给还价余地。”张先生透露。

对此,曾通过“结婚过户”方式交易车牌的市民杨先生透露,去年交易价为10万元左右,比现在便宜不少。

出现纠纷维权难

新政将至背景下,“结婚过户”的地下“京牌”交易上演最后疯狂,然而火热背后也隐藏着极大风险。

2018年至今,北京已出现多起因私下签协议买卖车牌引发的纠纷案件。其中,交钱没拿到车牌、结婚拿到车牌但所谓的“老公”却不愿意离婚等问题频出。据了解,去年北京东城区检察院侦办一起涉及京牌的刑事诈骗案,涉及的19名受害人中,12人因购买京牌被骗,其中一人一次性为亲属及朋友购买6张“京牌”,被骗42万余元。

天津坻京律师事务所律师谢劲松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如果卖方不配合过户,即使买方起诉,原则上也不受法律保护,因为通过结婚这种手段获取车辆指标有违公序良俗,违反民法总则中规定的基本原则。

尽管案例不在少数,但中介依旧将“结婚过户”描述成“最快捷、最保险”的取得牌照方式。为打消买方顾虑,中介人员会在双方交易前签订结婚过户协议、指标操作协议等。

北京商报记者在一位中介人员提供的“结婚过户”协议上看到,该协议共7项条款,内容包括“双方自愿以结婚形式配合过户北京小客车指标”“过户完成必须自愿解除婚姻关系”“婚前名下任何财产和债务都与对方无关系”以及“婚姻成立期间不得打扰对方生活”等。“双方完成交易便离婚,不会有过多牵扯,全程我们都会陪同,办完过户手续‘人牌’两清。”上述中介人员表示。

乘用车市场信息联席会秘书长崔东树表示,这种所谓帮助找人结婚过户指标的行为,本身就是违规的,双方都要承担很大风险,从结婚到离婚,涉及债务、财产分割等问题。

监管趋严交易受限

调查中,北京商报记者了解到,对于交易违规中介也“心知肚明”。同时,随着监管收紧,这种“结婚过户”的交易也将愈加困难。

“这种交易确实违规,最近也在严查,所以我们会提醒客户尽早办理,以免出现其他变化。”一位中介人员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据了解,为躲避严查,中介会定期在微信朋友圈内给客户发通知,上述中介人员在微信朋友圈发布信息显示:“近期车管所又开始暗访,通知已经完成变更和已在车管所预约排号的客户,千万不要说购买车牌,回答正常夫妻变更就可以,尽量不要接听‘010’开头的座机电话。”

在业内人士看来,为杜绝“结婚过户”行为,相关部门会对双方进行审核,一旦发现弄虚作假需承担责任。不过,尽管明知违规,但在佣金面前,中介依然铤而走险。一位中介人员向北京商报记者透露,号牌成交佣金为3000-4000元,如果交易号牌为“靓号”,利润会更高。

针对“结婚过户”交易行为,北京交通管理平台客服人员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对这类违规行为,在申请过程中都会进行严格审查,如果发现存在这种问题,指标有可能被收回。

热门资讯

图片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