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热点 >

博纳影业的上市之路更进一步 漫漫回A股路

博纳影业的漫漫回A股路,终于走到了重要节点,于11月5日通过中国证监会的上市审核。作为国内老牌影视公司,从登陆纳斯达克到私有化,再到递交招股书开启IPO,博纳影业的回A股路至今已历时1000余天,中间也曾受到“瑞华事件”等影响而中止审查,可谓是一波三折。随着此次通过审核,博纳影业的上市之路也将进一步迈向终点。而面对今年以来影视行业受到的整体冲击,稳定公司今后的发展,则是博纳影业需要持续深化的问题。

北京商报

“回A”一波三折

11月5日晚间,中国证监会官网发布第十八届发审委2020年第159次会议审核结果公告,博纳影业(首发)获通过。这一结果,让博纳影业落下了心中的一块石头。

于2003年成立的博纳影业,成立至今凭借着《智取威虎山》《湄公河行动》《红海行动》等多部热门电影,在市场上积累了自身的影响力。然而,该公司在资本市场上却一直走得并不顺利。

公开资料显示,2010年,博纳影业以“国内首家在美上市影视公司”的身份正式登陆美国纳斯达克。但没想到的是,在美国上市后,博纳影业的股价一直表现疲软,也并未获得较高的市值,反观当时在国内上市的华谊兄弟、光线传媒等公司,却获得高出博纳影业10倍的市值。终于在2015年,博纳影业董事长于冬作出决定,从美国退市。

2016年,博纳影业完成了私有化,并于2017年递交招股书,正式冲击A股。然而,此时国内影视市场又出现泡沫增加、部分影视公司估值过高、并购资产业绩未达承诺增加风险等问题,使得国内对影视资产的并购上市审查愈发严格,令博纳影业的上市之路增加了不确定性。随后在2019年,由于瑞华会计师事务所的康德新财务造假事件被曝光,而瑞华会计师事务所正好也是博纳影业的上市审计机构,这使得博纳影业也受到波及,被迫中止审查。

经过一系列兜兜转转,博纳影业的回A股路走了三年才得到了答案。

明星扎堆入股欲抢先机

随着博纳影业IPO已经有了明确的答案,该公司现阶段的经营发展也处于聚光灯下,受到业内各方的关注,而首先备受瞩目的便是公司星光熠熠的股东阵容,不仅有多家知名企业,也有多位明星的名字出现在股东列表上。

据招股书显示,目前博纳影业共有42位股东,而在前十大股东中,阿里与腾讯的身影相继出现。其中,浙江东阳阿里巴巴影业有限公司以7.72%的持股比例,位列博纳影业的第三大股东,林芝腾讯科技有限公司则为第六大股东,持股比例为4.84%。

与此同时,在个人股东中,人们熟知的张涵予、黄晓明、章子怡、陈宝国、韩寒等,也成为博纳影业的明星股东,尽管每人的持股比例并不多,最高也仅为0.31%,但依旧是市场的焦点。

“通过入股的形式将影视公司与明星绑定在一起,一度是影视市场的风潮。”影视传媒行业分析师曾荣表示,具有高热度同时作品口碑较好的明星,在影视市场也是稀缺资源,入股为的是让艺人与公司之间连接一条纽带。

但明星股东也曾在影视市场搅起过一阵风暴,由于部分拥有明星股东的影视公司估值出现超高溢价,业绩却不增反降,市场泡沫随之产生。“如今市场已趋于理性,现在明星股东更多是在于双方能够更好展开合作。”曾荣如是说。

盈利背后的爆款效应

对于一家影视公司而言,最为关键的无疑是作品。值得注意的是,纵观博纳影业近年来的作品表现可以发现,常常能凭借爆款电影获得丰厚回报。

据招股书显示,2017-2019年,博纳影业分别获得营业收入19.97亿元、27.84亿元和31.16亿元,归母净利润则分别报收1.99亿元、2.64亿元、3.15亿元,保持着连年增长的趋势。而据招股书中报告期内构成投资业务收入前五名的影片投资收入金额和占比表显示,2019年仅《中国机长》这一部电影,便带来3.77亿元收入,占比达到38.48%,而2018年推出的《红海行动》则实现收入3.34亿元,占比同样超过三成。

近年来,由于整个影视市场已离开此前的高速发展期进入相对平稳的发展阶段,再加上今年特殊时期的出现,无疑令影视市场受到较大的冲击,博纳影业也无法轻易脱身。

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博纳影业实现营业收入7.55亿元,净利润仅为2680.06万元,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793.11万元。博纳影业预计,2020年全年公司可实现的营业收入为21.27亿元,同比减少31.73%,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76亿元,较上年同期下降44.03%。

在新元文智创始人刘德良看来,当下影视市场确实处于一个表现不太理想的发展阶段,除了疫情影响外,市场逐渐趋于饱和导致竞争更加激烈的现状,也令影视制作、发行环节的风险加大,以上因素或许会对博纳影业后续发行询价阶段的估值产生一定影响。

发展离不开“刀刃”逻辑

在第十届北京国际电影节上,于冬曾公开表示,由于特殊时期,今年整个电影市场的经营压力也导致一些小影院的关店潮,如果片源跟不上还会加剧关店的数量,“这个时候创作者们更应该集中创作力量,把有限的资金用在刀刃上,降低制作成本、提高制作质量。作为企业的经营者,要多与金融资本沟通,争取他们的支持,争取到银行不抽贷、不断贷,同时也要更多地争取产业扶持政策,充分利用好国家的纾困政策,给电影企业争取更多休养生息的时间”。

对于博纳影业今后的发展计划,北京商报记者向该公司发去采访函,对方回应称,“当下还处于静默期阶段,暂时不便进行回复或解答”。而博纳影业曾在招股书中透露,此次冲击A股拟募集资金14.25亿元,分别用于电影项目和电影院项目。这也意味着,该公司计划从内容端和放映端两方面进一步深化布局。

影视市场面临的挑战已经成为事实,如何迈过挑战才是当下最为重要的。且我国电影票房从2001年尚不足9亿元到2019年已突破600亿元,再到今年以来影视行业的复苏速度高于预期,这在证明市场发展空间的同时,也积累了更多发展经验。

刘德良认为,尽管当下并不是一个较好的上市时间点,但博纳影业通过上会审核的结果,也在一定程度上显示出资本市场对于影视行业的看法,并仍受到相关部门的重视与支持,对影视行业也能进一步提振信心。而未来影视公司需要业务结构进一步优化,并以自身的制作、发行能力推出更有竞争力的作品,提高公司运营水平。

热门资讯

图片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