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关注 >

香梨产业高质量发展 库尔勒香梨产业畅销海内外

皮薄、无渣、香气浓郁,来自新疆的库尔勒香梨多年来畅销海内外,以其绿油油的外表跻身甜蜜蜜水果之列。不过,经过多年的发展,如今的库尔勒香梨要“红”了。随着人们的消费需求不断升级,长在梨树顶且果面带红的库尔勒香梨,以“十个里面选一个”的严格标准,正在走向人们的餐桌,并倒逼整个库尔勒香梨产业链提质升级,走向高质量发展。

上户村的香梨“财富密码”

恰逢香梨丰收季节,走进新疆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库尔勒市上户镇上户村,可以看到街道旁边的梨树上挂满了沉甸甸的果实。和常规水果不同的是,这些香梨虽然表皮仍是绿色,但已经成熟。

新疆的库尔勒香梨品种有着1300多年的历史,整个产业在国内也已经发展了30余年,畅销海内外市场。在该品种香梨的原产地库尔勒市,特别是在上户村,几乎家家户户都种植香梨。

种植历史虽长,但香梨并没有给上户村带来真正的财富。“我们上户村的香梨以传统模式为主,一家一户。从这几年种植香梨的情况来看,农户对香梨种植的资金投入不断下降,加上种植方式过于传统,导致现在香梨的市场竞争力越来越弱。”库尔勒市上户镇上户村第一书记游蛟告诉中国商报记者,过去由于肆意扩大种植规模、种植端水参差不齐,商品果产出率日益下降。为了让香梨产业在上户村焕发新生,村委会采取了土地流转的方式。今年1月,上户村五组56户村民率先将383.7亩香梨流转至库尔勒美旭香梨农民合作社,合作社对土地进行了整合。

虽然今年8月才担任上户村的第一书记,但谈起现在的香梨生意经,游蛟心里已经有一本“明白账”:经过土地流转,上户村的农民不仅会获得每亩500-1600元的土地流转费,在农忙季节还可以在香梨园子临时打工获得收入,这样农民就摆脱了靠天吃饭,农产品价格不稳定的风险;与此同时,合作社对土地进行了整合,通过农业结构的调整和优化增加了香梨的市场竞争力。“和去年对比,经过农民合作社的调整,今年香梨整个的品质和产量有了大幅的提高。”游蛟说道。

1.png

库尔勒美旭香梨农民专业合作社种植中心主任冯启奎开着民用机在园子里打药。

在上户村五组的香梨园子里,防治病虫的黄板处处悬挂,打药的民用机行驶而过,不时有村民挎着篮子忙着摘梨,俨然一幅丰收景象。“技术提高了很多。”库尔勒美旭香梨农民专业合作社种植中心主任冯启奎感慨道,这个香梨园子不仅使用了机械和技术,采用的还都是有机肥。“据我们了解,这种种植方式比普通的种植方式每亩成本要贵2500到3000元。”

2.png

恰逢香梨丰收季,不少村民正在梨园里采摘香梨。

成本虽提升不少,但回报也是丰厚的。不少上户村五组村民在摘梨时总是带着笑容,有村民告诉记者:“在合作社的帮助下,今年梨子的长势特别好,现在有土地流转费和打理梨园的工资,两份收入加起来比往年自己种、自己卖高了许多。”

万绿丛中一抹红

不只农民从产业升级中获益,销售端也有了新的选品。乘坐着梨园的摘梨机,中国商报记者升到了半空中,看到了挂在梨树顶上的香梨。和普通绿色香梨不同的是,它们都带着一抹红色。据工作人员表示,这种香梨是目前品质最好的一种,产量并不高。

3.png

由于“树顶红”长在梨树顶上,工作人员采用了可升降的摘梨机。

“和传统的绿色库尔勒香梨相比,长在梨树顶且果面带红的香梨,因为接触阳光的时间更长,所以含糖量更高,口感会更好。”冯启奎告诉中国商报记者,这种带红的香梨以前并没有得到重视,如今却获得了不少商家的青睐。

盒马就是被吸引来的商家之一,它们将这种带红的香梨称为“树顶红”。“我们是2019年开始试点销售‘树顶红’,经过两年的时间,今年不管是整个订单的体量也好,还是从我们台的推广营销给到的支持也好,都是比之前大很多的。”盒马水果全国基地直采负责人欧宏星表示,经过两年测试,他们发现“树顶红”无论是口感、品质还是消费者的认可接受度,都是非常好的。“我们今天就希望除了正常卖的A级和特级香梨之外,能再提供一款更高等级的商品给消费者。”欧宏星介绍,今年盒马对“树顶红”采购的体量为800吨左右,是去年的好几倍,“因为我们看到它未来的发展趋势”。他表示,这800吨的“树顶红”早在去年就以订单农业模式把需求下给了种植基地,使其安心投入规模化的有机种植。

4.png

在加工中心,工作人员正在紧张分选各种等级的香梨。

据悉,盒马的“树顶红”要求单梨重量在120克至160克之间,梨面红色面积为30%到40%,糖度在13以上。“挑选必须严格按照要求来走。克重如果超大或者是偏小,我们都是不允许装‘树顶红’箱的。按照现在的种植技术,可能十个梨子里只可以选一枚‘树顶红’。”库尔勒香梨加工中心技术人员杨帆表示。

5.png

“十中选一”挑出来的“树顶红”。

销售端的高标准带动了原产地对香梨品质的高要求。“‘树顶红’无论是价格还是品质,都比常规的香梨要高,相信这种销售终端的带动,会真正带动香梨产业的提质增效,也可以促进香梨产业发展。”新疆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库尔勒香梨协会会长盛振明表示,虽然现在“树顶红”和普通香梨的售价相比会更高一些,但这是由于其稀缺导致的,只是暂时的。“如果今年盒马的这800吨能卖得好,得到消费者的认可,相信明年不只盒马的采购量会上升,其他采购商的采购量也会上升,从而倒逼我们当地的企业和农户种植更多更好的农产品出来,价格也会变得更加亲民。”

不愁卖也要提质升级

“树顶红”的出现只是目前库尔勒香梨产业提质升级的一个缩影。在盛振明看来,常年以来都不愁卖的库尔勒香梨,实际上正处于一个很危险的状态。

“人工工资在增加,生产资料成本在增加,但我们生产的果品是过剩的,不是质量过剩,而是数量过剩。”盛振明表示,根据库尔勒香梨去年的指导价,6元一公斤的A级库尔勒香梨三天时间就被订完了,但从整个产业链来看,在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地区这样品质的香梨只占总产量的12%。“即便是保本的B级果,数量也只占产量的30%多,C级果则占了20%多,剩下的都是次果,达不到商品果的等级。”

盛振明给中国商报记者算了一笔账:正常来看,香梨产业一亩地收入在5000-13000元之间是比较健康的一个生态,低于5000元农民没办法投入自己的劳动力,高于13000元会导致种植泛滥,降低香梨品质。“现在最大的问题在于,很多地的毛收入是达不到5000元的,就会走向恶循环——越达不到越不去投入,越不去投入越达不到。”他直言,次果的产量这么大就是因为这种恶循环。

6.png

一个香梨需要26片叶子去供养。

理论上来说,香梨在成长过程中需要疏果,即将达不到三分果的果子清理掉,提高单果的品质。但现实是,很多农民并不舍得摘掉这些果子。“香梨长大需要水肥管理都跟上,一个果子要靠26片叶子去养。有些果园里可能10片叶子12个果子,叶片光合作用不够,回流的营养不能让果子长大。”盛振明表示,并不是香梨结得越多,卖的钱就越多。“达不到商品果品质的香梨是不能给农户带来价值的,虽然长得多,但品质不好卖不出去就没用。”

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显示,2020年全国梨产量为1781.5万吨。据盛振明介绍,今年全国梨产量约为1850万吨,是供大于求的,而库尔勒香梨在其中只占9%左右,能达到商品果品质的库尔勒香梨就更少了,产业提质升级迫在眉睫。

7.png

库尔勒香梨虽然丰收,但能达到商品果品质的却不多。图为加工中心中已经放满仓库的香梨。

盛振明认为,目前库尔勒香梨产业需要的就是产业化发展。“我们未来的方向一定是经营主体从农民变成企业,对种植、采摘等各个环节都进行标准化管理。现在是在推广土地流转,以后可能尝试流转再加上托管的模式。”他表示,盒马在上户村做的只是一个示范基地,但会带动更多的托管基地按照这个示范基地的标准来做。“只有产业化经营,才能给消费者提供更好更有价比的商品。”

“树顶红”的出现就是香梨产业提质增效的一个典范。通过大树间法、移栽、修剪等方式,让香梨果果见光、枝枝见光,就都能产生红晕,品质和指标趋于一致。“这也是盒马要的,也是盒马给消费者呈现的。未来我们的香梨产业也需要像盒马的这个标准一样,进行产业化经营。”盛振明说道。

“未来,我们希望能够禁止残次果或者达不到商品果品质的库尔勒香梨上市。我们巴州政府对高质量发展香梨产业的相关立法工作已经在进行中了。如果这部法律能够出台,就会进一步保障香梨产业的高质量发展,二级果、残次果可能不再允许上市了。”盛振明表示,在限制低品质香梨上市的同时,他们会发展一些深加工的产业。“和其他品种的梨相比,库尔勒香梨的产量少,不足以支撑一些梨膏、梨汁之类的常规梨加工产业。但我们会尝试用打下来的香梨残次果做成香梨酒,比如蒸馏酒或者低度酒,相信会有新的市场。”他表示,只有香梨产业高质量发展,才能实现当地的乡村振兴,带动当地农民、企业一起富起来。

万绿丛中一抹红,承载着库尔勒香梨产业高质量发展的梦想,“树顶红”正在走向消费者的餐桌。相信未来,会有更多价比更高的香梨出现在市场上。

热门资讯

图片新闻

精彩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