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财经 >

日本执意将福岛核污水排入大海 加剧对北太平洋生态环境的威胁

一意孤行,执意入海。4月13日,日本政府正式决定以海洋排放方式处置福岛核电站事故核废水。此前一天,日本首相菅义伟表示,解决东京电力公司福岛第一核电站中不断增加的核废水一事,已经是“不能推迟”的课题。

在该课题面前,日本有5种方案可以处理核废水。遗憾的是,在“更绿色的”和 “更节省的”之间,日本选择了后者。作为成本最低的方案,国际社会甚至直指其为核恐怖主义,这一做法加剧了对北太平洋生态环境的威胁。

新华社/图

13日,抗议者在日本东京的首相官邸外反对福岛核污水排入大海。

引发国际忧虑

对此,外交部在官网发布消息称,日方应重新审视福岛核电站核废水处置问题,在同各利益攸关国家和国际原子能机构充分协商并达成一致前,不得擅自启动排海。

13日上午,韩国政府回应称,对此感到“强烈遗憾”,绝对无法容忍,将与国际社会扩大沟通。日方举措不符合国际安全标准,应该公开处理核废水的相关信息。在当日,诸多韩国民众来到日本驻首尔大使馆前抗议日方的决定。民众手举“大海不是垃圾桶!”“绝对不能排放福岛废水”等标语表达不满。

据悉,韩国31个反核与环保民间团体联合发表声明称,要求日本撤回此决定,并谴责此举是核恐怖主义行为。韩国渔业界在此前也表示,一旦日方排污,韩方将联合国际渔业界以强烈举措回应。

而在日本政府正式宣布之后,美国国务院在官网发布声明称,“面对这一独特和具有挑战性的局势,日本权衡了各种选择和影响,对其决定保持透明,似乎(appears to)采取了一种符合全球公认的核安全标准的办法”。同时,美方也表示,美国期待日本政府继续协调和沟通,监测这一方法的有效性。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美国研究所助理研究员孙成昊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实际上,美国肯定的是日本以较为透明的方式处理此事,同时希望日本之后能继续和国际原子能机构合作,所以并不能完全解读为美国在力挺日本。”

据悉,菅义伟也将于4月15日-18日访美,双方将对日美同盟和印太关系交换意见。美国的表态也被认为与即将到来的日美会晤有关。

孙成昊解读称,鉴于菅义伟即将访美,由于日本的行为经过了国际原子能机构专家组的认可,所以秉持重返多边主义的美国并不想违背自己的原则。在多重原因下,美国才会有如此的表态。

北京商报

储存能力达到极限?

2020年2月,国际原子能机构曾派专家组前往福岛。日本政府彼时提出了两种核废水的处理方法:蒸汽释放和排向大海。同年4月,专家组在官网发布声明称,两种方案在技术上都是可行的,在安全性和环保监管下,世界各地核电站通常也是采取以上方式。

但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也在4月13日的例行记者会上直言:“福岛第一核电站产生的废水同正常运行的废水完全是两回事,否则这些年日方也没有必要用罐子把这些水严密封装起来。”

十年来,大量无法处理的核废水,一直是悬在日本上空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实际情况中,东京电力公司虽然利用“多核素去除设备”(ALPS)净化核废水,但处理水中含有当前技术无法充分消除的放射性物质氚。更棘手的是,随着所产生的具有辐射性的处理水不断增加,这些处理水一直被暂时保管在众多储罐中,并未得到有效解决。

据了解,东京电力公司共准备了约1000个储水罐,目前九成已装满,所储存的处理过的废水超过120万吨。而所有储水设施的总容量约为137万吨,预计将在2022年秋季达到极限。

《日本经济新闻》报道指出,虽然核电站内有大片空地,但日本政府计划用作废弃物堆放场,同时还要保管核残渣和核燃料,并没有规划多余空地来新建储水罐,甚至还需要撤掉储水罐。

此前,日本政府曾提出5种处理核废水的方案,即排入海里、变为水蒸气排入大气、沿管道排入地底深处、电解处理和固态化后埋入地底。

从成本效益考虑,日本政府认为最好的方法是经稀释后向大海排放符合“标准”的核废水,预估需要1.02亿-2.03亿元人民币,成本最低。而将其固态化埋入地底的成本则是排入大海的几十倍,甚至上百倍,是最昂贵的办法。

看懂研究院高级研究员程宇告诉北京商报记者,根据基本方针,日本在排放之前会用海水将废水稀释,使氚的浓度降到日本官方饮用水标准的1/40。同时也会使1年内的氚排放量低于事故前福岛第一核电站设定的标准。

稀释后可以饮用,这是去年11月东京电力公司给出的回应。菅义伟在视察福岛第一核电站时,东京电力的工作人员曾表示,处理后的核废水经过稀释是可以饮用的。当时就有民众提出质疑,“如果可以饮用的话,就不需要排放进海洋了”。

4月12日,绿色和平日本办公室气候与能源项目主任铃木一枝对媒体表示,尽管日本有技术、有条件在福岛第一核电站以及周边无人区建设更多长期储存罐,可以一定程度上将核辐射扩散的风险控制在最小范围内,然而政府内阁却选择了最节省成本的方式。

环北太平洋经受生态考验

实际上,在日本政府做出本次决定之前,就有核污染已经入海。此前,日本政府将福岛受污染的土壤集中放入大型的黑色收集袋中,并进行堆放,这被称为“过渡性贮藏设施”。

但2019年10月的台风“海贝思”在袭击东日本地区时,造成河流决堤。据日本复兴厅统计,在被洪水冲走的90袋污染物中,有35袋并未被找回,这或许已经成为最先影响海水的核污染物。

同时,日本政府和东电公司在此前应对时曾有隐瞒行为,而经处理后的废水中仍含有放射性物质,依然有造成海洋环境污染和沿岸国家民众健康损害的可能。各界对日本的决定实际会造成的负面影响依旧普遍担忧。

生态环境部核与辐射安全中心首席专家刘新华说,福岛大量废水向太平洋排放后,必将导致放射性核素在排放点附近海域的海洋沉积物和海洋生物中富集,部分核素将随洋流等向其他海域迁移、扩散。

环境与资源保护法学专家刘佳奇也认为,核废水不仅会损害海洋生物和人类健康,也会妨碍包括捕鱼业等其他人类海洋活动。

对于日本政府这个决定,福岛县渔业从业者表示强烈反对,称恐将给当地渔业造成沉重打击。在2011年日本福岛核电站发生核泄漏事故之后,福岛县渔业一直在实行试验捕捞,在沿岸少量捕捞鱼类并进行严格检测之后,才能上市销售。

2020年,福岛县近海捕鱼量约为4532吨,不足福岛核泄漏事故之前年均捕鱼量的两成。虽然福岛县渔业联合会在2021年4月全面恢复捕鱼作业,但日本政府决定将核废水排放入海一事,又让当地渔业从业者感到担忧。

刘新华指出,历史上发生的核事故,如切尔诺贝利和三哩岛核事故,都是大气释放,没有发生过类似福岛产生大量废水的核事故,因此,也没有核事故处理后废水向海洋排放的先例。据了解,目前不存在由国际第三方机构对处理后核废水进行检验再排海的规定,也没有相关的检验程序和标准。

热门资讯

图片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