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观察 >

中国工匠精神的魅力 书画修复的传统技艺重新绽放出新的活力

专注书画修复24年,从荣宝斋的入门学徒,到成长为技艺精湛的书画修复师,江东峰修复的古旧字画不计其数,一件件破损的书画作品在他手下起死回生,重见于世。尊师、敬业、精益、专注、执着……在江东峰的身上,不仅可以看到中国工匠精神的魅力与传承,同时也可以看到伴随国内经济的发展,以书画修复为代表的传统技艺所重新绽放出的新活力。

张笑嫣/摄

江东峰在修复古旧字画工作中

传承:口传心授

“新画装裱一般都是三年学徒,裱画的基础一定要打好,要扎实,才可以接触一些古旧字画的修复。装裱修复技艺学无止境,要活到老,学到老。”

在琉璃厂西街荣宝斋明亮的装裱大厅里,江东峰正在紧张地忙碌着,他刚刚接手了一件清代状元书法长卷的修复工作,由于保存不善,这幅作品已经破裂成十几块的碎片。他一边小心翼翼地将这些碎片摆放在工作台上,一边向记者介绍着接下来的修复计划。据江东峰介绍,为了把这幅残破书法尽量恢复到它的原貌状态,他将要花费半年甚至更长的时间去完成。在此期间,一个小小的失误都可能造成难以挽回的损失。细心、耐心、精心,这是他在荣宝斋工作多年的心得。

江东峰一家三代与荣宝斋有着深厚的缘分,他的父亲和爷爷曾分别在荣宝斋出版社和装裱修复车间工作,直至退休。江东峰表示,从事书画装裱修复工作主要是受爷爷江海沧的影响,“我小时候经常听他说起当年裱画的故事,这让我对这一行业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在时隔多年之后,爷爷的“衣钵”在江东峰身上得到了很好的传承。

书画装裱修复一直保持着口传心授的师徒制模式。这门技艺有其特殊,它学难度大,学周期长,高水师傅的点拨指点很重要,“但师傅领进门,能否出师还要靠自己的悟”。江东峰表示,古旧书画的修复对于学者的要求更高,“新画装裱一般都是三年学徒,裱画的基础一定要打好,要扎实,才可以接触一些古旧字画的修复。装裱修复技艺学无止境,要活到老,学到老。”

江东峰是接触书画修复比较早的。由于他有绘画功底,对用笔的一些技法和颜色的调配都有一定的了解,对全活接笔这方面有比较明显的优势,这让他受到了老一辈师傅的关注。“国家级非遗传承人王辛敬师傅看我工作比较认真,就特意给我一些需要修复的字画并亲自指导。”江东峰表示,王师傅对工作方面的要求十分严格,“修复的作品无论是简单的还是复杂的,王师傅都要求我去认真地完成,不能有丝毫的懈怠。”

一门传统技艺,需要几代师徒的口传心授。后来荣宝斋推行“以老带新”的制度,江东峰又有幸成为了王启师傅的徒弟。此外,国家级非遗传承人李淑珍师傅也给了他很大的帮助。

“画医”:对症下药

“古画修复师如同画医。修复成功就是妙手回春让古画‘起死回生’,如果手艺不行,古旧字画直接就可能在自己手中被毁掉,这会产生一种极大的负罪感。”

书画修复产业与艺术品市场的发展息息相关。30年来,中国艺术品拍卖市场从产生、发展、再到繁荣,吸引了越来越多的藏家、机构开始投资艺术品。作为中国艺术市场的风向标,书画藏品尤受追捧。市场需求量的增加使得名家古旧书画作品的价值开始被重新挖掘,这直接赋予了书画修复这一传统行业更多的活力。

由于书画装裱修复行业的特殊属,高水准的修复技艺只能集中存在于北京、江苏、浙江等书画底蕴深厚的地区,这也为行业增加了不少的神秘

“画医”——这是很多人对书画装裱修复师的一种尊称。江东峰表示,大部分人都认为古画修复是比较轻松的手艺,就是修修补补,但实际上古画修复时的心理压力很大,真的就像如履薄冰,“古画修复师如同画医。修复成功就是妙手回春让古画‘起死回生’,如果手艺不行,古旧字画直接就可能在自己手中被毁掉,这会产生一种极大的负罪感”。

明代周嘉胄《装潢志》记载:“古迹重裱,如病延医……医善则随手而起,医不善则随剂而毙。”“相比起其他行业,书画修复师既要胆大还要心细。如果没有胆大如牛的勇气,面对残破不堪的书画是不敢下手清洗和揭裱的,当然如果缺少了心细如发的耐心和毅力,面对修复过程中种种意想不到的状况,也会造成不可挽回的损失。”江东峰说。

高水准的书画修复离不开精专的匠心态度。“王辛敬师傅曾经不止一次地告诉我们,无论什么行业,首先要端正态度,把客户的需求放在首位,尤其是我们做修复这一行,要想做事,先学做人。书画修复无论是新画还是旧画,我们都要认真去对待,要有责任心,尽力做到最好,让客户满意,只有这样才能对得起客户的信任,对得起荣宝斋这块金字招牌。”江东峰表示。

完成一张古画的修复大约需要多长时间?江东峰表示,这个主要得看古画的残破程度,先看这张画得了什么毛病,“古旧字画由于经历了几十年上百年甚至更久流传至今,因为材质不同,受损原因也很多,确定好病因再对症下药”。

江东峰说,修复古旧书画有着非常细致、复杂的工艺过程。必须经过“去污清洗”“揭画心”“修补画心”“全色”等几道核心的大工序,“细分的话还有数十道小工序,每道工序环环相扣,一道工序做得不到位,都会影响到下一道工序。所以整个过程做下来必须要极为谨慎细心才能使古旧书画枯木逢春,恢复古书画的原貌”。

书画的装裱与修复要坚持最传统的做法。江东峰表示,“修旧如旧,是最基本的原则。要重视实践,钻研技术,再有就是前面提到的修复旧画一定要有耐心,有责任心,每一道工序都要认真对待”。

繁荣:新鲜血液

年来,传统文化产业崛起的速度不断加快,江东峰希望不断培养装裱修复的后续力量,将这项技艺传承下去。

“目前修复数量每年呈递增的态势。为了便于拍卖和收藏的需要,一些有历史价值、艺术价值的古旧残破字画为了能进入市场流通,就要重新修复。”这其中不乏重量级的一线名家作品。不久前,江东峰用了6个月的时间完成了清代画家郑板桥的一幅墨竹的修复,这是他年来非常满意的一幅作品。值得一提的是,郑板桥的墨竹作品一直为藏家所喜爱,他的作品《竹石兰蕙图》曾拍出4600万元的高价。

修旧如旧,这是江东峰对每一件修复作品的要求,也是他所一直秉持的工作原则。江东峰坚持,同一位名家、同一题材的画作,其修复前后的价值有天壤之别。“残损的书画作品不能脱离修复而独立存在,没有经过修复的书画,由于不能提供给观众完美的观赏效果,不能成为一件完整的艺术品,价值也是比较低廉的。”

书画修复技术的专业、特殊决定了人才的稀缺。“当下,各地从事书画修复装裱的人员很多,但多以装裱为主,书画修复则需要有高水的师傅教导、个人的悟以及长时间的磨练,同时还需要有必要的美术基础、审美水准等。相比于整体从业人员数量,高水准的古旧字画修复人才还很欠缺。”江东峰非常看好行业的未来,“我相信随着书画市场的繁荣,古旧字画修复的需求会越来越多,前景也会越来越好。”

年来,传统文化产业崛起的速度不断加快,荣宝斋装裱修复技艺已正式被国务院列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江东峰希望不断培养装裱修复的后续力量,将这项技艺传承下去。

热门资讯

精彩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