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观察 >

多地启动暑期托管缓解小学生看护难题 教师休息权仍需关注

在“双减”政策持续落地、对校外培训机构的强监管持续进行的背景下,双职工子女的暑假看护问题为社会所关注。据悉,为缓解小学生暑期看护难的问题,北京市教委于7月2日通过官方微信公众号“首都教育”发布通知,将为小学一年级至五年级的学生提供就暑期托管服务。北京的举措并非个例,中国商报记者了解到,全国已有多地启动面向小学生的暑期托管服务。而在缓解了小学生看护难题的背后,教师休息权及费用等问题仍需关注。

多地启动暑期托管

中国商报记者梳理发现,各地托管服务均以公益、自愿为原则,对家庭困难的学生予以适当减免费用的政策倾斜。在组织形式方面,各地则各有特色。北京市明确,将以街道、乡镇为单位确定托管服务承办学校。托管服务内容主要包括提供学场所、开放图书馆、阅览室,以及有组织地开展体育活动等,并在托管期间不组织学科培训和集体授课。

武汉市的暑期社区托管班也于6月30日正式启动。在报名条件方面,武汉市进一步向外来务工家庭予以倾斜。与北京不同,武汉市采取开办社区托管室的组织形式,共计将开办193个市级暑假社区托管室和82个区级托管室。

在工作人员的配备方面,上海市计划招募超过12000万名学生志愿者加入到暑托班工作。除提供基本暑期托管外,上海市还结合疫情防控和健康管理要求,开发了卫生健康专题课程,并由青年医师讲师团、青年医护工作者代表送课进暑托班,促进小学生身心健康发展。此外,市级层面还将统一配送德智体美劳五大类别的课程。

“在过去几个月,有关部门对课外教培市场乱象采取趋严的监管举措,力图能够减轻学生在义务教育阶段的学负担。目前整个课外教培市场也处于较混乱的自查状态,不能很好地为学生和家长提供服务。面对学生和家长对暑假服务的旺盛需求,需要有政府主导的暑期服务及时补位。可以说,全国多地启动小学生暑期托管服务正当时,是对中小学课后服务的延伸,有利于进一步解决双职工家庭的困难。”独立经济学家王赤坤在接受中国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几家欢喜几家愁

“了解到北京暑期托管每期才360元,从上午八点半到下午五点半,午餐价格也便宜。不仅帮助我们双职工家庭解决了暑假期间孩子去哪儿的困扰,还为我们减轻了将孩子送到私人托管机构的经济压力和对孩子安全方面的担心。如果孩子所在的学校提供暑期托管,我一定会给他报名。”在采访过程中,有家长对记者表示,十分支持开展小学生暑期托管服务。

不过,也有家长对此怀有顾虑。一位北京市的学生家长林先生告诉记者,目前不清楚托管的具体内容,但孩子体验过学校提供的课后托管服务,更多是由老师看着在教室里写作业。如果暑期托管也是这样的模式,他更愿意给孩子报一个暑期羽毛球班,让孩子能够进行充足的体育活动。

与此同时,由谁来提供托管服务,也成为众所关注的问题。“寒暑假是教师的充电时间,开展暑期托管,是否意味着教师的寒暑假将不复存在?”“如果暑期托管需要教师全程参与,希望能同时给予教师一定的寒暑假补贴”……有教师在社交台上发声表示,他们对暑期托管感到了一定压力。

此外,暑期托管服务的启动或也使校外培训机构再受冲击。截至美东时间7月1日收盘,好未来股价下跌7.25%、高途下跌2.78%、新东方下跌4.64%、精锐教育下跌1.63%。7月2日盘前,上述股票股价普跌。

一位不愿具名的教培行业人士对记者表示,暑期托管政策确实对教培机构有影响,但由于托管属于自愿报名,有上辅导班需求的家长依然会为孩子报班。“但在‘双减’政策即将出台的背景下,我们已经在今年暑期减少广告宣传并压缩招生规模,未来也计划将从线下教育转为线上。”上述教培行业人士说道。

专家呼吁要保障教师休息权

针对教师群体的顾虑,中国教育科学院研究员储朝晖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公办暑托服务或对教师假期进修、调整造成一定的影响,进而影响整个教育教学的质量。

21世纪教育研究院院长熊丙奇进一步表示,推进暑期托管,要重视对教师的权益保障。“开展托管服务,很大程度上是为了减少家长对校外培训的需求,给学生及家长减负。但假期是属于教师的休整时间,如果校方简单要求全体教师参与暑期托管,必然增加教师负担,继而难以起到真正的减负效果。因此,建议采取外聘教师、购买第三方服务等方式推进托管服务,充分保障教师的休息权。”熊丙奇对中国商报记者表示。

此外,推进暑期托管服务,还有诸多现实问题亟待解决。“托管服务如果只是照看学生,没有丰富多彩的活动,必然难以使大部分家长满意。暑期托管服务也应当有别于时学,不能成为变相的第三学期。”熊丙奇建议,暑期托管前期应广泛听取学生和家长的意见,倾听学生和家长的诉求,根据学校的条件设计托管服务内容,并由学生和家长自主选择。

在托管服务的经费方面,熊丙奇认为,北京市规定暑期托管服务可适当收取费用,这就意味着托管服务尚未纳入财政保障。在公益的原则之下,托管服务又以成本定价,如果参与的学生较少,则必然难以支付教师的费用。对此,校方很可能强制学生参加托管,这就背离了托管服务自愿参与的初衷。对此,熊丙奇建议,托管服务的经费应由财政支出,纳入财政预算。

热门资讯

精彩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