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经济 >

2018北大杀母最新消息 吴谢宇被机场公安民警抓获

曾在同一家酒吧共事的一名酒保告诉南方周末记者,吴谢宇每周会来酒吧一两次,总是穿着健身教练一般的着装和一双看起来有些廉价的运动鞋。他常常一个人,不怎么说话,也不社交,但会笑。

吴谢宇高二时的班主任佟心注意到,2016年春节,自己没有再收到吴谢宇的短信,“我想的是今年可能也不兴发短信了,所以也没有太放在心上。谁也不会想到是这样的事”。

北大学生弑母案嫌疑人吴谢宇的逃亡时间截止到2019年4月20日。

这天凌晨4时许,三年前震惊一时的该案犯罪嫌疑人吴谢宇出现在重庆江北国际机场,被机场公安民警抓获,目前案件已移交给福州市公安局晋安分局。

2019年4月26日,南方周末记者在采访江北机场公安局时了解到,现在人脸识别功能,就算有80%、90%相似度都会提示有问题,随后工作人员会进行核实。除了人脸识别的方法,也会通过比对身份证的方式进行辨别。

据重庆日报报道,江北机场2018年夏天在国内旅客出发的安检通道上,安装了自动人脸识别系统。该系统可自动将拍摄照片与旅客身份证照片进行比对。

此前,澎湃新闻报道,吴谢宇疑为到重庆江北机场T2航站楼送机时,在入口防爆安全检查区域被监控设备抓拍4次,每次相似度比对都大于、等于98%。

江北机场公安局政治处工作人员在接受南方周末记者采访时表示,现在两件事是确定的,一是吴谢宇被抓了,二是在江北机场被机场警方抓获的。

2016年3月3日,福州警方发布了一则悬赏通告。通告称,2016年2月14日情人节,警方发现谢天琴死在福州一所中学教职工宿舍内,其22岁儿子吴谢宇有重大作案嫌疑,警方悬赏三万元缉捕。

嫌疑人吴谢宇的重庆逃亡岁月:健身、坐台,关注教育和哲学

福州市公安局晋安分局2016年发布的悬赏通告。 (资料图/图)

1

在重庆疑似使用两个身份

知乎用户谢谢发帖讲述了自己和吴谢宇的相识,其中提到吴谢宇使用的名字为“张唯晋”。谢谢称,他此前就知道北大学生弑母的新闻,但未想过身边人就是那个嫌疑人。在谢谢的叙述里,当时他们正在重庆一家酒吧共事,他住在吴谢宇隔壁宿舍。谢谢告诉南方周末记者,吴谢宇在那家酒吧待了七个多月,在一年多前辞职。

媒体报道提到,吴谢宇曾利用母亲的名义借款一百余万元。

在谢谢的叙述中,共事时的张唯晋拿着每个月四千元的工资,看起来并没有多少钱,“他挺抠的,连烟都舍不得递”。

警方消息人士曾向新京报透露,吴谢宇涉嫌弑母后,警方曾查到他多次购买彩票和嫖娼的记录,购买彩票大概花费了几十万元。

从谢谢所在的酒吧辞职后,吴谢宇没走太远。他去了另一家酒吧,在新京报“我们视频”的叙述中,吴谢宇这次的工作不再是服务生,而是坐台的男模。

曾与吴谢宇在同一家酒吧共事的一名酒保告诉南方周末记者,吴谢宇每周会来酒吧一两次,总是穿着健身教练一般的着装和一双看起来有些廉价的运动鞋。他常常一个人,不怎么说话,也不社交,但会笑。

在这份工作里,他的名字叫周龙。南方周末记者辗转了解到,张维晋、周龙(邹龙)均为吴谢宇在重庆使用过的两个身份。

在媒体最早披露的信息中,他在网上购买了三十多张身份证,三年来一直在国内活动,并未像案发后不少人预想的那样,潜逃出国。

2019年4月27日晚,南方周末记者暗访他曾工作的后一家酒吧。午夜一两点,宽阔的舞池里灯光突然打亮,无数金箔撒下。在那段每周来一两次的时间里,他大概也像眼前的人们,身体在旋转的射灯中彻夜不眠;但白天又上课教学生,朋友圈转发的都是时事新闻、教育、哲学等深度阅读文章,精神却还在另一处。

这样看似迥然不同的生活持续了很久,直到2019年4月20日凌晨,他准备送两位女生上飞机,走进了重庆江北机场。

2

高中班主任:2016年春节没再收到他的祝福短信

在福州一中的三年,吴谢宇有三位班主任。“优秀”是三人对吴谢宇共同的评价。2016年,吴谢宇被福州警方通缉之初,南方周末记者曾采访到三位班主任中的其中两人。

“班上的同学都叫他‘宇神’,一方面是他学习成绩好,另一方面是他经常帮助同学。班里同学有问题都去请教他的,他很热心。”吴谢宇高一时的班主任郑晶说。

2012年,吴谢宇与福州一中另外3名同学一起被北京大学提前录取,进入北大经济学院学习。

2012-2013学年,吴谢宇被评为“北京大学三好学生”,这一年获此称号的评选比例为7%。2013-2014学年,吴谢宇获得了北京大学廖凯原奖学金。要获得这两项荣誉的首要条件,就是成绩要进入“优良”的百分比范围内。

和吴谢宇相熟的同学介绍,北大激烈的竞争环境并没有使吴谢宇变成一心只扑在G.P.A.(绩点)上的书呆子。

初入北大,他曾旁听过哲学系解析古希腊经典哲学著作《理想国》的《西方思想经典(一)》课程。这门课上,他常坐第一排。

此外,在与人相处上,他也延续了高中的习惯,总是主动和人打招呼、攀谈,主动提供帮助。

“我一直记得他在学校的时候看到厕所漏水都要想办法解决,他的善良确实让人印象深刻。”吴谢宇大学时期的室友A告诉南方周末记者,“我和他的接触也不是特别的多,但印象里他确实至少是没有向我吐露过有什么困难。”

“谢宇的性格是比较阳光开朗的,看到老师都会主动打招呼。他毕业以后,劳动节、教师节、春节的时候都会给老师发短信。我昨天看到有老师在群里讨论,教过他的老师,他都有发,任课老师也发。”郑晶告诉记者。

除了老师,高中、大学时期的师兄师姐也会收到他的节日短信。一位和吴谢宇选过同一门课程的北大同学告诉南方周末记者,共修课程那一年的新年,他收到了并不算熟的吴谢宇的祝福,这让他“非常意外”。

吴谢宇高二时的班主任佟心注意到,2016年春节,自己没有再收到吴谢宇的短信,“我想的是今年可能也不兴发短信了,所以也没有太放在心上。谁也不会想到是这样的事”。

“他不是被溺爱的小孩。去北大后年年节日向我问好。我总是跟他说,也好好爱妈妈,别让妈妈太寂寞,他一直做得很好啊。一个忘恩负义的孩子,对老师才不会总是这么惦记的。”2016年3月3日,曾教过吴谢宇的一位老师在教师群里说。

3

很少与老师联系的母亲

“好像是因病去世,谢宇似乎不是很希望别人知道这个消息。”时任班主任的郑晶说,“谢宇没有跟我聊过家里的事情,我当时很想和他沟通,但也不能强迫他。”

据郑晶回忆,吴谢宇当时并没有因为父亲去世请长假,很快就回到学校。“表面看,学习状态没有很大变化。成绩上好像没有落后,那个学期的期末成绩没有下降,好像还进步了。”郑晶告诉记者。

吴谢宇的母亲谢天琴是福州教育学院第二附属中学的历史老师。

据谢天琴的学生回忆,“谢老师人不错,对自己的孩子也很自豪,曾在课堂上表露过(对儿子的骄傲)。”

郑晶说,谢天琴很少和儿子的老师联系。据佟心回忆,“他已经非常非常优秀了,所以老师也没有跟家长做很多沟通,家长对他在学校的表现也比较放心。”

但有一次沟通经历让郑晶印象深刻。

“他母亲给我打过一次电话。当时谢宇竞选我们学校的某个荣誉,他其实非常优秀。但在做竞选演讲时,没有把他的成绩放在前面强调,所以落选了。按道理,他成绩这么优秀应该是入选的。”郑晶推断,谢天琴可能有些不满,“从她的语气,我个人感觉他母亲是比较直,有什么就想说什么的人。一般来讲家长给老师打电话都会比较客气,但她好像不是。叫一声‘郑老师’,接下来就直接开始讲事情了。”

4

吴谢宇归案后熟人讳莫如深

2016年,吴谢宇被通缉的消息传播之初,吴谢宇身边的多位朋友和同学向南方周末记者表达过震惊与疑惑。“当时我们都不相信他犯罪。”吴谢宇的一位师姐L告诉南方周末记者。但三年后,吴谢宇归案,再谈及他,师长、朋友、同学更多是讳莫如深。

2019年4月28日,南方周末记者联系到吴谢宇本科时期的班主任,对方自称已不在北大任教,不愿接受采访,未等记者说完,便挂断了电话。

记者尝试向吴谢宇的室友A求证更多信息,但A表示:“当时的事我已经记不清了,换了手机也没有记录了。”

“(我们)比较抗拒媒体以采访犯罪分子的亲友这种角度问问题。”L告诉南方周末。

谢谢提醒南方周末记者,“不管是吴谢宇的同学,朋友,还是我也好,压根不了解吴谢宇真正的内心世界,我们看到的都是表面,如果仅仅从几个所谓同学或者我的语言中勾画出吴谢宇,那肯定不符合吴谢宇内心世界。”

更多的答案要等待吴谢宇自己的叙述。目前,吴谢宇被关押在福州市第一看守所。福州市公安局宣传科在2019年4月26日婉拒了南方周末的采访请求,“我们暂时还不接受采访”。

(应采访对象要求,谢谢、郑晶、佟心系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