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财经 >

拜登联合原油消费大国抛储 缓解居高不下的油价

在多番要求OPEC+增产失败后,美国总统拜登转头联合原油消费大国抛储,以期缓解由于供需不匹配而居高不下的油价。但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与油价一同走高的通胀不是靠抛储就能缓解的,仅够全美使用两天半的数量也受到多方质疑。市场的反应已经很诚实,油价不跌反涨,布伦特油还重回80美元/桶上方。

多国释放石油储备

美国历史上规模最大的一次战略石油储备释放来了。当地时间23日,美国白宫宣布,美国能源部将从战略石油储备(SPR)中释放5000万桶原油,以缓解经济从新冠疫情中复苏时出现的石油供需不匹配问题并降低油价。

美国能源部表示,这5000万桶原油最早将于今年12月中下旬开始投放市场,其中1800万桶已得到国会批准将直接销售,另外3200万桶属于短期交换,待油价稳后约定于2022-2024年归还战略石油储备。

根据美国能源部的数据,截至11月19日,战略石油储备总共可以容纳7.27亿桶,目前持有6.045亿桶,分布在国内的四个地点,石油将在白宫宣布后的13天进入市场。

在美国之后,印度政府宣布,将释放500万桶战略石油储备。英国政府发言人也在一份电子邮件声明中表示,英国将允许私人持有的石油储备自愿释放。

此外,日本政府24日宣布,将配合美国为抑油价而释放战略石油储备的行动,在不违反石油储备法的前提下释放国家过剩石油储备。

值得注意的是,与此前东日本大地震及利比亚危机爆发时日本释放民间石油储备不同,这是日本首次为了抑制油价上涨而释放国家石油储备。

根据日本的石油储备法,石油储备并非稳定油价的工具,不允许因价格高企就释放储备,只能在供应面临中断或发生灾害时释放石油储备。不过,目前政府和私营部门持有的储备量都超过了法定最低要求。释放过剩储备不受法律限制。

韩国也做出了行动。韩国政府宣布,将与日本、印度等主要石油消费国一道参与美国提议的共同释放储备原油计划。韩联社报道称,韩方具体石油释放规模、时间和方式等将在日后公布,预计释放规模将与此前韩国和国际能源机构(IEA)之间的国际合作事例相持

加拿大皇家银行资本市场公司全球大宗商品战略负责人赫利玛·克罗夫特预计,鉴于印度已经宣布计划释放500万桶原油储备,再加上日本、韩国、英国等国的释放量,此次多国联合释放的原油储备规模预计为6500万-7000万桶。

被通胀逼到墙角

对许多美国老百姓而言,这的确是一个寒冷的冬天,空气里弥漫着“通胀的味道”。而作为一个“车轮上的国家”,汽油对美国的经济格外重要。根据美国汽车协会的数据,11月22日美国全国均汽油的价格为每加仑3.409美元,远高于一年前的2.11美元。

白宫的公报称,美国消费者正在感受到加油站和家庭取暖费用上涨的影响,美国企业也是如此,因为随着全球经济逐步摆脱疫情困扰,石油供应跟不上需求。这就是为什么总统正在利用一切可利用的工具来降低油价,解决供应不足的问题。

在油价居高不下的背后,是美国高烧不退的通胀。据美国《国会山报》报道,拜登正遭受着他“几乎无法控制的通胀问题的折磨”,而且其威胁越来越大。10月,美国的通胀率达到30多年来的最高值。

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美国研究所副研究员孙立鹏指出,释放战略石油储备无法解决目前的通胀问题。但是,由于拜登手头的工具没几个,因此释放战略石油储备是一个比较容易的选项。

也有人觉得,光是释放石油储备还不够。22日,12名民主党国会议员联名写信给拜登,敦促他除了释放美国战略石油储备,还要用“禁止美国原油出口”来应对高油价:“禁止美国原油出口将增加国内供应,为了让美国家庭用得起汽油,我们必须利用一切手段在短期内降低汽油价格。”

“全球在石油储备方面的协调行动将有助于解决供应不足的问题,行动不会在一夜之间解决问题,但会产生影响。战略石油储备的释放将提供我们所需的原油供应,我们将度过这次汽油价格的高峰,希望比过去更快。”在演讲时,拜登信誓旦旦地做出承诺。随后,他启程前往马萨诸塞州的南塔克特岛,在那里度过感恩节假期。

杯水车薪?

彭博社称,这将是主要石油消费国“史无前例”地联手遏制油价飙升。但事与愿违,国际油价当日不跌反涨。截至23日收盘,纽约商品交易所2022年1月交货的轻质原油期货价格上涨1.75美元,收于每桶78.5美元,涨幅为2.28%。2022年1月交货的伦敦布伦特原油期货价格则上涨了2.61美元,收于每桶82.31美元,涨幅为3.27%。

市场人士认为,释放原油储备难以对油价产生持续影响,国际油价在此前几个交易日出现的显著下跌反映市场提前消化这一消息,而且当日美国公布的具体措施力度不及市场预期。

美国合众银行财富管理投资策略师罗伯·霍沃思表示,美国释放原油储备的总规模高于此前市场预期,但其中很大一部分属于短期交换,需要返还,这在一定程度上令这一政策的影响打了折扣。

英国石油巨头BP则指出,美国2020年的日均石油消费量为1717万桶,由此可计算出释放量不够消费3天。而仅从OPEC+中参与减产的国家来看,今年12月的生产计划就达到一天约4000万桶。即使释放储备,大部分供应依赖于产油国的结构没有变化。

另一方面,拜登显然动了欧佩克等产油国在国际石油市场的“奶酪”,“石油扑克游戏的赌注在加大”。美国《财富》杂志说,这可能给华盛顿的中东外交带来新的紧张。有相关人士指出,如果释放储备,OPEC+有可能减产。而减产带来的涨价压力或许会大于美国等释放储备带来的降价因素,前景并不透明。

美国价格期货集团高级市场分析师菲尔·弗林也认为,释放原油储备只会对油价带来短期冲击,后期疫情走势和产油国对释放原油储备是否做出政策反应将决定油价的下一步走向。

中石油工程院高级工程师纪国栋则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多国释放石油储备短期为抑油价,但长期来看,疫情后全球经济秩序恢复,需求仍然十分旺盛,加之美国刺激经济及各种地缘政治因素,油价依然看涨。

在需求方面,美国交通部数据显示美国航空客运数据依然强劲。据美国运输安全局估计,感恩节假日期间全美将有大约2000万游客乘坐飞机出行。安全局称,11月19日-28日期间,美国各地机场都会非常繁忙,预计客流量可能会接疫情前水

热门资讯

图片新闻

精彩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