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cus
乌托有个帮丨岩井俊二:“纯爱电影教父”深爱的却是“魔鬼”的故事

乌托有个帮丨岩井俊二:“纯爱电影教父”深爱的却是“魔鬼”的故事

岩井俊二,日本新电影运动旗手,被誉为日本最有潜质的新近“映像作家”,也有中国影迷称他为“日本王家卫”,以影像清新独特、感情细腻丰富著称的岩井俊二堪称日本导演中的佼佼者。
乌托有个帮丨王尔德,穿着天鹅绒礼服的阶下囚

乌托有个帮丨王尔德,穿着天鹅绒礼服的阶下囚

说起王尔德,有人会说《道林格雷的画像》,有人会说《温德米尔夫人的扇子》,还有人会说《莎乐美》。这些小说也好戏剧也好固然是王尔德的代表作,但是今天让我们来说说他的童话。因为在童话里我们才能屏蔽掉那些丑恶,回到一个真正温暖的世界,见到一个真正童真纯洁的奥斯卡·王尔德。
乌托有个帮丨Bob Dylan:宝贝,那不是我

乌托有个帮丨Bob Dylan:宝贝,那不是我

诗人、抗议歌手、美国的良心、60年代的代言人、民谣教父、摇滚宗师……鲍勃·迪伦的这些头衔早已写进教科书。然而鲍勃·迪伦说这些标签“那不是我,宝贝儿”,他公然不屑:“我能做的一切都是做我自己,你管我是谁。”
乌托有个帮|顾城:一代人的故城

乌托有个帮|顾城:一代人的故城

曾有普希金于决斗场逝去,徐志摩因飞机失事“吻火”而亡,海子卧轨而终在前。紧随其后,顾城的“诗人之死”似乎暗含了“罪与罚”的宿命意味。或者正如诗人杨炼所说:“顾城的悲剧,既是一个历史的悲剧,也是一个个人的悲剧。”
乌托有个帮|茨维塔耶娃:作为一个诗人而生,并作为一个诗人而死

乌托有个帮|茨维塔耶娃:作为一个诗人而生,并作为一个诗人而死

她是真正追求内心世界的人,纯粹至极,她认为诗歌是大地上最后的诱惑。她认为文学创作是靠着激情,靠着偏爱,靠着极端和纯粹来推动的,她不依附于任何的流派和政治势力,“在虚伪做作的年代里,她发出了自己的声音”。
乌托有个帮|徐渭:几间东倒西歪屋,一个南腔北调人

乌托有个帮|徐渭:几间东倒西歪屋,一个南腔北调人

徐渭是一位多才多艺的文学艺术大家,用现在的话说简直就是“全能型”文艺跨界人士,他要来到当代,那估计会成为《文艺生活周刊》N频道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跨度最广、成就最多的大神级人物!
乌托有个帮|希区柯克来了!惊声尖叫115年

乌托有个帮|希区柯克来了!惊声尖叫115年

只要说起悬念电影,大概每个热爱恐怖片的人都会第一时间蹦出希区柯克的名字,的确,他的每一部经典电影都充斥着恐慌和害怕,每一个画面都仿佛映衬着罪恶感。越黑暗、越经典。是的,好戏才刚刚上演。
乌托有个帮|梭罗:我爱孤独,寂寞有益健康

乌托有个帮|梭罗:我爱孤独,寂寞有益健康

梭罗说:自然界的东西都堪称经典,它们与艺术品类似。而与自然有关的文学作品,通过作者本人的亲身体验,用细腻的笔触,展现了大自然的旖旎风光,在炎热的夏天犹如一道道清风四散,沁凉沁凉……
乌托有个帮专题|丑女人詹妮斯·乔普林,正面魔鬼,反面天使

乌托有个帮专题|丑女人詹妮斯·乔普林,正面魔鬼,反面天使

没人复制的唱腔,自我毁灭式的性格,这些都是詹妮斯·乔普林。她是女王或者荡妇,是摇滚乐历史上最伟大的女郎。
乌托有个帮|都灵之马:尼采

乌托有个帮|都灵之马:尼采

深陷情感的人总是无法自拔,尼采这位理想主义疯子注定是时代夹缝中的灵魂,属于他的时代会来临吗?我能感觉到的是,有的人是在死后既生的,尼采是其中一位。
乌托有个帮|月亮和六便士,天才与恶棍,理想与现实

乌托有个帮|月亮和六便士,天才与恶棍,理想与现实

思特里克兰德和高更,他们是同一个人,但是他们有两面。天使或魔鬼,天才或恶棍。这也是《月亮和六便士》的作者毛姆想要探讨的人性。他认为高更闪耀着黑暗灵魂中的人性之光,画家在追求精神完美的同时展现了一个天才应该有的人格魅力。
乌托有个帮专题 | 当我们谈阅读时,我们谈些什么

乌托有个帮专题 | 当我们谈阅读时,我们谈些什么

郁达夫曾说:“书本原是人类思想的结晶,也就是启发人类思想的母胎。它产生了人生存在的意义,它供给了知识饥渴的乳料。世界上的大思想家和大发明家,都从书堆中进去,再从书堆中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