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不死的诗人杨海崧和他的摇滚

不死的诗人杨海崧和他的摇滚

96年,南京,冬,下过了雪,阴冷难受。这一年张炬去世超载发了专辑,从北京来的姑娘孙霞已经在这里度过了一个夏天,一个想成为Bob Dylan的男人杨海崧组建了朋克乐队——西杨海崧是吉他手,孙霞担任主唱。
126期云榜单Top Hits Music

126期云榜单Top Hits Music

新专辑《新青年》中的《未来俱乐部》是“大龄文艺女青年”邵夷贝寻求自我变化的作品,展现了青年在成长过程中的心灵变迁;
意大利乐团Ataraxia

意大利乐团Ataraxia

Ataraxia这个词来自于古希腊,由一名哲学家创造并释义,这就注定了它无论经过多少个世纪的流转,涵义几经变化,每个字母的身上仍散发着浓浓的人文主义气息。而精神层面的宁和淡远,正是这个独一无二的意大利乐团所追求的最高境界。
电影的第三种语言

电影的第三种语言

意大利导演贝托鲁齐将中国清朝的末代皇庭拍成了昏暗的、散发出迷香与腐烂气味的废弃庙宇,皇宫中的人穿着朝代不分的古装,如门神伫立。在西方人拍的东方电影中,音乐给予我们的感受与电影一致,是熟悉而陌生的,生硬中有新鲜的趣味。
在一个看不见的地方

在一个看不见的地方

如果不是因为爱情,你还会发现生活中有音乐吗?每一次,我坐在巴洛克式音乐厅的蓝丝绒破沙发上,环顾身旁的听众,那些两鬓灰白的中年人和眼眸清亮的学生,我不知道他们是谁,有什么样的烦恼。在乐声响起的时候,大家一起欢笑、回忆、流泪,一起享受生活中脱离现实的一刻。
天赐「魔笛」

天赐「魔笛」

如果说《女人心》的脚本有问题,竟让莫扎特纯真的音乐语言去表达人类感情的肤浅;《唐璜》表现的主题有点迂腐,且道德观与莫扎特相左;那么到了《魔笛》,莫扎特已经懂得了如何控制脚本,让它与自己的音乐相映生辉,《魔笛》表达的是智慧、理想和人与人之间深沉的爱。
从亚纳切克穿越《1Q84》

从亚纳切克穿越《1Q84》

在命运漫长的等待中,这首《小交响曲》,像一个信号,一个召唤,像宿命与缘分,将两人一步一步拉近,它的贯穿叫我们相信,重逢指日可待。
马勒:交响的世界之梦(序曲)

马勒:交响的世界之梦(序曲)

马勒说,我指挥是为了活着,而我活着是为了作曲。做指挥他活得很好,在那个年代,他的指挥家名声如雷贯耳,甚至把欧洲20世纪的最初10年变成了马勒时代,但当时没有多少人看好他的交响曲,连罗曼·罗兰也笑话他。只有他自己听见了未来的召唤,他说,我的时代终会到来。
跟着小瀬村晶去旅行 - 新专辑MANON

跟着小瀬村晶去旅行 – 新专辑MANON

Akira音乐的妙处就在于,他能够在将那种忧愁的情绪传染给你的时候也送上淡淡的温暖,仿佛自己身处在早已空无一人的辽阔草场,却仍有和煦的清风柔柔地亲吻脸颊。
堤岸的情人  电影《情人》原声音乐

堤岸的情人 电影《情人》原声音乐

平静的湄公河在阳光下波澜不惊,码头显得破败却热闹,人们在进行着各自的交易。炙热的阳光像是要将人烤化,少女在这艘开往西贡的船上与中国男人相遇。偶然的相遇,忐忑的搭讪,长时间的沉默和试探。缓慢的音乐在两人指尖的触碰中开始,当他抓住她的手时,拨弦的声音突然响起,紧跟的一串音乐带来欲语还休的神秘色彩。
今夜,让我们做最后一次演出

今夜,让我们做最后一次演出

宗教存在的意义除了给人以心灵的慰藉,也是音乐起源的重要因素。西方最早的歌曲形式都是因宗教而诞生的,圣咏、赞美诗、灵歌......《更近我主》不过是一首很普通的赞美诗,几个音符,四句普通的旋律,异常简单,简单到在一个八度之内解决了所有问题,在100年前历史巨大的恐慌中却是一剂镇定心灵的良药。
Trip-Hop迷魂记 - 替我松绑

Trip-Hop迷魂记 – 替我松绑

Goldfrapp这个古怪的名字来自主唱Alison Goldfrapp的姓,她很乐于告诉人们frapp在德语中的意思是击打,听上去是不是很刺激呢?虽然Alison自小便接受古典音乐的熏陶,但她的风情万种显然自成一派。 无论被人归类为trip-hop、 French pop还是dance,Alison集阴冷、妖冶、时髦于一体的风范已经深入人心。 在经历了九十年代初与trip-hop三巨头之一Tricky短暂的合作之后,2000年Alison Goldfrapp与Will Gregory携手于知名独立厂牌Mute推出了首张大碟《Felt Mountain》,瞬时在trip-hop乐迷中泛起不小的涟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