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
专访阿肆︱我没有谈过恋爱,也没有特别的原因

专访阿肆︱我没有谈过恋爱,也没有特别的原因

炸鸡少女和她愚蠢的理想主义
我和用3首歌撩遍全国文青的乐队主唱聊了聊丨专访鹿先森

我和用3首歌撩遍全国文青的乐队主唱聊了聊丨专访鹿先森

一年前的这个时候,他们在键盘手冰冰家录制了第一段简版的《春风十里》,现在又把这首歌再次唱起。
赵照聊新专辑:来感受我过期的荷尔蒙!

赵照聊新专辑:来感受我过期的荷尔蒙!

网传赵照拥有600首作品,我发出这个疑问时得到的回答是:“如果算上动机和demo的话,远远不止的这个数”,所以赵照这些年都在做补丁——把之前的作品编好曲穿好衣,让它们和歌迷见面。
胡德夫:这一飞,飞的从容

胡德夫:这一飞,飞的从容

他说,有太多的东西是“直接给了我”。他来不及多想,懵懂中,只是一直没有忘记要往前飞。在「噫噫」声响彻天际时,飞出山谷,如今又飞回来,这一飞便是五十年。“得失输赢高低起伏,全部加起来就是拥抱你的生命。虽然你懵懂,但那些究竟没有离开过你。”
张楚:除去那些标签,我们还能看到什么

张楚:除去那些标签,我们还能看到什么

“我为什么会这么在意标签,是因为媒体如果持续这样干下去,对读者来说,会让人并不那么了解文化的知识状况。我觉得去了解个人性更有意思,而不是去了解这个人的社会属性。记者总是认为个人的社会属性我需要更多的挖掘,仿佛它更具有社会价值,或潜在的关注度。读者也是人,他虽然也有社会属性,但每个人也有自己的个人性。”——张楚
苏紫旭: 每天第一束阳光打在脸上时,我就会拷问自己

苏紫旭: 每天第一束阳光打在脸上时,我就会拷问自己

“我对自己特别残酷。每天第一束阳光打在我脸上的时候我就会拷问自己。谁会干这事儿啊,这不他妈有病么。但我就会。对,我没有别的方式,我只能那么残酷。”——苏紫旭
丁薇:既然专业做音乐,怎么可以跟在听众后头?

丁薇:既然专业做音乐,怎么可以跟在听众后头?

丁薇要出新专辑了,从2004年到2015年,我们等了她十一年,而她,等了这个时代十一年。
你们好,我是口水民谣歌手宋冬野!

你们好,我是口水民谣歌手宋冬野!

2015年5月的傍晚,宋冬野一个人站在重庆某音乐节的舞台上,拨弄着琴弦做最后的调试。灯亮了,他抬头看看台下,眼睛笑得弯弯的:“你们好,我是口水民谣歌手宋冬野。”台下应声哗然,像潮水一样涌来。
专访痛仰:我再不能够戴着镣铐起舞

专访痛仰:我再不能够戴着镣铐起舞

当十四年后的痛仰停止呐喊,平静地唱起“愿爱无忧”的时候,他们被这些信仰者们宣判成了离经叛道。但这似乎不是什么大不了的判决,因为他们自己也说,做摇滚乐,就是需要自己做自己的叛徒!
黑暗系苏打绿:那我懂你的意思了  

黑暗系苏打绿:那我懂你的意思了  

“或许有一天,我们只能生活在堆砌成一格的格子城市里。就算那一天真的来了,还是希望我们能记得天空的样子,而不是淹没在这无尽的格子里,忘记自己在哪里。”——那我懂你的意思了
声音玩具:“爱是昂贵的”信仰

声音玩具:“爱是昂贵的”信仰

十二年前,一张叫做《最美妙的旅行》的DEMO意外地轰炸了当时的中国摇滚乐坛,那时的声音玩具看起来是那样的充满希望,像一个满腹才华的诗人即将要用思想改变这个世界。而其中的故事或许就像是那首《秘密的爱》中唱的那样:青春的人儿啊/想想一个人的十年会怎样/足够让许多选择发生/许多人事来来往往……
李志:别把我和他们扯在一起

李志:别把我和他们扯在一起

刚认识李志是在一个饭局上,当时他一言不发,突然就拿起吉他唱起歌来,然后放声痛哭,当时的感觉特别像八十年代一些青年,会在集会上突然站起来说我给大家朗诵一首诗歌吧。这就是当年的逼仔成为现在的工体巨星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