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
专访阿肆︱我没有谈过恋爱,也没有特别的原因

专访阿肆︱我没有谈过恋爱,也没有特别的原因

炸鸡少女和她愚蠢的理想主义
我和用3首歌撩遍全国文青的乐队主唱聊了聊丨专访鹿先森

我和用3首歌撩遍全国文青的乐队主唱聊了聊丨专访鹿先森

一年前的这个时候,他们在键盘手冰冰家录制了第一段简版的《春风十里》,现在又把这首歌再次唱起。
赵照聊新专辑:来感受我过期的荷尔蒙!

赵照聊新专辑:来感受我过期的荷尔蒙!

网传赵照拥有600首作品,我发出这个疑问时得到的回答是:“如果算上动机和demo的话,远远不止的这个数”,所以赵照这些年都在做补丁——把之前的作品编好曲穿好衣,让它们和歌迷见面。
胡德夫:这一飞,飞的从容

胡德夫:这一飞,飞的从容

他说,有太多的东西是“直接给了我”。他来不及多想,懵懂中,只是一直没有忘记要往前飞。在「噫噫」声响彻天际时,飞出山谷,如今又飞回来,这一飞便是五十年。“得失输赢高低起伏,全部加起来就是拥抱你的生命。虽然你懵懂,但那些究竟没有离开过你。”
别忘了热血无赖林宥嘉

别忘了热血无赖林宥嘉

2015年7月,“迷幻王子”林宥嘉正式退伍,今年六月,他带着全新的专辑回来了,好想说一句:林宥嘉,真的等了你四年
没有人永远喜欢五月天

没有人永远喜欢五月天

在初夏的五月天里,全民告白日5.20当天,五月天推出新专辑《作品9号》的预售,同时在香港红磡连唱十天,Let’s go party party all 9。如此强势的回归,也使阿信和他的新歌《派对动物》,成为当下热议的话题。
听过那么多首陈奕迅,你应该知道他

听过那么多首陈奕迅,你应该知道他

林若宁的词,虽不像夕爷那么婉约,也不如Wyman那般犀利,但他依旧温润又细腻,不经意间字字珠玑地戳中内心。
不死的诗人杨海崧和他的摇滚

不死的诗人杨海崧和他的摇滚

96年,南京,冬,下过了雪,阴冷难受。这一年张炬去世超载发了专辑,从北京来的姑娘孙霞已经在这里度过了一个夏天,一个想成为Bob Dylan的男人杨海崧组建了朋克乐队——西杨海崧是吉他手,孙霞担任主唱。
那些驴唇对马嘴的翻唱

那些驴唇对马嘴的翻唱

不管你是不是喜欢这些二度演绎 不管这些翻唱者是不是真的唱得好 都让我们来聆听灵魂和灵魂碰撞的声音 那种声音是短暂而私密的
活久见!那些年我们苦等的专辑

活久见!那些年我们苦等的专辑

当你喜爱的乐手乐队 好多年不出新专辑 岂止是痛苦 简直是痛苦
还记得中国摇滚圈的颜值担当吗?

还记得中国摇滚圈的颜值担当吗?

岁月平静,安稳地经营着自己的生活,也许这就是高爷对关注他的粉丝们最好的回应了吧。
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狗血涟涟

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狗血涟涟

不是每个说着“诗和远方”的都真的人去实现“诗和远方”了。 这些词大概很早就被玩坏了,每个人都叫嚷着去追求,但囿于种种,停在原地。分享着这些歌,你们看,我只是被生活的苟且困住了,我迟早有一天会去追求诗和远方的田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