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剧人论坛
被误解的彼得·布鲁克

被误解的彼得·布鲁克

彼得·布鲁克认为戏剧应当是鲜活的,而不是僵死的,应当根据具体的文化、地域、观众、空间去调整,这样才能焕发戏剧的生命力。他也说过,一个人穿过一个空间,就够成了戏剧,所以说戏剧的本质就是"观"和"演",而导演应当关注的,也就是这个"观演"。
古戏楼版越剧《红楼梦》

古戏楼版越剧《红楼梦》

这一次在正乙祠上演的版本,被称作“古戏楼版”。主创们的思路只有一个,那就是“遵循”。不仅仅是遵循徐王派的原版《红楼梦》,更是遵循越剧百年来的传统韵味。这出朴实到不能再朴实的剧目,脱开了所有附加的、炫目的东西,更纯粹地注重到了唱戏这件事本身。
台湾特辑•太平洋的风

台湾特辑•太平洋的风

之前台湾观众对于大陆戏剧的印象多半是人艺或是上话等大剧场,或是戏曲方面,所以对于小剧场的印象还是比较刻板,觉得很“话剧“,都是语言一堆,舞台设计美学也相对欠缺,顶多就是在演员的基本功方面比较扎实。但此次的集体输入,让台湾剧场界的人非常惊艳……
邓树荣

邓树荣

他实在是一个太喜欢给自己提问题的男人,舞台之外,他亦没停下思考。“什么东西在你生活中最重要?”他问我,我反问他。他说,智慧——“这是发现自己的渠道,是我的灵感来源”。
So Fun  So Pretty -《有机体》

So Fun So Pretty -《有机体》

曾经有朋友说,他对于现代舞的印象,就是“有人穿着很少的衣服,在地上打着看不懂的滚。”,但由台湾两厅院国际艺术节,与法国卡菲舞团共同制作的舞剧《有机体》,可全然跟这句话的形容不同,是兼具时尚感与娱乐性的精彩作品。
三个樱桃园,两个白卫军……(下)

三个樱桃园,两个白卫军……(下)

同一个剧目在不同年代的演出,往往带着时代的刻痕。正是通过这些刻痕,我们认识不同时代、社会的戏剧;又透过戏剧,来认识不同的时代与社会。
三个樱桃园,两个白卫军……(上)

三个樱桃园,两个白卫军……(上)

如果没有战争,就不会有叛逃,不会有背弃,不会有死亡;可是,如果没有战争,就体验不到濒临死亡时的相助,分享不到烈焰真金般的真情,就看不到人道主义的光芒四射……死亡与欢乐、背叛与忠诚、卑微与磊落,被放置、并统一在这个有着高低、密疏、宽窄鲜明对比的同一个空间里了!
台湾外表坊时验团《春眠》

台湾外表坊时验团《春眠》

剧场大师彼得‧布鲁克说:“有生命的剧场,跟外在条件无关”。而这次《春眠》的诚实与深刻,正是这句话的最好印证。也让疲于花俏、讨好、做作剧场作品的我,有如淋了一场清新无比的春雨,又有力气面对一整年的挑战了。
我演的不是典型环境中的典型人物 - 创作《塘鹅》母亲

我演的不是典型环境中的典型人物 – 创作《塘鹅》母亲

我认为我的丈夫是我母亲的情人,如同我女儿的丈夫是我的情人。我正是仿效我的母亲,以此报复我的母亲和我的丈夫,所以我不会自我承认。我比我母亲年轻漂亮、有活力,所以我丈夫有时会爱我、带我外出旅游,所以到了银婚和临终前,他会良心发现。但是我母亲比我有经验,她会俘虏男人的心,她会破坏我丈夫对我偶尔的一丝丝爱。所以我恨我的母亲、恨我的丈夫,我把这种恨潜藏在心底。因为恨他,所以我也恨他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