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
中文版《战马》带来了什么

中文版《战马》带来了什么

高投入的目的,是吸引更多的人走入剧场。希望《战马》可以吸引那些从没进过剧场的或者剧场经验少的人,让他们进入剧场、了解戏剧。“让中国观众不出国门、用花得起的价格看当代世界顶尖的戏剧。”
平田织佐:来剧场寻求娱乐,不如去迪士尼乐园

平田织佐:来剧场寻求娱乐,不如去迪士尼乐园

“感情是很难界定的,植物人是不是有感情呢?我们以为猫、狗有感情,但是它们真的有感情吗?人无法理解他者的感情,只能理解自己的主观世界。所谓别的物体具有感情,不过是通过将他者的表现代入到自己的经验和情感中去推断罢了”——平田织佐
日本导演三浦基:一张开给现实主义的处方

日本导演三浦基:一张开给现实主义的处方

三浦基是谁?这是个中国知网都回答不了的问题。我们对来自日本小剧场戏剧界、被日本政府倍加推崇、曾荣获国内外戏剧大奖、从年龄上看已经步入中年却依然被标识为“青年导演”的三浦基了解太少。
杨绍林:上话20,不止20

杨绍林:上话20,不止20

不能回避的现状是,随着上话乃至上海戏剧的蓬勃发展,越来越多关于上话、上海戏剧过度“商业化”的质疑也被人们抛出,舆论对于上海多悬疑剧等专供市场需求、不图艺术进取的作品颇有微词,并哀叹上海除了票房蜜糖何念、高产编剧喻荣军,再能与北京相提并论的“高水平”创作者便屈指可数。
《黄翊与库卡》:不只是人机共舞

《黄翊与库卡》:不只是人机共舞

京城四月悄悄上演了一个作品,没有公开售票,不允许迟到者进场,入场时要当着工作人员的面关掉手机,还未见到真身,就先来了个“下马威”,这就是今年的两岸小剧场艺术节台湾送来的第一个戏《黄翊与库卡》在内地的首次公演。
陈明昊:戏剧是我生存的唯一方式

陈明昊:戏剧是我生存的唯一方式

“你们最终在戏剧《红色》里看到的那个形象是我,不是罗斯科,也不是剧作家,就是我。一贯以来我的创作都是这样的,有人说这太自我,太像陈明昊了,但这是真实的。”——陈明昊
田戈兵:有一件永远不可能出头的事情,就是做剧场

田戈兵:有一件永远不可能出头的事情,就是做剧场

做一件事情,所有人都会抱有期待。这是一种无意识的期待,每一个行业都觉得自己有出头的一天。有一个永远不可能出头的事情,就是剧场,你愿不愿意做?这很折磨人。
B面黄韵玲:国民戏剧女一号

B面黄韵玲:国民戏剧女一号

或许你是因为最近刷屏朋友圈的老歌《心动》才认识这位作曲人。她唱作俱佳,30多年来为自己和至少60多位歌手创作了大量经典歌曲;她发掘了陈珊妮、林晓培等歌手……她是华语流行乐坛教母、才女、音乐精灵,她是黄韵玲。然而最近,她让大陆文艺青年再次砰然“心动”不是因为音乐,而是因为她主演的吴念真舞台剧《台北上午零时》登陆北京上海,剧场里笑声与抽泣声此起彼伏,剧场外一票难求……
李立群:念念不忘 必有回响

李立群:念念不忘 必有回响

他,爬过喜马拉雅山,研究过中国的古玉,曾在西餐厅做表演秀达2000余场,成功地让食客放下刀叉欣赏他的表演。他,尝试过七八个行业,做过十几个行当,现在钟情紫砂壶收藏,这次排《冬之旅》偏偏碰上精于国画的蓝天野……
顾雷:一出“悲闹剧”的味道

顾雷:一出“悲闹剧”的味道

这部被形容为“悲闹剧”的作品背后,是和别人不一样的、属于顾雷导演自己的“味道”。
罗巍《等待·戈多》:提什么都行,就是不要提时间

罗巍《等待·戈多》:提什么都行,就是不要提时间

“媒体场那天很多人都在玩手机,但奇怪的是,后面没有一场是这样的。可见这些有知识的人对《等待戈多》这个本儿有多深的偏见。我觉得一出好戏就是能让浅的人看得浅,深的人看得深,如果一场演出五百个观众里能有一个观众看到‘上帝死了之后,人也死了’,我觉得就是成功的。”
饶晓志:以“你好”的方式给你讲个故事

饶晓志:以“你好”的方式给你讲个故事

在剧场里,最大的魅力就是不断的沟通和交流,“如果能给交流画上线,基本上剧场里就全都是线”。而交流的开始,一定是一句“你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