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述现场
吉隆坡国际舞蹈节《来来舞厅》引发的思考

吉隆坡国际舞蹈节《来来舞厅》引发的思考

海蜇不仅仅是生物,同样也是独立舞者对于舞蹈与生活的状态——只需一片海。那就是自由。用独特的舞蹈思维方式以及独立舞者不一样的身体聆听彼此的文化,体会不同的身体,享受与分享舞蹈。
北京国际音乐节:刘索拉和朋友们

北京国际音乐节:刘索拉和朋友们

刘索拉在很多人的眼中就是一个传奇,很多人都觉得她的主业是作家,《蓝调在东方》大热的时候认为她是走西方流行音乐路线,但她似乎从来不走寻常路,研究中国传统音乐,探索属于自己的音乐路线,发展自己的乐队。
永远年轻的云门2:记云门2015巡演

永远年轻的云门2:记云门2015巡演

云门2是观测新生代编舞动向的风力站。
马世芳:让想当认真乐迷的听众知其所以然

马世芳:让想当认真乐迷的听众知其所以然

“就像我们觉得天文学很深奥,但是每个人都看到冥王星那么近的距离还是会觉得感动,我们要做的是把那个照片端到你跟前让你感动一下,然后给你讲背后的故事。”——马世芳
徐怀钰:我还是那个我

徐怀钰:我还是那个我

徐怀钰是一批人少女情怀的代言人,情怀可以不分性别,可以没有年龄限制,但是人,尤其是艺人,年龄总有着严格限制,绝大部分的艺人都在自己的年龄段各司其职着,而少女是个太有时限的概念。
这个世界太荒唐,让我扇你个耳光

这个世界太荒唐,让我扇你个耳光

他们是来自爆菊山的耳光乐队,他们的歌荒唐又扯淡,却是我们逐渐麻木、对这个社会见怪不怪时一记响亮的耳光。我愿意挨这记耳光。
属于“明天”的无限反叛 - 第二届深圳明天音乐节

属于“明天”的无限反叛 – 第二届深圳明天音乐节

过去一两年蓬勃热闹的音乐节市场,渐渐因其连锁式的操作方式令人感觉乏味。一个挖掘传统、挑战未知、趣味丰富的音乐节,因此更显得令人欣慰,更不提这个音乐节有行业大咖的讲座和珍贵的音乐纪录片、无懈可击的灯光和音效。或者,这也是在叛逆急于牟利疏于品质的音乐行业。
Placebo伯明翰站现场手记

Placebo伯明翰站现场手记

Brian蓄了长发明显胖了也沧桑了。眼前的他几乎无法跟早年那个在伦敦Goldsmiths College读戏剧,涂黑色甲油化视觉系大浓妆自顾自展现中性嗓音的性感主唱联系起来。Stefan沉稳了太多,也已不再是9年前雷丁音乐节上拿着把Epiphone吉他说砸就砸的朋克青年。
缺的,请继续等待 - 2015年西安草莓音乐节·西安舞台现场记

缺的,请继续等待 – 2015年西安草莓音乐节·西安舞台现场记

方言唱法在现在独立音乐越来越丰富的现在,不算新鲜。来自全国各地的音乐人,都有本领用自己的方言唱着家乡的小吃、马路和寡妇。一句用西安话唱出的“我爱这三秦大地”,回响在大明宫遗址公园的上空,就足以让本地和外地的乐迷一起热血沸腾。
“不朽的梵高”感映艺术大展•上海站

“不朽的梵高”感映艺术大展•上海站

虽然整个展览没有一幅梵高的真迹,但你仍会被深深的打动。38分钟,他漫长的37年。名利皆空,情爱丧失,贫困交加。在生命最后的两年,暴戾而孤僻,受尽冷落与诋毁。然而他爱他的画作甚于自己的生命。
一场风雨交加的旅程 - 七英里The Seven Mile Journey中国巡演北京站

一场风雨交加的旅程 – 七英里The Seven Mile Journey中国巡演北京站

现有的媒体报道里,几乎很难见到这四个神秘无比的北欧男人的真面目,他们的形象在我们眼中或许只是四张专辑封面都出现了的那个剪影。而在现场我们所看到的他们依然如是,穿着毫不起眼的深色衬衫,留着欧洲男人标志性的络腮胡子,身形高大。
日本指弹大师岸部真明上海音乐会

日本指弹大师岸部真明上海音乐会

走出Mao,一个少年坐在阶梯上,抱着把吉他,边弹边唱起来,周围站着一群人。在吉他这条路上,我们都是前行的朝圣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