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 · 人
陶立夏:独自旅行的坚守与自由丨文周专访

陶立夏:独自旅行的坚守与自由丨文周专访

“时间刻画着山川的形状,爱过的人刻画我们。即便沧桑也不要说悔恨。”陶立夏这样说着,风景与人心被她形容得那么贴切。
和《萌芽》一起成长的,不只是80后作家,还有我们

和《萌芽》一起成长的,不只是80后作家,还有我们

从新概念大赛走出来的80后作家,你还记得谁。
没有他们,看你怎么读世界名著!

没有他们,看你怎么读世界名著!

说起文学翻译,你第一个想到的是谁?
余秀华:“怎样的一次意外你才能抵达我”

余秀华:“怎样的一次意外你才能抵达我”

余秀华不止一次说:“我只是一个粗俗的农妇”,有人称她为“脑瘫诗人”,有人同情她不幸的婚姻,有人指责她的诗拿不上台面。但你也许并不知道,她从出生那一刻起,就拥有着怎样庞大的炙热生命力。
梁小斌:怀揣垃圾行走的人

梁小斌:怀揣垃圾行走的人

转眼又是春秋轮转,距癸巳年末忽闻梁小斌发病入院双眼暂时性失明的新闻已经过去了许久。暑天某日午后,在许老师的书店见到了梁小斌。
苏珊桑塔格的情与欲

苏珊桑塔格的情与欲

哎!这种个性放荡且嗜书如命的女人太要命了。
绿妖:时光善待你我,也终有所交代

绿妖:时光善待你我,也终有所交代

绿妖将自己的写作比喻为“一次长途跋涉”,不跟任何人比,只是走下去。“但是,勇气、韧力我不缺。这就是适合我的命运。我认真、笨拙,有点轴,我只能笨拙地用力地写我的文章。”
飞行官小北:不畏时光,不负相爱

飞行官小北:不畏时光,不负相爱

两次高考、大学肄业、杂志编辑、豆瓣走红、微博大热、写作出书、担任编剧…….如果说年少的经历像《别闹,少年》一样,带着一点少年气质的叛逆和对青春的思考,那么开始工作以后,小北的经历更像是新书《那时,我们还不怕相爱》所表达的那样,充满了对成长岁月跌跌撞撞的缅怀。
简媜:生老病死,如我如你

简媜:生老病死,如我如你

诚如简媜所说:“其实每一本书中都内含了残酷面的描写,幻灭与消逝,是我作品的重要成分。但我不耽溺在悲伤幽怀之中,生命总有微光黎明的时刻,照见种种美好,那是最吸引我的,我相信也是读者从我的作品中感受到最强烈的部分”。
书人冯唐:用文字打败时间

书人冯唐:用文字打败时间

除却工作之外,冯唐是个文人,一个虔诚写字的人。艺术家自有摩西。而文人的摩西,一定是文字。文章千古事,得失寸心知。记录广大之极,足以占有一个人,占有一生。
133期 书人 青山七惠

133期 书人 青山七惠

青山七惠的能量,不动声色,不自我感动,不自我怜悯。她以客观的淡淡的笔触来真实描绘了后青春这一时期,有种氤氲的情愫,可是不轻飘,不飘渺,而是实实在在,但又并不沉重,乖戾有时,迷茫有时,不安有时,克制有时。
叶兆言:书是作家给大众的第一面相

叶兆言:书是作家给大众的第一面相

我感觉到围绕自己的人和事有那么多,那么多。他们藏在一篇篇的小说和散文背后,这些零零碎碎的记忆被叶兆言先生扯了个遍,直到我无法忍受,痛哭流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