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 · 评
70年代要是有微博,齐柏林飞艇绝对是意见领袖

70年代要是有微博,齐柏林飞艇绝对是意见领袖

作为一支最伟大的乐队,齐柏林飞艇乐队从1968年成立至今,开创过无数的历史第一,获得过巨大的成功,齐柏林飞艇乐队创造了60年代布鲁斯摇滚乐的历史,开创出重金属音乐的先河,并不断在更深的音乐领域探索。
那些逼疯出版社和读者的书

那些逼疯出版社和读者的书

夏天是适合读书的季节,窝在空调屋里捧一本书抿一口茶,无疑是最享受的事情,但总有一些书,让人乍一打开统统变问号脸,“WHAT?”抱歉我不能立马get到你的点,人有怪癖,何况经人之手做出来的书,比如下面这些妥妥的一顾懵逼再顾倾城。
有一条街,它比整个世界还大

有一条街,它比整个世界还大

“如果你们恰好路过查令十字街84号,请代我献上一吻,我亏欠它良多……”——海莲·汉芙《查令十字街84号》
谁杀了诗人春风的飞鸟

谁杀了诗人春风的飞鸟

作品好坏究竟如何最终靠的是时间的检验,世人的挑选。好书,即使隔了上千年,有刀山或是火海,人们依然向往追寻。下乘之作,不等下架召回,就会迎来被遗忘的一天。
我无法接受《X》的原因 - 评《嫌疑人X的献身》

我无法接受《X》的原因 – 评《嫌疑人X的献身》

作为本格推理,分析严密自然是必不可少的条件之一。而《X》虽被直木奖盛赞为“写到了极致的骗局”,却成了我这样一个业余推理小说迷为数不多能找出bug的几本书,不得不说我确实感到了失望。
典型性青春症候群:《青春咖啡馆》 帕特里克

典型性青春症候群:《青春咖啡馆》 帕特里克

为何要读这本书,也许仅仅因为我们都曾在那里,被困于青春症候,在没有出口的日子,我们离露姬,只差窗口前的纵身一跃。可我们终究穿过了长夜,来到这里。
写给年轻的你、你、你 -《树,不在了》

写给年轻的你、你、你 -《树,不在了》

“最贫穷的事,莫过于怠慢错过了幸福”。世界是打开的,困难对于所有的年轻人都一样,别萎缩于自己的角落,走出去,走过山走过海,走出一片天地。
像诺拉这样的闺蜜——《我的脖子让我很不爽》

像诺拉这样的闺蜜——《我的脖子让我很不爽》

“未来很长,没人会像诺拉这么贴心地告诉你那些你不知道的事。”
吞噬爱情的衔尾蛇:吉莉安·弗琳 《消失的爱人》

吞噬爱情的衔尾蛇:吉莉安·弗琳 《消失的爱人》

“当你终于向自己的知己爱人袒露出真实的自我时,对方却并不喜欢你的真面目,你能想象那种处境吗?说来说去,由爱生恨便是从那时候露出了端倪,对此我曾经想了又想,我认定那就是一切的开端。
像河流般隐秘成长:黎戈《各自爱》

像河流般隐秘成长:黎戈《各自爱》

松浦弥太郎也说过“孤独,是生而为人的条件”。或许,等你适应了孤独,懂得如何自处孤独,就是沉淀自己的第一步。
写作,为了一种创世的权威 -《开端:意图与方法》

写作,为了一种创世的权威 -《开端:意图与方法》

萨义德说,意味着行为人有一种意图,而意图,虽然有时候与之后使用的方法有分歧,但“永远不会偏离与方法的一致”。
129期书评《我们夜里在美术馆谈恋爱》

129期书评《我们夜里在美术馆谈恋爱》

文珍笔下的每一个人的每一次出逃都有一种悲壮的色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