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氧空间
陶立夏:独自旅行的坚守与自由丨文周专访

陶立夏:独自旅行的坚守与自由丨文周专访

“时间刻画着山川的形状,爱过的人刻画我们。即便沧桑也不要说悔恨。”陶立夏这样说着,风景与人心被她形容得那么贴切。
70年代要是有微博,齐柏林飞艇绝对是意见领袖

70年代要是有微博,齐柏林飞艇绝对是意见领袖

作为一支最伟大的乐队,齐柏林飞艇乐队从1968年成立至今,开创过无数的历史第一,获得过巨大的成功,齐柏林飞艇乐队创造了60年代布鲁斯摇滚乐的历史,开创出重金属音乐的先河,并不断在更深的音乐领域探索。
和《萌芽》一起成长的,不只是80后作家,还有我们

和《萌芽》一起成长的,不只是80后作家,还有我们

从新概念大赛走出来的80后作家,你还记得谁。
那些逼疯出版社和读者的书

那些逼疯出版社和读者的书

夏天是适合读书的季节,窝在空调屋里捧一本书抿一口茶,无疑是最享受的事情,但总有一些书,让人乍一打开统统变问号脸,“WHAT?”抱歉我不能立马get到你的点,人有怪癖,何况经人之手做出来的书,比如下面这些妥妥的一顾懵逼再顾倾城。
没有他们,看你怎么读世界名著!

没有他们,看你怎么读世界名著!

说起文学翻译,你第一个想到的是谁?
余秀华:“怎样的一次意外你才能抵达我”

余秀华:“怎样的一次意外你才能抵达我”

余秀华不止一次说:“我只是一个粗俗的农妇”,有人称她为“脑瘫诗人”,有人同情她不幸的婚姻,有人指责她的诗拿不上台面。但你也许并不知道,她从出生那一刻起,就拥有着怎样庞大的炙热生命力。
有一条街,它比整个世界还大

有一条街,它比整个世界还大

“如果你们恰好路过查令十字街84号,请代我献上一吻,我亏欠它良多……”——海莲·汉芙《查令十字街84号》
谁杀了诗人春风的飞鸟

谁杀了诗人春风的飞鸟

作品好坏究竟如何最终靠的是时间的检验,世人的挑选。好书,即使隔了上千年,有刀山或是火海,人们依然向往追寻。下乘之作,不等下架召回,就会迎来被遗忘的一天。
梁小斌:怀揣垃圾行走的人

梁小斌:怀揣垃圾行走的人

转眼又是春秋轮转,距癸巳年末忽闻梁小斌发病入院双眼暂时性失明的新闻已经过去了许久。暑天某日午后,在许老师的书店见到了梁小斌。
苏珊桑塔格的情与欲

苏珊桑塔格的情与欲

哎!这种个性放荡且嗜书如命的女人太要命了。
绿妖:时光善待你我,也终有所交代

绿妖:时光善待你我,也终有所交代

绿妖将自己的写作比喻为“一次长途跋涉”,不跟任何人比,只是走下去。“但是,勇气、韧力我不缺。这就是适合我的命运。我认真、笨拙,有点轴,我只能笨拙地用力地写我的文章。”
我无法接受《X》的原因 - 评《嫌疑人X的献身》

我无法接受《X》的原因 – 评《嫌疑人X的献身》

作为本格推理,分析严密自然是必不可少的条件之一。而《X》虽被直木奖盛赞为“写到了极致的骗局”,却成了我这样一个业余推理小说迷为数不多能找出bug的几本书,不得不说我确实感到了失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