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影 · 人物
哪有空去死?

哪有空去死?

102 岁的笹本恒子是日本第一位女性摄影记者,她总会说,“只要好奇心还在,心情还在,无论多少岁总是能有新的开始。难得活着,我总觉得有想要见的人,哪里都想去,哪有工夫去死呀!”
罗杰·拜伦 | Roger Ballen

罗杰·拜伦 | Roger Ballen

“如果我可以对我的画面说些什么,那它可能不是一张好照片,影像应该凌驾于语言之上。如果你看了这些照片感到压抑,那说明这正是你所需的药片。”
学生眼中的哈苏摄影大师TAY KAY CHIN

学生眼中的哈苏摄影大师TAY KAY CHIN

他是亚洲最具影响力的摄影师之一, 他是新加坡的国宝级新闻摄影师, 他年过50,称自己是UNCLE,但是“脸书上”依旧每天都在更新摄影作品。 他从不用Photoshop,他也不迷信高端的摄影设备。 他一年四季,除了课堂上,便是在去拍摄的路上。
在东京,做一名孤独的GAY

在东京,做一名孤独的GAY

264张照片全都是一些再平常不过的日常生活,视角极为私人化。拍摄这个系列作品的原因,“是为了将最真实的男同性恋的印象传达给人们。”
皂白:梦游症

皂白:梦游症

“照片是洞,而洞的彼端实际会撞见什么,我也不得而知。在表达方式上,相比单纯地定格画面,我可能更希望表现情节化的内容,或许是凭空臆造,但又有迹可循。严肃认真深刻探讨都放在一边,不妨先就地打三个滚,世界也就跟着你的门牙随意转动了。”
韩冲:不只是战争

韩冲:不只是战争

身为新华社记者的他,常年奔走在世界各地,韩冲用自己的镜头直面了许多战争与冲突,也记录下不同国度的风土人情。在一张张震撼的战地和精彩的人文作品背后,我们可以阅读到摄影师内在的真诚,执着以及在摄影和人生方面的思考与沉淀。
四维雨相:“北京拾梦”一梦十年 - 杨毅东个人摄影展

四维雨相:“北京拾梦”一梦十年 – 杨毅东个人摄影展

碰到任何我想拍的画面的时候我都会按下快门,不只是跟摇滚乐有关,城市里的日出日落,天上繁星,我还特别喜欢在重度雾霾天拍照,尤其天蒙蒙亮的时候,能见度50米什么的,我出去买个早点,顺便搞搞“闯作”。——杨毅东
肉腾腾:无以言表 惟有图表

肉腾腾:无以言表 惟有图表

“我和拍摄者之间,素昧平生,不问过去,也不管将来,拍的只是现在,现在的一瞬。它们平凡,细碎,像一个切片,一个断章,只取其一瞬,平铺直叙。一个镜头,一句话,我知道的就这么多。但我相信它们必定包含了这个照片主角生活的DNA,其中包含所有的线索,能揭示人生的悲欢离合。”——肉腾腾
六指卫星:关于中画幅人像的二三事

六指卫星:关于中画幅人像的二三事

六指卫星的照片一直有着非常出众的质感,无论是对光线、色彩的把控,还是对模特情绪的调度都很让观众喜欢。在六指卫星简单直接的文字背后,大家更能看到一个真诚,爽朗,努力而又执着,让人心生敬意的人。
严明:浪漫就请你哭出来

严明:浪漫就请你哭出来

这位用影像书写诗句的中年男子,终于放下镜头提起了笔头,把诗句一笔笔再次描摹了出来。作为一个摄影师,我们惊异于他的若干次惊人而又沉默的出场方式,既然浪漫,何不大声哭出来。
强尼走路中:玩具相机的仪式感

强尼走路中:玩具相机的仪式感

整个世界都在追求LOMO,可LOMO精神怎么好像已经渐渐地离我们远去了?
北京骚年Youth Beijing

北京骚年Youth Beijing

刘洋的个人摄影展《骚年》在北锣鼓巷的睦野空间画廊成功举办;杨炸炸积攒了四年的《爱在北京》项目也正式印刷成集顺利出版,这对于他们个人亦或是那些追逐摄影这门艺术的北漂青年都无疑是一个里程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