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界人物专访
看不见的城市:找回当代西安

看不见的城市:找回当代西安

如果因为一个人爱一座城市,但人会迁移;如果因为熟悉的街道爱一座城市,现在城市改造又这么大;如果因为一个味道爱一座城市,我想各位也不仅只爱家乡这一口扯面或泡馍。爱一座城市你到底爱什么,真的对它有更多的了解吗?
严歌苓:一个小说家的自我修养

严歌苓:一个小说家的自我修养

“灵感是一个非常空,非常俗套的借口,灵感降临于有准备之人,你铺开了纸,说不定哪天灵感降临你就写出神来之笔,如果你整天就在那儿混,瞎扯,那个灵感就错过了。”——严歌苓
夏晏:把每一个故事的结尾写成最好的开始

夏晏:把每一个故事的结尾写成最好的开始

15岁去澳洲上学,17岁去柬埔寨当老师,18岁开始上班,20岁写专栏,21岁出书……93年出生的夏晏已经做了许多人三四十岁还没有做的事情,这些精彩的简历太容易给人造成先入为主的印象,而与夏晏聊天的过程,就是一个不断撕标签的过程。
梦游东方陌路,神回诗意昭君

梦游东方陌路,神回诗意昭君

《昭君出塞》虽是一部东方古典文化戏剧,但从叶锦添手中诞生的服装里,总是透着一股神秘感,一种介于人与神魔之间的未知魅力。
陈惜惜:做的时候,我永远都想不到结果

陈惜惜:做的时候,我永远都想不到结果

我觉得我拍这些照片最大的特色说出来可能会有点搞笑,就是天天拍。
我喜欢你是寂静的-旅日设计师 民谣歌手程璧

我喜欢你是寂静的-旅日设计师 民谣歌手程璧

她是程璧,一个用古典吉他弹唱诗歌谱成的民谣的年轻姑娘。
沈黎晖:最坏的时代已经过去,最好的时代还没到来

沈黎晖:最坏的时代已经过去,最好的时代还没到来

镜头聚焦2014年10月4日的纽约中央公园,有姑娘穿着大红大绿的花布衣服,有众人合唱《杀死那个石家庄人》……这,是纽约?是的,你没看错,这就是摩登天空音乐节的现场,沈黎晖带领诸多艺人开启的海外音乐节首秀。
理工文艺混搭男69的跨界人生

理工文艺混搭男69的跨界人生

一路走来,自称幸运的69,与他那些热爱文学、音乐、诗歌的小伙伴一起,把那些在一千多公里之外的厦门难以实现的“鸿鹄之志”搬到北京,来了个“大鹏展翅”。同时,与时俱进的他也说:“机会还是留给有准备的人的。”
刘家琨:建筑设计和文学,是一辈子都做不完的苦活

刘家琨:建筑设计和文学,是一辈子都做不完的苦活

“建筑设计不只是我在现实生活中谋求利禄的工具,和文学爱好一样,它也是我漫游精神高峰和心灵深处的导游。”——刘家琨
编剧陈舒:写《绣春刀》,就是让自己成为男人的过程

编剧陈舒:写《绣春刀》,就是让自己成为男人的过程

“这是一部十分男性荷尔蒙的电影,主创中也是男性占了大多数,对于我来说最大的难题可能就是如何在这样一部血气方刚的男性电影中找到一种女性化的书写,我用的方式比较粗暴,就是转换视角,让自己也持有男性视点。”
叛逆的花朵 - 中国现代舞三十年

叛逆的花朵 – 中国现代舞三十年

交谈间,你似乎能感受到“购物天堂”标签外的七十年代的香港,年轻的艺术先锋满怀斗志和踌躇,见证着一个个小舞团的诞生和毁灭,前卫艺术风起云涌,而七十年代的内地文化正在死水无澜中走向没落。
陈小北:一个搞文艺工作的段子手

陈小北:一个搞文艺工作的段子手

“三十岁以前有趣,三十岁以后有谱儿,我一直觉得有趣几乎是一个人最大的优点,仅次于长得好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