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致敬高仓健 -《铁道员》

致敬高仓健 -《铁道员》

“当你活过了父母和妻子的三次死亡,你就能成为一个摄影师。”荒木经惟说,“然后,当你挚爱的女儿也死去了,你就能成为一个诗人。”耳顺之年的乙松落得茫茫大地真干净,也只有遍历沧桑的高仓健能与之灵犀相通。
有影子的地方就有光 :《逆光飞翔》

有影子的地方就有光 :《逆光飞翔》

太过相似的人,总有机会遇见,不仅出现在生活里,也同样出现在这部电影里。
罗启锐 张婉婷

罗启锐 张婉婷

他们是香港电影界有名的黄金搭档,是大学同学,是多年默契的搭档,也是生活中的伴侣。 罗启锐、张婉婷二人合作的电影,大部分与奖有缘,有人称他们为“影坛神雕侠侣”。
冷静的感伤 - 谈《灵界限》与柏林学派和德国文化的渊源

冷静的感伤 – 谈《灵界限》与柏林学派和德国文化的渊源

“生活在银幕上诗意地流动”。镜头里,暮霭、天光、树影,交织的变幻,流离在车窗玻璃上,映衬着女主角平静的面容。
透析爱情 -《洛丽塔》

透析爱情 -《洛丽塔》

这部长期被禁的小说被《名利场》评论为:“可能是这个世纪最令人信服的爱情故事。”也许这是人之本性,也许这是人之原罪,也许这是人之宿命,但这也许就是爱情。
为台北唱一曲山羊之歌-共饮《河流》

为台北唱一曲山羊之歌-共饮《河流》

《河流》就像是这个城市的一个隐喻,现实没有清流,没有活水,台湾岛一年四季的阴雨和城市地表之下的腐水,它们构成了社会的体液,它的流淌只能制造痛苦、隔离、怪病、抑郁和孤独。
香港主旋律警匪片的新样板 -《寒战》

香港主旋律警匪片的新样板 -《寒战》

“香港是亚洲最安全的城市”,这是《寒战》海报上的一句话。影片通过这样一次虚构的劫车案件,展现了香港警务系统如何启动一次危机预警机制。
见自己,见天地,见众生 - 《一代宗师》

见自己,见天地,见众生 – 《一代宗师》

在王家卫的影像世界中,总会有那么一点跳脱、一丝奢靡、一份诗意,拒日常生活经验于千里之外,在《一代宗师》中,那是宫二复仇的东北火车站,是叶问大展拳脚的那个雨夜,是宫二为父送殡时的漫天飞雪,是二人不断交错时一个脉脉的眼神……唯美诗化的镜头让时间驻足。
低俗是真的,笑是假的 -《低俗喜剧》

低俗是真的,笑是假的 -《低俗喜剧》

边抽烟边谈恋爱的《春娇和志明》、青春少女与父亲故事的《伊莎贝拉》,或是更早之前《买凶拍人》和《大丈夫》,个个都有经典的神色,利落的剧情,流畅而富有亮点的台词,全都叫人难忘。无论是超越历史、超越类型,或是超越自我,全都属世界一等一困难的事。有谁能张张打出叫人哑口无言的王牌?
谁在笼里 -《笼民》

谁在笼里 -《笼民》

《笼民》中设置了两个看似疯癫痴傻的角色,一个是醉生梦死的道长(刘洵饰),另一个则是脑障人士太子森。道长喜欢抛书包,讲些看似不属于这个低收入阶层的哲理,但是从没有人把这些话当一回事,除了太子森。道长说,不要吓他的酒,这样酒会不好喝,然而太子森试了试说,我觉得这样好喝点。
重要的不是故事讲述的年代,而是讲述故事的年代 -《王的盛宴》

重要的不是故事讲述的年代,而是讲述故事的年代 -《王的盛宴》

项羽与刘邦如何从陌生人变成好兄弟,如何又从好兄弟变成了对手,而刘邦、韩信、张良、萧何这一权利集团内部经历了如何的转化,虽然已经暗含“狡兔死,走狗烹,飞鸟尽,良弓藏”的历史经验,但却没有渗透进人物关系之中,观众自然不知道该对谁进行情感投射。
输了自己,赢了世界,又如何?-《蝙蝠侠:黑暗骑士崛起》

输了自己,赢了世界,又如何?-《蝙蝠侠:黑暗骑士崛起》

他忠实的管家阿尔弗莱德在福罗伦萨的咖啡馆里,抬头看见了蝙蝠侠和猫女在他的对面喝咖啡。这个结局对应了管家之前跟他说过的,在他失踪的那些年,管家每次都希望出现这样的情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