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陈朗
976183a
采访阿肆时,现场听了她的五首歌,有之前的《我在人民广场吃炸鸡》,也有最新的专辑《我愚蠢的理想主义》里的歌。

虽然天气不是很好,天阴阴的,可阿肆说这里桂花很香,微风轻轻吹拂,适合享受音乐享受生活。现场有十来岁的少女吃着炸鸡听着音乐,阿肆深情地看着她们唱歌,那一刻,我看见阿肆脸上的红晕,她真是不一样的歌手。

也许越是简单的东西就越容易打动人,曾听有女孩说,“过去我总担心会因为吃垃圾食品变胖而被你嫌弃;但这一刻,我突然觉得长久以来都很对不起自己,从不知道炸鸡居然可以好吃到热泪盈眶、不能自已。”

阿肆的歌正是对于爱情公平的一种倡导,人一生最不能对不起的就是自己,不管你怎么样摧残自己,自己还是会让你看到美丽东西、听到动听的声音、尝到美味的食物。

“我没有谈过恋爱,也没有特别的原因。”阿肆用这样的话开始了我对她的采访,这或许正是一个太热爱生活的阿肆,作为音乐人的她,更重要的是一位生活家。

b6854c5

人生每个阶段都有特别美丽的地方

文周:现在有在谈恋爱吗?
阿肆:没有。我以前比较宅,不想接触人,如果话题特别相投的话,我会和他发展成好朋友之类的,所以就比较少有这样的机会吧。而且可能年纪越大,难有心动的时候。

文周:很多人都是因为几年前那首《炸鸡》知道的你,你觉得现在的阿肆和以前的那个阿肆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
阿肆:就是每个人成长路上的那些困惑啊,开心的不开心的啊,我都有经历,所以我才觉得我的创作能够引发很多人共鸣。第一张专辑大家觉得很少女,很校园,第二张专辑会有很多生活的部分,就是走向工作后会怎么样,遇到的一些人生困惑,包括说马上奔三了怎么样,这些问题会在下一张唱片上都有。

文周:这是一种比较有意识的在突破以前的自己还是一种自然而然的变化?
阿肆:每个阶段都不一样,就像我现在这个阶段,再让我去写《有女朋友别忘了请我吃饭》,我就写不出来那样的。我觉得每个阶段都有特别美丽的地方,就像有一些人说女生年龄大了就不好啦,我觉得三十岁有知性美,四十岁有妈妈美,二十岁有那种莽撞青涩、很干净的那种美,十五六岁有那种傻傻的美,每一种美都是必要的。

我很庆幸我有音乐这个语言,可以去分享给更多的跟我经历着一样事情的女生、男生,让大家听到这首歌的时候,想到那些可爱的回忆,或者因为这首歌陪大家度过了艰难的时刻,这些都是非常珍贵的。

bb10e39

我就是希望我的音乐,有一点怪怪的

文周:你的歌里面有一些很奇特的唱法,泰式酸辣味粤语?为什么想那样子唱?
阿肆:因为以前有很重的港片情节,所以我之前发的单曲《若你爱上油麻地》都是和香港有关的,你说我未来会不会再继续写香港的歌,我已经过了那个时期了,可能我自己听那首也会想起以前看港剧的一些回忆。

文周:在华语歌手里,你的声音是属于比较不太一样的,你对你自己的风格有一个怎样的定位?
阿肆:没有说特别一定要和别人不一样。我最早写歌、唱歌,是因为我不喜欢去KTV,没有歌适合我,我就说,那我自己写歌吧来PK我的声音吧,用我的声音去传达我想表达的东西,这样不是很自由吗?

我们喜欢独特的东西,因为我们每个人都是很独特的灵魂,所以当我看到一个很独特的人的脸,包括模特,出现在杂志平面上的时候,我就觉得,因为他们好特别,他们美,你说他们是传统真正意义上的美吗?好像不是吧,但是他们就是让你离不开双眼。我就是希望我的音乐,有一点怪怪的,然后越听就越蜜汁的,也不叫蜜汁自信吧,叫蜜汁好听。就是那种,觉得声音很怪,但越听越无法自拔,有一种很奇怪的魅力在吸引你,我觉得这就是特别可爱的地方,特别好玩。有些人既觉得我的声音很别扭,可是听了之后忍不住还要反复听,这种虐,痛并快乐着的感觉,这就是生活嘛!

我一直都不唱别人写的东西,我只唱自己写的词和曲,他们承载着我的灵魂,承载着我细胞当中的一部分,然后通过一种很神奇的网络媒体,到了一个不知道天涯哪里的角落,然后被听到了,然后,就是我们说的命运一样,可能你一不小心把醋放成酱油,就是那一个时刻,那一个巧合,配合不同的心情,那一切都是命运的安排。我就是一个小蜜蜂,我就像摘蜜一样,把我自己对生活的灵感变成蜜,然后可能有一天,你吃一勺蜂蜜的时候,这个味道好特别哦,就是很生活自然健康的感觉……

69f5761

文周:是什么塑造成这样子的一个你,你之前是喜欢什么样的歌手,喜欢什么样的音乐?
阿肆:大家都以为我听得都很怪,因为大家都会把我标签成小众歌手啊,非主流歌手啊,网络歌手啊,这一切我都不会特别的排斥,你怎么去标签我,是你愿意认识这个世界的一种方式,然后,至于我在不在乎这个观点,你不用去CARE,我也不CARE,我只在意我在意的人是不是喜欢我的音乐,是不是给他们都带来力量。

我从小就是听广播,边听广播边做作业,所以我听的歌就是大家听着长大的歌、排行榜的歌、港台的最鼎盛的时期的、华语的流行乐,并非像大家想的那样,很高冷,非常非常小部分人才听得东西。

我大学的时候,对我影响最大的是小队长,后来也有幸和他成为了朋友,所以我觉得我是非常幸运的,包括就在不久前和林宥嘉合作,很巧,其实我不算是他的迷妹,但是你也知道我一直听排行榜啊,然后好朋友的彩铃,铃声都是林宥嘉的。

以前有一次,好朋友过生日想看林宥嘉的演唱会,我们临时去的,学生总是没有钱,怎么办呢?然后我们就寄望在黄牛的身上,说开场之后会比较便宜,真的没有,半场的时候黄牛还是不肯放价,过了一会,黄牛都走了,我就和我好朋友在场外听完了全程林宥嘉的演唱会,当时心里就好酸哦,我最好朋友的生日,我都买不起,也不是,不想花两个月的零花钱去做这个事情,觉得自己没有浪漫到那个程度,很遗憾.

两个人唏嘘走回家有点失落,但是彼此安慰说,没什么的,我们在场外听完了啊,声音挺好,印象还不错。坐着也挺好的,还不用和人家挤那个厕所。然后事后回想起来,我竟然非常神奇的和林宥嘉合作了。

对我来说,好听的音乐,三大要素:很好听的旋律、很吸引我的一个气质、还有歌词的精神。就是一定是要让我觉得感动,让我觉得喜悦,让我悲伤,能够触发我内心柔软的地方的歌。所以有时候我们会说,有一些异国语言,不懂得印度语啊,就是有一些听不懂,英文不太好,听不懂,但是就是莫名的眼眶湿润,这就是音乐的力量。所以,对,我还是很传统的,好听的旋律,好的歌词,好的精神,所以我也去写这样的歌。

ba61c5a

我要一步一步往上爬

文周:随着你被关注度和曝光度的越来越多,你现在的生活和以前相比有什么不一样吗?
阿肆:其实我已经过了那个适应的阶段了,我有段时间特别的不知所措,因为我一边在工作,一边在做艺人,相当于,我在单位里是小王,“小王你过来给我打个报告表,小王我要请个假,你给我开个假条,小王我们来做下体检表吧……”,回到家里以后,就继续创作,看粉丝的留言,周六周天,摇身一变,就上台唱歌了。

因为我写歌、唱歌在单位里都是保密的,所以大家都不知道,我记得有一天,《炸鸡》被选秀唱了嘛,一个娱乐新闻在播,我路过的时候还说,“哎,这个歌还蛮好玩的!”简单说,就是水都没有拿稳,水都快洒了,有点心虚,所以我不想让人家知道,最后辞职的时候,才跟领导坦白。领导说:啊,原来是你啊!就是那种你能不能给我签个名什么的,我女儿经常听你的歌什么的,特别逗特别好玩,类似这种。

那段时间现在回想起来,是段很美好的记忆,有一点想回到那个地方,但是现在想再潜藏到单位里有点难,这样COSPLAY真的好累。

现在我觉得音乐不能满足我了,所以之前我去学了画画,学做衣服,包括今年夏天也去美国进修过。我的一些同学是美国的高中生,他们都好ROCK,画好黑的眼线,穿破洞裤,突然就有点让我找回音乐的热情了。所以打算未来还是会去进修一下,提高一下自己音乐的素养。

说不定以后,大家都知道阿肆是一个制作人,就像蔡健雅一样,慢慢从一个不会写歌的歌手,到写歌,再到自己编曲,再到制作人。一步一步,每个人的不同阶段,都有他成长的方向,都有属于他的力量。

8945550

文周:说到其他的歌手,有没有特别喜欢哪个乐团?
阿肆:其实我特遗憾,我没有特别喜欢一个团,包括就在前几周,去看五月天,我觉得我还挺喜欢他们的歌的,旁边就是这个“啊”,全场尖叫,全场合唱,搞的我都害羞不好意思,我就蜜汁淡定地坐在那边轻轻跟着哼唱。

如果放眼国外的乐团,我觉得很成功的是和我同年的(89年)Taylor Swift。大家都会说,霉霉啊,就是她绯闻很多嘛,但是我觉得她在事业方面真的很成功,虽然我可能不会成为她那样,但至少我和她一样都比较高嘛,身高比较高……

希望我的歌,也可以撇开语言的障碍,被其他人听到。我之前听说新加坡有特别喜欢我的歌的人,在国外留学的一些学生,也有许多都很爱听我的歌,包括给我夏天上课的老师,他们很惊讶,因为我给他们听的是新专辑里唯一一首英文歌,他们不敢相信华人的小姑娘可以写这样的歌,觉得很有趣。这种反馈很棒,我想也可以在YT上面做一个MV,让全世界的人都可以听到……所以我会有一点小小的野心,我们都一步一步慢慢来,一点一点往上爬嘛。

c518002

文周:就像很多作家有自己有想要的读者,你有想要的那一类听众吗?
阿肆:接触下来,好像喜欢我歌的人都是颜值高、单身、又是学霸。我觉得肯定很高冷,或者就是很难去MEET另一半吧,这个我不敢说。总之我觉得他们都特别可爱,是三观正的人,我是一个很正能量的人,希望我的粉丝不要哀哀怨怨,“怎么没人找我谈恋爱?我这么美,我学习这么好,为什么?”

不是这样的,而是说,老娘就是这么优秀,有一天我会遇到那个对的人,就像我的歌《致姗姗来迟的你》,总有一天你会遇到他,不是说我为了终结单身而去勉强做一件事情,去凑合一下什么的,而是老子的“无为而之”,顺其自然,不能苛求的东西,像另外一半的出现,你不可能说去黑进一个网站里,要到人家的信息,发现这个人的爱好跟你一样,让这个人跟你成为朋友。不能苛求的地方,那就随缘吧。

VN:F [1.9.22_1171]
1 票
专访阿肆︱我没有谈过恋爱,也没有特别的原因, 4.0 out of 5 based on 1 ra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