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撰文丨亏亏
图片由鹿先森乐队提供
1

今天是鹿先森乐队成立一周年的日子。不过他们在上周末就提前庆祝了,这纯粹因为乐队成员今天都要上班。

一年前的这个时候,他们在键盘手冰冰家录制了第一段简版的《春风十里》,现在又把这首歌再次唱起。

2

当时他们还拍了那张大家最熟悉的照片,今年重新拍了一张,加入了鼓手PP,大只阿狸依然抢镜,这样随性的拍照风格倒是很符合这支乐队的气质。
建筑设计师、高级结构工程师、景观设计师、给排水设计师……他们务着跟音乐远隔山海的正业,却用一首《春风十里》撩遍了全国的文艺青年:刚发行就成为乐童单曲众筹金额最高项目,3个月后各平台的试听量就突破3000万;网易云音乐上四万多的留言,有各地“二环路的里边”的回忆;朋友圈里不时有人分享这首歌抒发着自己某一刻的心情,李宇春前几天还在她个人演唱会上翻唱……鹿先森已经实实在在地火了。

最近和鹿先森的主唱倍倍聊了聊,关于“金曲”,关于友情,关于音乐与生活。他们喜欢说自己是“一支说不清楚的乐队”,不过在我看来鹿先森的世界很清楚,它真诚、明亮,也带着春风的气息。

3

“《春风十里》送给一个人”

文周:你说“所有的酒,都不如你”,这首《春风十里》是为某个人而写吧。
倍倍:因为是情歌,当然要有情感,这首歌当时是写给一个姑娘。其实最早就是这么一件小事儿,也没有想过会怎么样。
后来歌发布了,越来越多人听到,越来越多的人被触动。我们回过头来想,曾经在无意间用非常饱满的热情在创作,听者也能感受到歌里的东西,这大概就是音乐的力量吧。

文周:对,大家都从里面找到了自己的故事和情绪。这首歌现在火了,你们有什么感觉?生活有什么变化吗?
倍倍:其实没有特别大的变化。我不觉得它是火了,只是被更多人听到了。我们心里就是……有一种小窃喜,你懂那种感觉吗?就每天看很多人在歌底下写自己的故事,我们是偷偷地去看一下评论,很高兴,这种感觉挺幸福的。

4

文周:这首歌第一次公开演出是在什么时候?
倍倍:真正意义上是一年前在民族大学,每年有个弹唱大赛我都是评委,正好有个嘉宾表演环节。但当时不是乐队编制演的,是我和主音吉他董斌和节奏吉他杨博士演出,这也是唯一一次不插电的演出。

文周:歌里唱“二环路的里边”“鼓楼的夜色中”,在这些地点发生过什么故事吗?
倍倍:对,起点我承认是我的个体记忆,但后来放大了这种情绪。其实音乐是相对私密的东西,它是为发生的事去写,而不是一个结果。

文周:所以还是会以自身为出发点。
倍倍:是的,我们的歌目前市场接受度还挺高,很幸运。我们也认可商业和市场逻辑,但是不会为了迎合它们去做什么,就像不会为了在现场能跳起来,就把律动加大。

文周:总有人说你们后面出的两首歌,不如《春风十里》耐听,说你们起点太高了,对此你们怎么看?
倍倍:嗯,我们也承认,短期内想做出一首超越《春风十里》的歌是不容易的。音乐还不像其他工作,不像做个产品,它很多时候是从特定的情绪和灵感里出来的。
现实角度来讲,《春风十里》确实让更多人知道了我们,它成为鹿先森的一张很好的名片,但我们不想做“一首歌乐队”,一首歌吹一辈子,被说起点高难以避免,我们虚心接受建议。但我们不想把以后的创作目标定为“超越《春风十里》”“起点太高我们要迎头跟上”,因为每首歌对我来说都是一个特定的故事,一个特别的孩子。歌好不好听,交给听者去判断,我们只会真诚地做音乐。心态要摆正嘛!

5

“两种生活来回切换,是最美妙的”

文周:要说你们乐队最神奇的地方,就是各位的身份了。我看你们成员有博士,有硕士,现在都在从事建筑设计师这些工作,是怎么聚到一起开始玩儿音乐了?
倍倍:哈哈,一切的前提是我们在组乐队之前就是朋友,之前是各自都有些玩儿乐器的爱好。
主音吉他董斌,现在在中国建筑设计研究院工作,之前在重庆上研究生,爱好重金属,后来是古典吉他演奏起家。反正说他是北京琴弹得最好的建筑设计师应该没问题。他其实是个特别执着的人,不管工作到再晚,也会每天坚持练琴到两三点,这真的非常厉害。
节奏吉他杨博士,和董斌一个单位,是高级结构工程师。我觉得他也不是传统意义的学霸,就是特别会学习那种吧,当年是北航第一名去的英国读博士,然后也很会玩儿,滑雪很好,弹木琴也很好。我们认识之后,他琴弹得更好了,我们也跟他那儿学了更多建筑结构的知识!(笑)
键盘手冰冰是我学妹,现在是风景园林设计师。我们上学就在一起玩儿音乐了,现在北林的绿方程音乐社,就是我们那时候成立的。
贝斯手李斯,也是林业大学的校友。他就是真的神奇了,他之前和我一样在南无乐队,当时当了几年贝斯手,后来又考研,然后还考上了,现在是中科院的给排水设计师,然后继续谈贝斯……
鼓手PP是朋友介绍的,当时我们只有4首歌就敢开专场,在江湖酒吧演出之前,我们觉得必须把乐队的全部阵容确定了。因为我之前在南无当鼓手,对鼓的要求肯定更高,之前来过几个我都觉得有点不满意,直到遇见PP,我当时就觉得,这事儿可以定了。

文周:6个人在乐队里都扮演着什么角色呢?
倍倍:要说角色鲜明的,一个是我,我是队长嘛,会比较主导,当然我也会做订饭这种琐碎的事情;贝斯手李斯就是乐队的气氛担当,挺有意思的;最让我们想不明白的是,杨博士竟然是我们中女粉丝最!多!的!(嗅到了一丝酸味)演出前他都先去和粉丝拍照……

文周:之前你也当过专业的鼓手,现在鹿先森可以说是认真地“玩儿票”,两种状态对你来说有什么不同?
倍倍:在乐队里每个人技术不一定要高超,但一定要够用。所有技术都是为服务于音乐本身的,只要能做到这一点就够了。如果有一两个大师,那这个乐队其实也很难成立。现在我们几个的能力正好是个很平衡的状态,可以一起提高,这样很好。

文周:作为还要上班的乐队,排练时间怎么协调?
倍倍:这个问题特别关键。因为白天要上班,排练只能是晚上,还要6个人协调时间,演出也不能接周中的。像他们几个建筑设计院的,本身工作也非常忙,通常是晚上排练三小时再回去加班,特别是赶项目的时候,演出回去还要通宵工作。真的挺感人的。

6

“感谢所有遇见”

文周:未来还是会保持一边工作一边做音乐的状态?
倍倍:是的,我觉得这两件事并不相斥。而且当你把一件事变成生活的全部,指着它吃饭,那压力一下子就上去了。上班和玩儿乐队可以互相制衡,不会让我们感觉膨胀,而音乐作为另一种生活,它单纯地提供快乐。

文周:现在新专辑进展如何?
倍倍:新专辑叫《所有的酒,都不如你》,这也是早就定好的名字,现在正在乐童众筹。目前录音已经完成90%,混音还需要一段时间,估计11月上市,年底会在北京上海办两个专场。这次有不一样的曲风,反正我们自己是挺期待的,哈哈!

文周:最后对你们的乐迷和文周的粉丝说两句吧。
倍倍:那我就说两句~既然我们是一支矫情的乐队呢,就说句矫情的。感谢和这么多人、这么多事相遇。以及,大家都来现场看我们吧!
7

VN:F [1.9.22_1171]
0 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