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忧伤贵族的嗓音”
——戴潍娜短篇小说集《仙草姑娘》新书发布会暨读者见面会在京隆重举行

《仙草姑娘》发布会海报

古怪小镇。居民无可逃避地知晓天年,白雨点决心挑战
诅咒,走出逻辑圈套;这一刻她们是美丽的女子
下一刻她们是风,是云。只道生命是变幻
一群先知,由于破解上帝之谜,成为人类社会容不下的
异数和渣滓;古老的亚特兰蒂斯
昏天黑地四天五夜,只因女祭司的一场心灵失职
性别笼子里的男女;看护青春的时间宪兵;中文系的
女文青。人世俗肠,岂容知此真味

《仙草姑娘》立体照片

名家推荐

自成一格,小说有童心和神性的因素,带有出其不意的想象力。故事很感人,相似童话与神话的交织,意识流盼中多见奇气。——孙郁(中国人民大学文学院院长)

内秀和外秀在戴潍娜身上获得了均衡。其年轻、干净、优美、幻异的文字令人联想到蒲松龄和圣埃克苏贝里。她同时生活在两个世界,即此世界和另一个幻想的世界。由于有了另一个幻想的世界,她的此世界与我们的此世界大为不同。——西川(诗人、学者)

这是本非常卓越的童话小说集!——Andrew Hamilton(牛津大学副校长)

戴潍娜这些令人惊异的童话小说, 如此深刻地沉眠于她美妙的梦境里,由她托管,并经她创作、唤醒,成为一个个可触摸的现实。每一个故事,都温柔地吸引迷住我们内在的灵魂。作者显然是一个极有才华的年轻的语言大师。阅读一旦开始,我就再无法把书放下。我强烈推荐《仙草姑娘》给所有年龄段的读者。——Uri Geller(以色列传奇人物, 世界著名通灵大师)

作者有一双极好的敏感耳朵,去捕获各种带有性别色彩的语言,这是一份罕见的天赋;在张扬天分和累积经验的基础上,她用折射现实的女性主义视角关照这个天地。世间再没什么赞美的语言,可以高过我此刻渴望阅读她更多的作品的激动之情!——Maria Jaschok, Ph.D.(牛津大学性别研究中心主任)

1

《仙草姑娘》新书首发式暨读者见面会于2014年3月16日下午一点半到三点在中关村图书大厦举行。北京大学文学博士徐钺主持发布会。中国人民大学文学院副教授杨庆祥,当代著名作家蒋一谈,中国神性写作领军人物亚伯拉罕·蝼冢,《诗刊》编辑彭敏等文坛众人出席《仙草姑娘》首发式。

身处一个连“梦”都戴上了面具的时代,“假天下”里有“真书”。一部原原本本呈现“梦”的作品悄然问世,这便是戴潍娜的《仙草姑娘》。该小说出自一位年轻诗人之手,作品一经问世便得到了孙郁、西川等知名作家的一致称赞,牛津大学汉密尔顿校长及玛利亚教授联袂向读者推荐。

本书作者戴潍娜是一位从牛津大学归来的“优质诗人”,出版过诗集《瘦江南》,部分作品经由汉学家顾彬先生翻译介绍到德语国家。有两句名句流传甚广——“压根不需要什么烈酒消耗,你每天都在饮自己的余生。”近年开始涉足小说以及翻译。译有米克洛什论文集《天鹅绒监狱》、伊塔洛·卡尔维诺小说《组合与反组合》、《格诺二题》、《乌力波简史》等作品十余万字。

2(作者近照)

在《仙草姑娘》中,她也做了一些打破文体壁垒的跨界尝试,小说、诗歌、散文,历史、哲学的界限变得支离破碎。沉浸在如此的阅读感受中,不管是作者还是读者,都在潜意识中被“梦”的“奇幻”和“告诫”消解殆尽。以色列传奇人物Uri Geller评价:“这些令人惊异的童话小说, 如此深刻地沉眠于她美妙的梦境里,由她托管,并经她创作、唤醒,成为一个个可触摸的现实。每一个故事,都温柔地吸引迷住我们内在的灵魂。作者显然是一个极有才华的年轻的语言大师。”

破除体例界限是危险的。《仙草姑娘》显然没有在乎这一点。不论将其归入童话作品也好、青春文学类图书也罢,抑或是给这本书套一个“超现实主义”文学的帽子,似乎都觉得有所欠佳——《仙草姑娘》太过“另类”。书中随处可见“开发心灵”之文字,文笔清甜梦幻,如在梦中吃柠檬。其取材、叙述、表意的方式,总会让我们猝不及防去面对梦境与现实的自然转换、空间与时间的轮回偏移、符号与隐喻的神秘暗示,以及真与幻、善与恶、生与死的相倚相生。

早在七十年代,崇拜艺术的纳博科夫就称文学作品为神话故事,他说:“文学是创造,小说是虚构。说某一篇小说是真人真事,这简直是辱没了艺术,也辱没了真实。”可惜纳博科夫与卡尔维诺、安吉拉卡特等作家“联手”缔造的“轻”的传统和“神话重写”在中国大地上知音寥寥。借由“梦”的实体来复兴神话传统,正是《仙草姑娘》最有勇气、也最具力量的地方。书中处处可以感受到生命成长的阵痛、爱的挣扎、“世界”的荒诞、美的惊恐……读来让人不禁想到人生、存在、爱情、灵魂、政治、人性等现实世界饱经沧桑的永恒主题。在这个意义上,《仙草姑娘》完成了一次对灵性尚未泯灭,传奇还在人间的旧世界的招魂。读者从中听到的是“忧伤贵族的嗓音”。满纸梦言,全是痴情。人世俗肠,谁解真味?

书中“星球上的爱情”、“海岸线上的白雨点”、“那个名叫S的灵魂”、“美人的秘密”、“古代逸情”等二十一个故事全是作者六年间“梦”的记录。到底是什么闯进了一个诗人的“梦”?又究竟是什么成就了一部灵性充溢的小说?中国人民大学文学院院长孙郁认为书中“故事自成一格,相似童话与神话的交织,意识流盼中多见奇气”,这或许是《仙草姑娘》身上克服单一无聊时代的反叛。

VN:F [1.9.22_1171]
1 票
《仙草姑娘》新书发布会暨读者见面会在京举行, 5.0 out of 5 based on 1 ra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