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辑 / 陈弈中

《乌托有个帮》向所有不切实际的、浪漫而伟大的理想主义的疯子们,献上最深沉的敬意!
《乌托有个帮》卓越网购买链接
http://www.amazon.cn/dp/B00GFL6HBY

席勒首图

弗里德里希·席勒

他是谁?

约翰·克里斯托弗·弗里德里希·冯·席勒(1759年11月10日—1805年5月9日),德国18世纪著名诗人、哲学家、历史学家、思想家和剧作家,德国启蒙文学的代表人物之一。席勒是德国文学史上著名的“狂飙突进运动”的代表人物,也是歌德一生的挚友,被公认为德国文学史上地位仅次于歌德的伟大作家。后于1805年,席勒在贫病交迫中死去。

上帝说“这个时代需要点光”,于是席勒来了。

1759年11月10日,席勒出生在符腾堡公国的马尔巴赫城。他小时候希望长大能成为一名神职人员,但是后来在符腾堡大公的命令下,不得不改学法律。1768年,年少的席勒进入拉丁语学校,按照自己的爱好及父母的意愿,准备将来进神学院。但是,1773年席勒毕业时,欧伊根公爵却强迫他进了军事学院。军事学院是公爵培养奴仆的机构,沉重没有自由,席勒在这里被禁锢8年之久。幸运的是,席勒在军事学校上学期间,结识了心理学教师阿尔贝,并在他的影响下接触到了莎士比亚、卢梭、歌德等人的作品,这促使席勒逐渐形成了自己的反专制思想,并且坚定地走上了文学创作的道路,冥冥之中开启了德国文学史上一段重要的历史。

强盗 正

1777年,席勒开始创作剧本《强盗》,1781年完成,次年1月在曼海姆上演,引起了巨大的反响。《强盗》反映了青年人对封建专制制度的反抗。在《强盗》第二版的扉页上,席勒写了“打倒暴纣者”的口号,并且引用古希腊名医希波克拉特的话:“药不能医者,以铁治之;铁不能治者,以火治之。”战斗热情极为强烈。恩格斯称这部剧作是“歌颂一个向全社会公开宣战的豪侠的青年”。而且据记载,当时的剧院就如同疯人院一样,人们潮水般地涌入狭窄的礼堂观赏戏剧,有些评论家甚至认为席勒就是德国的莎士比亚。然而,席勒也为此被欧伊根公爵关禁闭。在不堪忍受公爵的压迫后,他下定决心,于1782年逃离了斯图加特。从此,席勒开始了他真正意义上的文学生涯。

1784年,反映自由与平等的《阴谋与爱情》发表。《阴谋与爱情》是席勒青年时代创作的高峰,它与歌德的《少年维特之烦恼》同是狂飙突进运动最杰出的成果。它揭露了上层统治阶级的腐败生活与宫廷中尔虞我诈的行径。就像文中露易丝与宰相的对话:“我可以为你奏一曲柔板,但娼妓买卖我是不做的。如果要我递交一份申请,我一定恭恭敬敬;但是对待无礼的客人,我就会把他撵出大门!”这种直接质问德国社会严格的等级制度,也恰恰反映了席勒内心的乌托邦精神。

1785年,他的名诗《欢乐颂》发表。后被贝多芬写进第九交响曲后,更是被全世界人民传唱。尽管那时他住的房子是他用预支稿费和贷款购买的,一直到去世都没有还清债务,但贫穷的现实生活却丝毫不影响他精神上的追求。

于是,有些事仿佛命中注定,1794年,席勒和歌德相识,并开始共同合作。席勒在歌德的赞助下,花了7年时间完成了巨著《华伦斯坦》三部曲。后来又写了《奥里昂的姑娘》和《威廉·退尔》两部爱国主义剧本。在法国大革命时期,席勒发表美学论著《论人类的审美教育书简》(1795年),曲折地表达了他对暴风骤雨般的资产阶级革命的抵触情绪。他主张只有培养品格完善、境界崇高的人才能够进行彻底的社会变革,他相信精神的自由才能像一柄利剑割断专制封建的咽喉。

其实席勒的一生很贫穷,但这并没有成为阻挡他寻找民族出路的障碍。大革命期间,德国四分五裂,战争的后遗症以及工业化的冲击,导致人性的分裂和堕落,然而席勒却首先提出“美育理论”,希望可以通过美和艺术,或者诗,把人从堕落的两极引导上正路,克服人性的分裂,如此才能完成人类崇高自由的理想,尽管当时很多人嘲笑他在这方面的“乌托邦”思想,但这样的嘲笑实则是凭空幼稚的,因为后来,工业化带来的人性分裂,战争带来的创伤导致了许多人重归虚无,而审美的产生让人们重新看到了生存的意义,马尔库塞曾认为“艺术因承担了表现人们的希冀和愿望,永远保持着对一个光明社会憧憬的任务。在美学领域里,异化的人们预先体验着解放”。而席勒作为反抗者的英雄形象,他探求人生价值和社会理想,率先给出的可能性,让人们意识到自己需要有反抗时代固有思想的精神,在黑暗混沌的专制年代吹响了自由的号角。他在任何战斗中,都能大胆发出自己的声音,无所畏惧,牺牲自己,或虽成为时代悲剧,死后为黄土一抔,但却为一个时代的思想进步指引了方向。也许恰恰是上帝需要这个时代来点光,于是,席勒来了。

席勒 (2)

他顶着一副奄奄一息的身躯存活了一个时代

1805年5月,席勒不幸逝世,歌德为此痛苦万分:“我失去了席勒,也失去了我生命的一半。”歌德死后,根据他的遗言,被安葬在席勒旁边。

席勒于1805年5月9日去世后,尸体被剖验。人们发现,肺部“坏死,糊状,结构完全破坏”,心脏“缺少肌肉组织”,胆囊和脾脏大得反常,肾脏“组织解体并且完全畸形”。医生给剖验报告添上这么一句简洁的话:“在这种情况下,人们得感到惊讶,这个可怜人怎能活得如此之久。”席勒在生前就说过“是精神,替我构建了肉体”。他那富于创造性的热情,超越了肉体的期限,维持了他的生命。席勒的临终陪伴者,海因里希有这样的记录:“只有就他那无限高远的精神,才能解释,他怎能活得这么长久。”

而我们也能从这个剖验报告中,读出席勒是个充满理想主义精神的伟大人物。对于他而言,这是依靠激情的力量,比肉体所允许的时间活得更长,这是个光彩夺目的意志的胜利。

在席勒身上,意志是自由的器官。针对是否存在一个自由的意志的问题,他明白无误地回答:这个意志为何不应该是自由的,因为每个瞬间都打开可把握之可能性的视野。人们面对的,是那虽然始终有限,但又无穷无尽的可能性。

席勒想证明,不仅存在着世人遭受的命运,而且还有世人自身就是命运的命运。自身的强大命运,有着吸引和感染的效果,这点逃不过他的观察。所以他有对于友谊的天赋,所以他有自己独特的魅力。甚至歌德也受到席勒的热情的感染。席勒终究是鼓舞了整整一个时代的人。这样一种充满热情以及从中产生的东西,特别在哲学领域,后来被人称为“德国的理想主义”。贝多芬把它谱成曲子:“欢乐啊,美丽的群神火花……”

席勒故居(席勒故居)

歌德:“我失去了席勒,也失去了我生命的另一半”

歌德的《格言和感想集》第270条说:“面对别人的高深的造诣,除了爱以外别无补救之道。”

歌德生于贵族家庭,父亲是皇家参议员,母亲是法兰克福市议会会长的女儿。25岁时他便写出了轰动欧洲的中篇小说《少年维特之烦恼》,并曾担任魏玛公国要职主持大政。可谓声名显赫,才华横溢。

而比歌德小10岁的席勒却出生于一个贫困家庭。在学校读书的时候,席勒就被歌德的作品《少年维特之烦恼》深深倾倒,从此他开始梦想结识歌德。后来,席勒在耶拿大学任教的日子里,他曾想尽一切办法吸引歌德的注意,甚至公开批评歌德的著名剧作《哀格蒙特》来吸引注意。可他等来的只是冷淡和漠然,近在咫尺的歌德彬彬有礼地回避着他。

席勒并没有因此放弃,1794年8月23日,他给歌德写了一封热情洋溢的信。在这封信中,席勒对歌德表现出同时代人难以企及的深刻理解,终于击中歌德尘封心底已久的梦想,令他感到遇到了一个知己。歌德从那封信中感到自己所缺少的理性,感觉自己需要接受席勒的思想。

这是1794年7月下旬的一天,阳光透过树梢洒在湿热的地上,歌德和席勒相见交谈,而从他们相遇的第一面开始,两人相互间就有了一股吸引的力量。歌德开始承认:“席勒的吸引力是巨大的,他把靠近他的一切人都把握得紧紧的。”

歌德2(歌德)

一周以后,两人再次交谈。这次谈的不再是自然科学,而是文学艺术,两人各就自己的创作理论以及德国文学现状等交换了意见,他们的见解竟然出奇地一致,这使席勒大为惊讶。

在这次畅谈之后,席勒写了一封信给歌德。在这封信中以独特的眼光和见解,分析了歌德的精神历程,而当时还没有任何一个人像他那样深刻而准确地对歌德作出评价。在信中,他也谈到自己的缺点。最后,席勒阐述了双方观点上可能一致的地方,歌德在后来的复信中说:“在这一周里有我的生日,而对于我的生日来说,没有任何礼物能比您的来信使我更感快慰的了。”紧接着,他也表达了今后两人合作的愿望:“……我们双方彼此清楚了我们目前达到的地方,这样我们就更能不间断地共同合作。”

此后,歌德盛情邀请席勒来魏玛家中做客,共同拟定了一个旨在繁荣民族文化的合作计划。于是,两位伟大的文学家硕果累累的合作时代开始了,这一合作为歌德带来了“一个新的春天”,也为德国文学带来了一个新的繁荣时代。

其实,早在很久之前,两人就有了思想上的相似。席勒17岁时创作的《强盗》,(被称为“德国第一部政治倾向戏剧”)和歌德的第一篇戏曲《葛兹•冯•伯里欣根》就已经存在一定的想通之处了。他们彼此在自己的作品中都有了对方的影子,使得双方建立深厚的友谊成为了可能。

歌德与席勒的友谊是足以照彻欧洲文学史半边天空的传奇。年长成熟的歌德给了席勒安定的呵护,而年轻热情的席勒给了歌德新的创作热情,于是《浮士德》诞生,它的光焰穿过历史的黑暗点亮了如今的天空。倘若没有魏玛城中的相遇、相知、相辅相成,歌德也许仍限于琐杂的政务中,而席勒也许已在困窘的生活面前湮没无闻。无法想象,没有他们,十九世纪的文化之火将会黯淡到何种地步。

“像席勒和我这样两个朋友,多年结合在一起,兴趣相同,朝夕交谈,互相辩论,互相影响,两人如同一人,所以关于某些个别思想,很难说其中哪些是他的,哪些是我的。有许多诗句是咱俩在一起合作的,有时意思是我想出的,而诗是他写的,有时情况正相反,有时他作第一句,我作第二句,这里怎么能有你我之分呢?”这是歌德在回忆他与席勒的合作说的话。

1805年5月,席勒不幸逝世,歌德为此痛苦万分:“我失去了席勒,也失去了我生命的一半。”1832年,歌德去世,而后,在魏玛陵园的城南,便有了一座陵墓,门首是罗马式圆柱,进去是一个厅堂,屋顶是蓝色的拱形盖。墓室建在地下。歌德和席勒的灵柩并排摆在中央,德国这两位文坛泰斗就这样安息在这里。从此,这一对好友生死相依的真挚友情化为了千古流传的永恒赞诗。

陵园(陵园)

余秋雨谈“歌德与席勒的友谊”

“就人生境遇而言,歌德和席勒始终有很大的差距,歌德极尽荣华富贵,席勒时时陷入窘迫。

他们并不是一见如故,原因就在于差距,以及这种差距在两颗敏感的心中引起的警惕。这种警惕,对旁人是一种永久的隔阂,而对知音,却是一种慎重的准备。

席勒命苦,只享受这份友情十年。歌德比他长十岁,但在席勒死后又活了二十多年,承受了二十多年刺心的怀念。

在他们交往期间,歌德努力想以自己的地位和名声帮助席勒,让他搬到魏玛来往,先借居在自己家,然后帮他买房,平日也不忘资助接济,甚至细微如送水果、木柴,而更重要的帮助是具体支持席勒的一系列重要创作活动。反过来,席勒也以自己的巨大天才重新激活了歌德已经被政务缠疲了的创作热情,使他完成了《浮士德》第一部。于是,这对友人,身居小城,开启了欧洲文艺史上的一个时代。

他们已经很难分开,但还是分开了。上天让他们同时生病,歌德抱病探望席勒,后来又在病床上得知挚友亡故,泣不成声。席勒死时,家境贫困,他的骨骸被安置在教堂地下室,不是家属的选择,而是家属的无奈。病中的歌德不清楚下葬的情形,他把亡友埋葬在自己的心里了。

没想到二十年后教堂地下室清理,人们才重新记起席勒的骨骸的问题。没有明确标记,一切杂乱无章,哪一具是席勒的呢?这事使年迈的歌德一阵惊恐,二十年亡友的思念一种巨大的愧疚,愧疚自己对于亡友后事的疏忽。他当即自告奋勇,负责去辨认席勒的遗骨。

在狼籍的白骨堆中辨认二十年前的颅骨,这是连现代法学鉴定家也会感到棘手的事,何况歌德一无席勒的医学档案,二无起码的坚定工具,他唯一借助的,就是对友情的记忆。这真是对友情的最大考验了,天下能有多少人在朋友遗失了声音、遗失了眼神,甚至连肌肤也遗失了的情况下仍能认出朋友的遗骨呢?歌德找到了唯一可行的办法:捧起颅骨长时间对视。这二十年前那些深夜长谈的情景的回复,而情景总是有删削功能和修补功能。于是最后捧定了那颗颅骨,昂昂然地裹卷起当初的依稀信息。歌德小心翼翼地捧持着前后左右反复端详,最后点点头:“回家吧,伟大的朋友,就像那年在我家寄住。”

歌德与席勒(歌德与席勒)

歌德先把席勒的颅骨捧回家中安放,随后着手设计棺柩。那些天他的心情难以言表,确实是席勒本人回来了,但所有积储了二十年的倾吐都没有引起回应,每一句都变成自言自语,这种在亡友颅骨前的孤独是多么的强烈,苍老的歌德实在无法长时间承受,他终于在魏玛最尊贵的公侯陵为席勒找了一块比较理想的迁葬之地。

谁知一百多年后,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席勒的棺柩被保护性转移,战争结束后打开一看,里面又多了一颗颅骨。估计是当初转移时工作人员手忙脚乱造成的差错。

那么,哪一颗是席勒的呢?世上已无歌德,谁能辨认!

席勒,也只有在歌德面前,才觉得有必要脱身而出。在一个没有歌德的世界,他脱身而出也只能领受孤独,因此也许是故意,他自甘埋没。

由此,令人明白世间本应有更多的杰出人物,只因为没有足以与他们对应的友情,他们也就心甘情愿地混同庸常,悄悄退出。”

“我宁愿带着我的提琴去沿街乞讨,为换取一盆热汤而演奏”

著名戏剧评论家李健吾曾发出感叹说:“看一出演得好的席勒的戏,还想克制沸腾着的热情,是需要工夫的。”

席勒是德国文学史上与歌德齐名的大诗人、大剧作家和美学理论家。可以说,席勒在戏剧方面的成就是巨大的,在德国文学乃至世界文学史上的地位也更加显赫和重要。他创作的《强盗》《阴谋与爱情》《堂·卡洛斯》《华伦斯坦三部曲》等剧本,不仅脍炙人口,至今仍常被搬上德国和世界的戏剧舞台,有的还多次拍成电影,而其中的《阴谋与爱情》又是最著名和最富影响的一部。

阴谋与爱情 正

《阴谋与爱情》是席勒青年时期创作的主要代表作,堪称德国狂飙突进运动少数几个最硕大的成果之一,曾被恩格斯誉为“德国第一部有政治倾向的戏剧”。该剧通过一对门第悬殊的年轻人由相恋而毁灭的悲惨故事,对荒淫无耻、阴险卑劣的封建统治者及其帮凶,作了无情的揭露和鞭笞。剧本情节紧凑、曲折,矛盾冲突环环相扣,然而演进、展开却自然合理;临近高潮时剧情紧张得叫人几乎透不过气来,但于紧张激烈之中又不乏抒情和诗意,就像在看舞台演出一样地引人入胜,堪称德国古典戏剧不朽的经典。

席勒在刻画戏剧中的人物时有他自己独特的手段,那是热情所致,他将自己的生命注入每一个鲜活的人物中,让他们会哭,会笑,会唱,会跳,会厌恶,会喜爱。比如正面人物一个个除去其可爱之处,又有着各自的弱点,令人着急。看,斐迪南虽然侠肝义胆,对爱情无比忠诚,却又嫉妒、多疑,甚至自私可怕地毒杀恋人;而露意丝天真无邪,心地纯善,同时却生性软弱而且迷信,结果便给了坏人可乘之机;乐师米勒作为德国市民阶级的代表,虽不乏自爱、自尊,却惧怕官府。当然,在反面人物中,也有宰相寡廉鲜耻,残忍毒辣,为了获得更大的权势不择手段,甚至不惜牺牲自己儿子的终生幸福;还有秘书伍尔穆更可谓一肚子坏水,是个为虎作伥、阴险狡诈的小人,但人间的悲剧却往往由这种看似不足道的人引发。除此之外,这部剧更是引发了读者对人性,社会政治的思考,这也是在冰冷残酷的黑暗世纪中,席勒所传达出的对社会的反抗和争夺,此乃浪漫。

海因里希·海涅有一次说,德国人,仅在“梦幻的空中帝国”里进行了革命。也许,理想主义是个梦。而真正的革命呢?或许它只是个糟糕的梦。

其实,席勒也可能像尼采一样,在某一天会脱口而出:“我们拥有艺术,为的是我们在生命中不走向毁灭。”他开创了一个戏剧时代,并且让这个时代的荣光持续地沿着他的足迹,传承至今,以至于,我们还能进入他的戏剧舞台,看到那个一会儿古典,一会儿浪漫的伟大时代,那个时候,席勒只管自己盘着腿,或趴在地上瞅着什么,这没什么,因为他只是在做着自己认为自由和正确的事情,而现在我们管这叫浪漫。

时隔几个世纪,我们至今还能看见那个顶着一具奄奄一息的身躯,却散发出强大魅力的伟人,在历史的舞台上,做着一个奇幻的梦。梦里,任何暴力都吓不倒的人,却被羞怯的迷人红晕解除了武装,梦里,任何鲜血都不能扑灭的复仇之火,却被泪水窒息了。

席勒

本文节选自席勒《阴谋与爱情》第五幕

黄昏时分,乐师家的一间房间。
第一场

露意丝静静地、一动不动地坐在最幽暗的屋角里,头伏在胳臂上。过了好久,才见米勒提着灯笼走进来,惊惶不安地在屋里照来照去,却没有发现露意丝。随后他摘掉帽子,放在桌上,再将灯笼放下。

米勒:这儿也没有她。这儿还是没有——我跑遍了大街小巷,去过所有熟人家里,每一道城门都问过了——人家哪儿也没见着我的孩子。(沉默良久)得有耐心,可怜而不幸的父亲。等着吧,等到明天再说。也许你的独生女儿到时候就游到岸边来了——上帝啊!上帝啊!是我的心太眷念这个女儿,把她当神一般对待了吗!——您的惩罚太重啦,天父啊,太重啦!我不想抱怨,天父,可惩罚太重啦。(痛苦不堪地倒在一把椅子上)

露意丝:(在屋角里说)您做得对,可怜的老爸爸!您还得及时学会失去啊。

米勒:(一跃而起)是你吗,我的孩子?你在这儿?——干吗这么孤零零的,灯也不点?

露意丝:我并不因此孤独。正因为我周围一片黑暗,才会有贵客上门。

米勒:上帝保佑你!只有良心的蛀虫才迷恋猫头鹰,罪孽和鬼魅都害怕光明。

露意丝:还有永劫,爸爸,还有无须任何帮助便与灵魂对话的永劫。

米勒:孩子!孩子!你这是些什么话呀?

露意丝:(站起来往前走)我刚经历了一场激烈的斗争,上帝清楚,爸爸。是他给了我力量。胜败已经决定了,爸爸!世人总说我们女性是娇嫩的,脆弱的。别再相信这种话。在一只蜘蛛面前我们是会吓得发抖;可那带来腐烂和毁灭的黑色巨魔,我们却可以玩儿似的搂进怀里。这就是我要告诉您的,爸爸。您的露意丝快活着哩。

米勒:听着,女儿!我倒希望你大哭一场。这样子,我会更加喜欢。

露意丝:我多想斗败他啊,爸爸!我多想骗过那个暴君啊,爸爸!——爱情比心肠狠毒更狡猾和大胆——他不懂得这个道理,那个倒霉的家伙。——啊,他们是够奸刁的,在他们仅仅对付头脑的时候;可一当他们要对付人心,这些恶棍就愚蠢起来了!——他竟想以一句誓言替他的骗局保险!誓言也许能束缚住活人,爸爸,可人一死,连宣誓的铁链也会融化。到那时,斐迪南会理解他的露意丝。——您愿意替我送封信吗,爸爸?您愿意行行好吗?

#£¨ÎÄ»¯£©£¨1£©Ï¯ÀÕÃû¾ç¡¶ÒõıÓë°®Çé¡·ÔÚ¾©ÉÏÑÝ

米勒:送给谁,我的女儿?

露意丝:问得好怪!无限的宇宙和我的心加在一起,也不够容纳我对他唯一的思念。——我还能向别的什么人写信呢?

米勒:(不安地)听着,孩子!我要拆开这封信。

露意丝:随您的便吧,爸爸——可你什么也不会明白的。字母就像冷冰冰的死尸似的躺着,唯有爱情的眼睛才富于生气。

米勒:(念信)“你被出卖了,斐迪南——一个没有先例的阴谋扯碎了我俩的同心结,可怕的誓言又封住了我的嘴;你父亲到处安排他的密探。然而,亲爱的,你要是有勇气的话——我还知道第三个地方,那儿誓言不再有约束力,任何密探也闯不进来。”(停住,严肃地凝视着她的脸)

露意丝:干吗这样瞅着我?念完呀,爸爸!

米勒:“可你必须鼓足勇气穿行黑暗的街道,在那儿给你光明的唯有你的露意丝和上帝——你只需带来你的爱,其他的一切希冀和渴望,你通通可以留在家里;在那儿,你只需要你的心。你要愿意——那就启程吧,在卡美尔派修道院的钟敲十二点的时候。你要胆怯——那就从你们男人的称谓前划去‘坚强’这个词,因为一个姑娘叫你蒙受了羞耻。”(米勒放下信,目光沉痛、呆滞地久久凝视着前方,好久才转过身来对着露意丝,嗓音低沉嘶哑地)什么第三个地方,孩子?

露意丝:您不知道它。您真的不知道吗,爸爸?——奇怪!这个地方说得很清楚,斐迪南会找到的。

米勒:唔!再讲清楚点!

露意丝:对它我偏偏想不起什么可爱的称呼。——你千万别害怕,爸爸,要是我说出难听的来。这个地方——这个情人们本该给它取一个最动听的名字的地方,啊,不知为什么他们却没想出好名字!这第三个地方哟,好爸爸——你可得让我说完呀——这第三个地方叫坟墓。

米勒:(歪歪倒倒地走向一把圈椅)我的上帝啊!

露意丝:(赶过去扶住他)可别这样,爸爸!
仅仅是围绕这个称呼聚集起了许多恐惧的缘故——撇开这个称呼,在它里边摆放着新娘的寝床,床顶上铺展开了锦缎般的朝霞,还有年复一年的春天悬挂的五彩花环呢。只有大哭大叫的罪人才会骂死是一堆白骨;它其实是个甜蜜可爱的小男孩,容光焕发如像世人画的小爱神,但却不像爱神似的刁钻古怪——死是一个沉静而乐于助人的精灵,它越过时间的鸿沟,伸出手臂迎接疲惫不堪的朝圣女子,为她的灵魂开启永恒的灿烂辉煌的仙宫,亲切地对她点着头,然后隐去。

米勒:你想干什么,我的女儿?——你想擅自戕害你的生命吗?

露意丝:别这么讲,爸爸。逃避一个容不下我的社会——提前去到一个我迟早得去的地方——这难道也算是罪孽?

米勒:自杀是再可恶不过的了,孩子——是唯一无法追悔的罪孽,因为它将死亡与犯罪结合在一起。

露意丝:(呆立着)可怕啊!——不过不会这么快。我打算跳进河中,爸爸,我将在沉下去时祈求全能的上帝怜悯我。

米勒:这就是说,你要在赃物藏好后才来忏悔你的偷窃罪——孩子!孩子!当心啊,别愚弄上帝,当你最需要他的时候!啊,瞧你已经走得有多远,有多远!——你放弃了祈祷,仁慈的主已经收回他扶持你的手。

露意丝:爱难道犯罪吗,爸爸?

米勒:如果你爱上帝,你就决不会爱到犯罪的地步——你害得我头垂腰弯,我唯一的宝贝儿!深深地,深深地,也许已经接近坟墓。——得啦!我不想使你心情更加沉重,孩子!刚才说了点什么。我以为房里只我一个人。你已经听见了,我何必再保什么密呢?你曾是我崇拜的女神。听着,露意丝,只要你心中还有一点对父亲的体贴——你曾经是我的一切啊!现在你别再浪费你的财富了。我也可能失去一切啊!你瞧,我的头发已开始花白。对我来说,已经到了做父亲的该从儿女心中收回投资和红利的时候了。你想要剥夺我的这种权利吗?你想带上你父亲的全部财富一去不返吗?

露意丝:(异常激动地吻他的手)不,爸爸!我将带着对您的重债离开这个世界,到了永恒的彼岸再加倍偿还您。

戏剧 (2)

米勒:注意啊,孩子,可别失算!(非常严肃和庄重地)在彼岸我们还可能重逢吗?——瞧,你脸色变得多么苍白!——我的露意丝自己也已明白过来,在那个世界我不可能再赶上她,因为我还不会像她似的急急忙忙上那里去。(露意丝扑进他怀里,浑身战栗。他热烈地搂着她,用哀求的声调继续说)啊,孩子!孩子!我也许已经失去了你,走向死亡的女儿!记住我这做父亲的认真的话吧!我不可能时刻守着你。我可以搜走你的刀子,你却能用一根别针杀死自己。我可以防止你服毒,你却能用一串珍珠将自己勒死。——露意丝——露意丝——我还能做的,只是对你发出警告。——你愿意冒险尝试一下,让你那不可靠的幻想在时间与永恒之间的可怕小桥上,将你背弃吗?你愿在全能全知者的座前,鼓起勇气撒谎说,“主啊,为了你的缘故,我来了”吗?——到那时,你有罪的眼睛将四处搜寻你的傀儡躯壳;你头脑中臆造的脆弱上帝也将像你一样,跟蛆虫似的在你的审判者脚下蜷曲着身子,在那进退失据的时刻揭穿你自以为是的亵渎神圣的假话,打掉你对永恒的慈悲的幻想——这样的慈悲,是一个罪人根本不可能乞求到的——到那时,你该怎么办啊?(加重语气,提高嗓门儿)你怎么办,不幸的孩子?(将她搂得更紧,呆呆地盯了她好一会儿,然后迅速离开她)现在我再不知道说什么了——(举起手臂)主啊,我不再替你照管这个灵魂!去吧,你想干什么干什么。去为你那高个儿青年作出牺牲,你的魔鬼会因此欢呼狂叫,你的天使却将退避三舍。——去呀!背起你的全部罪孽,并且将你这最后的也是最可怕的罪孽加上;要是你还嫌太轻,那就让我的诅咒给你凑足分量吧!——这儿是一把刀——戳穿你的心,还有——(同时号啕大哭,准备冲出门去)——这颗父亲的心!

露意丝:(赶紧追上去)等一等!等一等!我的爸爸!慈爱比暴君的愤怒更加专横!——叫我怎么办?我不能够啊!我该怎么办?

米勒:要是你感到那少校的亲吻,比你父亲的眼泪还要灼热——死去吧!

露意丝:(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然后颇为坚定地说)爸爸!握住我的手!我愿——上帝啊!上帝啊!我这是干什么!我打算干什么?——爸爸,我发誓——我真该死,真该死!我这有罪的人,我偏向到哪边了啊!——爸爸,行啦!——斐迪南——上帝明鉴!——我这就彻底消除对他的记忆。(撕碎她那封信)

米勒:(大喜过望地冲上去搂住她的脖子)这才是我的女儿!——望着我!你摆脱了一个爱人,成全了一个幸福的父亲。(又是笑又是哭地搂着她)孩子!孩子!我真不配活到这样一天!上帝知道,我这坏老头怎么得到了你——我的天使!——我的露意丝,我的天国!——上帝啊,我不大懂得爱情,但放弃它必定是很痛苦的,这我还能理解。

露意丝:离开这个地方吧,爸爸——离开这座城市;在这儿我的女伴们会嘲笑我,我的好名声已经永远失去——走吧,走吧,远远地离开这个地方,在这里处处可以看见我失去了的幸福的痕迹——离开它,只要可能——

米勒:你愿上哪儿都行,我的女儿。世界无处不生长上帝赏赐的食粮,无处没有他的耳朵在聆听我的琴声。是的,让一切都成为过去吧!——我要让琴弦述说你哀痛的故事,我要唱一支赞美女儿的歌曲,她为敬重她的父亲而撕碎了自己的心——我们唱着这支歌挨家挨户乞讨;从那些感动得掉泪的人手里得来的面包,将别有一番滋味。

戏剧

最后,《乌托有个帮》向这位带给我们永远热情的浪漫而伟大的理想主义疯子献上最深沉的敬意!

2

《乌托有个帮》卓越网购买链接
http://www.amazon.cn/dp/B00GFL6HBY

9

VN:F [1.9.22_1171]
0 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