瘦猪专栏
http://www.douban.com/people/iamapig/

假如我们什么都不怕fm

《假如我们什么都不怕》
作者:周耀辉
出版社:北京联合出版公司
出版年:2013-11

周耀辉
毕业于香港大学英国语文及比较文学系。1989年,周耀辉凭借给达明一派《意难平》专辑创作的《爱在瘟疫蔓延时》一鸣惊人,开始了他的填词生涯。2005年,凭《雌雄同体》获香港作曲家及词作家协会(CASH)最佳另类歌曲奖;2006年,获广东电台年度最佳词人奖;2006年,凭《黛玉笑了》获全球华语排行榜最佳作词奖。2012年,凭Wanna Be获CASH最佳歌曲奖,《蜉蝣》获CASH最佳歌词奖;2007年,出版个人填词作品《18变——周耀辉词•文•观》。周耀辉的词作设想独特、文化底气深厚,最是敢于挑战另类偏锋题材。词风华丽精致,游走于主流与非主流之间,在芸芸华语作词人中独树一帜。词评人梁伟诗曾这样表述“香港三大词人”:林夕多情、黄伟文摩登、周耀辉另类。

很多年前,我还是个愣头青,看了霍夫曼主演的电影《雨人》,惊诧于还有自闭症这种怪病。年龄大了一些后,知道了这世界上有太多我所不知道的疾病,有太多我所不知道的事情。来到北京打工,曾有段时间,焦虑得脑袋里好像有匹狼在不停地走来走去,却不知为何焦虑。幸好总算捱过去了。一日偶见朱德庸漫画《人人都有病》,不禁哑然失笑。但我从来不信时下出的那种心理书,一个心理强大的人,应该直面疾病且找到正确的解决办法。

然而我错了。
《假如我们什么都不怕》里面说的都是具备理性,受过高等教育的心理疾病患者,他们清楚自己的疾病像赌徒知道口袋里还剩多少钱一样,但是他们照“怕”不误。读完此书,准确地说,读完第一章,我便再次感到自己真的所知甚少。如果严重些,书中就会多出一种恐惧症了:害怕无知。

怎么会有这么多稀奇古怪的恐惧症?女生怕蜘蛛、蟑螂之类的虫子很常见,但害怕下巴(难道患者整日戴口罩?),害怕步行(估计该患者是长跑爱好者),害怕地心引力(这个是宇航员?),害怕花生酱沾到口腔(这个好办,不吃就行了……以英文恐惧症名称的首个字母衡量,26个字母,只缺Q和Y,但却有人害怕字母Q,就是此书作者周耀辉,后来周耀辉克服了,反倒喜欢上了Q,不然我们极有可能看不到这本书,因为恐惧症很少属于突发性,基本上是由浅入深,从敏感事物一直到敏感事物全体的。害怕一个字母,会发展到害怕所有字母,乃至害怕所有的文字。我觉得上古时期的鬼就患有恐惧文字症,因为“仓颉作书而天雨粟夜鬼哭”嘛。这是个玩笑,我不想评论《假如我们什么都不怕》时,弄得人心惶惶,总寻思自己会害怕啥。

但周耀辉却是极严肃地介绍了你能想到和想不到(其中多数是想不到)的恐惧症。每篇附上中英文对照的恐惧症名称,更坐实了文章的真实。但我始终有个疑问,周耀辉怎么能有这么多患病的朋友?这也太恐怖了吧?转念一想,有这样的朋友倒也不失为一种乐趣,虽然这么说有些幸灾乐祸的嫌疑。老实讲,我爱人就有轻微的恐高症和恐水症,害怕走在积水的路上,可是除了在电影、小说里看过幽闭恐惧症、广场恐惧症、密集恐惧症等等——现如今已是人们所津津乐道的恐惧症了——难道身边真有小心翼翼隐藏自己病症的人?不过,人们害怕的东西的确要比过去多,或者说现在的人越来越没有安全感了,这倒是千真万确。

看了一半,我又迷惑了。周耀辉在写实还是在写寓言?
C3患有美女恐惧症,所有的美女作家都相信并享受他对她们表达的敬意,随信附上的医生证明,使她们觉得C3“是真的喜欢她们的文字,不像一些批评她们的人,其实只看过她们的脸”;
D1小时候,母亲常教导:“说大话,甩大牙。”久而久之,他便害怕万一有了蛀牙,一定是说了太多谎话。于是长大后“在某大跨国机构任职,专心研发麻醉药,服务人民,即使牙痛,也不用看牙医,也就可以继续说谎”;
下面这个寓意更明显:E3患有知识恐惧症,E4患有自由恐惧症,所以被“政府任命为顾问,负责教育人民离弃知识和自由”;
I2恐惧毒药,毒药当然人人恐惧,毒药恐惧症患者觉得所有东西都渗了毒,I2理所当然地做了文化部门的官,他真诚地说:“印刷品、电影、音乐,这些东西真的有毒,危害人民。”
…….

有人说,假如我们真的什么都不怕,天下必定大乱。这种观点混淆了此书对“怕”的定义。“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那肯定天下大乱。也有人说,啥都不怕是不可能的。这种观点属于“怕”的外延,在这种情况下,我们需要害怕一些东西,比如道德律例、失去自由等等。这些似乎都不是题中之义,同时又似乎是周耀辉的弦外之音。它们宏大高远,却可在各类恐惧症中觅见影子。若说到读者之一的我的害怕却实在得很,我害怕编辑老爷把这篇书评扔进回收站。

VN:F [1.9.22_1171]
0 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