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牛苏放
IMG_4148_1
喻舟,中国国际广播电台《飞鱼秀》当家女主持人,早间档最受欢迎的节目主持人之一。儿童节第二天出生,不太高,也不太重。单身,双子座,长发,长沙人,北京理工大学毕业,文科,除了钱什么都有。会说长沙话、普通话,和十几个国家的英语。
——以上是喻舟的官方介绍。

照片-8
你会听到她每天早晨8点钟在轻松调频里用尽全身力量彻彻底底喊出的一声:“早!”,哪怕她已经长时间失眠睡不好;你可以想象她在烹饪节目里给妈妈做的酱油炒蛋的香气,和糖放多了的味道;你也可以翻开她手画的“舟记本”,写下你本月的要事、购物清单和今天减重几斤,然后看看她画的自己,想象一下情人节或圣诞节的喻舟在干什么。

拨通喻舟的电话,她告诉我她只笔答了采访提纲里的五个半问题,她想跟我聊一聊。

飞、鱼和秀,都是健康成长的小朋友

喻舟在自己的微博简介中写道:我很想介绍我自己,但是对不起,70个字不够。不过还好,有《飞鱼秀》可以听!

“初中和大学都在校园电台,没想过为什么做,也找不到理由不做,就是很自然地去做了。”从小就喜欢一边听电台一边写作业的喻舟,从来没想过以后会以此为职业。对喻舟来说,计划这件事,基本上对她无效。无论是做广播节目、画漫画还是跑马拉松,她就是这样做她想做的,做她该做的。在大学的时候,她是轻松调频的忠实听众,所以她也想做一个能影响到别人的人,觉得这是一件特别酷的事情。
10-2
“我喜欢电台的纯粹,不以追求收听率为唯一或第一目的,也没有太多的人指手画脚,可以相对自由地自己决定节目的内容和风格。喜欢这样的自由。而且这是一个很传统的媒体。能在花花世界的诱惑下依然选择留在这里的人是真心喜欢电台的人,所以做出来的东西都是用心打造。现在这个时候有情有心的,份量才是最重的。”

今年,《飞鱼秀》已经十岁了。十年的《飞鱼秀》占据了喻舟主持生涯的90 %,幸而她在这里找到了“舟舟style”的生活方式,获得了更多想做就做的机会,也找到了好伙伴小飞。
_D0%A1%B7%C9%BA%CD%D3%F7%D6%DB%B8%F7%D7%D4%CA%AE%C4%EA%2F%D3...
能遇到这样配合默契、合作长久的搭档,在广播行业几乎算个奇迹。“我们在最开始来电台想做的节目都不是现在这样的节目,甚至是完全相反的风格。可以说飞鱼秀现在呈现的这个样子,完全不是我们计划和设想出来的。”虽然喻舟和小飞性格不同、爱好不同,有太多的不同,但他们有一点出奇的一致,“我们都是很崇尚真实、自然的人,都喜欢事物本真的样子,不愿做半点的修饰和设计,是怎样就是怎样,于是我们用自己最舒服的方式说自己最想说的话,就成为了现在的飞鱼秀。”良好的默契基础,加上长时间的磨合,用喻舟的话来说,他们都是健康成长的小朋友。

《舟记》:给这个地球上懂得她的人
经常听《飞鱼秀》的人就会知道,喻舟画漫画的事已经持续了好长一段时间。喻舟几乎从没有系统地学过画画,唯一的一次兴趣班是在小学。那时候的喻舟是个非常害羞、自尊心又强的小姑娘,因为用圆规画球被老师嘲笑了一番,被打击了自信心,不敢再去上课了。那现在漫画之于喻舟是什么呢?最让喻舟感动的时刻莫过于看到有“飞鱼人”在日程本上写满密密麻麻的字,记录当天做的事以及自己的心情。每当这个时候,她会深深地觉得自己的想法和期望,在这个地球上有人懂得,她并不孤单。
%D0%A1%B7%C9%BA%CD%D3%F7%D6%DB%B8%F7%D7%D4%CA%AE%C4%EA%2F%D3%F7%D6%DB%CA%AE%C4%EA3
2月22日是上海“飞鱼十年•舟记签售会”的日子,喻舟说一定要在这一天之后接受采访,可以给大家带来新鲜的故事。

《文周》:你的漫画书《舟记》在上海的签售会进行的如何?
喻舟:这次更多的是感激,要感谢上海的飞鱼人给了我一个惊喜!我现在还记得,有个年轻的爸爸抱着小孩,被我看到的时候已经排了很久的队,我赶紧让他到前面来,小朋友睡眼惺忪还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脸上还有压的衣服的印子。来的飞鱼人还有我们父母那个年纪的。签售持续三个小时,有飞鱼人排队也排了三个小时,我们何德何能,能受到大家这么喜爱,值得付出这么多。

《文周》: 以前有预想过自己的漫画书是什么样子的吗?这本书是怎么诞生的?
喻舟:从没有想过出漫画书,我的很多事情都是突然冒出来的,所以我觉得自己特别幸运。“舟记”的诞生既出乎意料也是水到渠成的结果。2013年我自己有一个记事本用了整整一年,所以在年底有人在感叹自己的时间去哪儿的时候,我没有那么迷茫,因为我的回答都能在本子上找得到。由于我之前用的那个记事本只是一个本子而已,不好玩,所以我想设计一个自己需要和喜欢的本子,而且我坚信,我有这些要求,一定就会有其他人跟我一样。手写的过程能让人沉淀,能感受时间的存在,现代的人需要这些。

《文周》:给大家介绍一下这个本子吧,《舟记》中出现的漫画是有故事性的还是只是插图?
喻舟:插图是每个月都有,结构基本上以月为单位,第一页就会有和那个月相关的元素,比如说夏天就会画冰激凌,秋天可能就会画叶子,比如说一月份,会有个我的小脑袋拿着个大喇叭就通知说,今年是一月份就要过年了,大家要提前计划之类的。每个月开头都有个手画的电子称,画的是电子显示屏,虚的时候都是三个8,你要自己填上去。每个月都有小故事,比如四月份,节目中我和小飞读资讯的时候,特别疲劳,就呼呼大睡。小飞就问:“你晚上没睡好吗?”我说我晚上查资讯去了很晚才睡。后来我自己睡着的时候,小飞偷偷看我找的什么资讯,一看其实是五一的旅游攻略。

《文周》:你这样做是想让大家一起记录,有一种参与感吗?
喻舟: 是啊,我还设计了个四季卡。春天的话,画了很多树的轮廓,你第一次意识到身边的绿色多了起来,在那天你就可以用彩铅把树涂绿了。夏天是画了一个平面的大西瓜,大家可以沿着虚线把西瓜切成四块,做成小书签分享给朋友,因为夏天都是切西瓜大家一起来吃嘛。秋冬也类似,四个季节的变化,也是希望大家注意生活中的细节。
%D0%DE%2F0F3C9790

听听看看,要记住这个世界的样子

天气好的秋天,喻舟会去香山脚下清净的咖啡馆,在露台上一个人,一画就是一下午。在那里她看到擅长爬树的猫走过,时而在太阳底下叫,时而嗖嗖两下爬到树上去;听到旁边的小面馆循环播放“米饭——拉面——”的环境音。这正是她身体里的小触角,在时时感知着这个世界。

《文周》:你通常是在什么样的时候画画?是随时都会记录吗?
喻舟:其实好像是天天脑袋里有天线似的,天天都在接收看看有没有灵感,有灵感的话当时如果不能画下来就把它记下来,有时间的话应该是在家里比较完整的时间,比如说晚上或者是周末,这种是自主的吧,分两种,一种是自主的,自己想画画,另一种是为了画而画,比如说出本子吧,要为现场的主题专门画画,就是要专门抽出时间坐在那儿画。

《文周》:那通过画漫画你有没有发现你看世界的角度和细微的方面有些变化,是另外一种观察方式?
喻舟:很有诶,会更加留意生活中有意思的事情。因为画画有的时候,我们用肉眼看会默认有些事情我们是非常熟悉的。但真正拿起笔,比如我们要画个跑步的人,你突然就会想,诶这条腿应该放在哪个地方。突然就发现自己习以为常,自以为很熟悉的地方,一旦要画起来的时候就不知道了。所以有的时候我就会观察一个人背着书包从背后看是怎样的,他在跑步时又是怎样的,会从比较细的角度来看一些画面。

《文周》:漫画里怎么会有一个“呆呆”的形象呢?
喻舟:呆呆是我家的兔子,它跟我很多年了。有一阵子我老说它,因为你老喊它,它却总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一动也不动,你也不知道它在想什么,所以我觉得它还挺呆的。漫画里面是这样,有的时候,就像我跟小飞的话,你这个东西要说出来需要一个捧哏的人。所以有一些话我就安排到呆呆的形象上来说,比如我特别讨厌戴泳帽,本来穿着比基尼,头发散着,还挺窈窕淑女的,一戴上泳帽就气场全无,所以我就安排呆呆说“这不是忍者神龟嘛”。

《文周》:你有没有打算画一本关于“旅途”的漫画?
喻舟:好诶!我真有想过。把旅行通过图的方式画下来,等于是看了我的图就知道我的旅行是怎么安排的。它应该是由趣味性和实用功能结合,可以作为攻略供大家参考。因为现在不是所有的人都看得进去文字,但大部分的人都能接受画面,这种方式看起来就蛮轻松的。比如说去菲律宾学潜水,去澳大利亚跳伞学冲浪、海底漫游,去南非蹦极,去斯里兰卡租车看夕阳,去台湾骑机车吃各种小吃……这些我都想画出来给大家看呢。

不爱被贴标签的喻舟

文艺?跨界?这些词随着流行的脚步慢慢逼近,也随着流行的脚步逐渐变成虚无。引用《爸爸去哪儿》里某位爸爸的自我介绍:“不想做模特的厨师不是好演员。”对每一个人来说,其实本无跨界,一切都只是生活而已。无论是做主播的喻舟、画漫画的喻舟、还是做《发明梦工厂》导师的喻舟,如你所知,喻舟都是那个说话直来直去,喜欢哈哈大笑的喻舟。

《文周》:现在“文艺”这件事都被大家玩坏了,好像大家都不愿被说成文艺,你也说自己不是个“文艺青年”,对吧?
喻舟:我不太喜欢被贴标签,因为我从小就是被贴标长大的,所以特别讨厌。而且我觉得没必要。我觉得“文艺”这词之所以被用烂是因为不知道怎么形容一个人就给他贴上“文艺”的标签,这词用的也不是特别地准确了。我个人是不喜欢贴标签,我从小到大被贴了一个见到陌生人会害羞不爱说话的标签,它后来完全是限制了我的成长,是一种束缚。

《文周》:最近,如果一个人做了很多不同领域的事,就会被冠上“跨界”的帽子,你觉得“跨界”是什么?
喻舟:就是在别人给你贴了一个标签之后,你突然以另外一个标签出现了。就像林志颖一样,别人在认识他的时候一直都觉得他是一个歌手,是一个艺人,但后来,他其实就没在做这方面的事情了,他就是一个赛车手。所以,我觉得跨界就有点像是撕掉一个标签再重新贴上一个标签。
_D0%A1%B7%C9%BA%CD%D3%F7%D6%DB%B8%F7%D7%D4%CA%AE%C4%EA%2F%D0...
《文周》:那么,你喜欢怎么样来形容你自己?
喻舟:我还是蛮会给自己惊喜的,常常会被自己吓到。

《文周》:比如什么事会被自己吓到?
喻舟:比如我从来就没有想过自己会开始跑步,也从来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会画画,会出漫画书。所以有的时候经常就会觉得“哦,你还能做这样的事情啊!”,还挺会给自己惊喜的。我是一个挺喜欢玩的人,是那种要靠热情为原始动力去做事的那种人,我没有办法听别人的指示去做事情,我要是不能做就是不能做,我是勉强不来的人。
(赵盼、陈念鑫、邹迪对此文亦有贡献)

VN:F [1.9.22_1171]
5 票
喻舟:就是要撕掉你脑子里的标签, 4.6 out of 5 based on 5 ratin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