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正扑面而来,你知道这个天大的消息吗?
《草间弥生——我的一个梦》亚洲巡展

2013年12月15日 – 2014年3月30日 | 上海当代艺术馆
记者/骨朵 图片由上海当代艺术馆提供

KUSAMA+YAYOI+in+Toyko+photo+by+Eric+Alessi

草间弥生(Yayoi Kusama)
1929年出生于日本长野县松本市,十岁患病导致幻听幻视。1956年移居美国纽约市,并开始展露她占有领导地位的前卫艺术创作,现居住在日本东京。曾与当代卓越的艺术家如安迪·沃霍尔(Andy Warhol)、克勒斯·欧登柏格(Claes Oldenburg)、贾斯培·琼斯(Jasper Johns)联展。
草间弥生的创作实践非常广泛:绘画、拼贴画、雕塑、表演、电影、装置、小说、诗歌和音乐,被评论家归类到相当多的艺术派别,包含了女权主义、极简主义、超现实主义、原生艺术、普普艺术和抽象表现主义等。但在草间对自己的描述中,她仅是一位“精神病艺术家”。

LS4A9958(The Moment of Regeneration 再生时刻 2004)

《草间弥生——我的一个梦》亚洲巡展
草间弥生在中国首次的大型个展, 也是在中国的唯一一站, 展出草间弥生一百多件作品, 包括她的影像视频、绘画、丝网印刷作品、标志性的巨型南瓜雕塑、大尺幅的装置等,以全面且多元的方式呈现草间弥生六十年来惊人的艺术脉络。
策展人:金善姬
上海当代艺术馆策展人: 王慰慰
展览门票:50元(学生凭证半价)
时间:周日至周四 10:00am – 6:00pm 周五至周六 9:00am-7:00pm

(目前展览参观人数众多,已突破十万人次,提醒各位尽量避开周末高峰,择工作日时间最佳,许多装置需要排队观看。)

LS4A9973(Im here But Nothing 我在這裡卻了無一物 2000 2013)

在写这篇回顾的前夜,一位朋友在网上分享了一支他听过的“最神奇的Over the Rainbow”,来自日本女歌手UA。与其他改编作品最不同之处,是她的每个发音都足够缓慢,每一个吐字都像是一次次郑重深长的呼吸,全曲唱完达到了十分钟时长。朋友把UA延长音节的演唱比喻成“胎儿在母体中的呼吸”——因为胎儿的呼吸要通过狭长的脐带,而当他要出生时,UA的声音愈发高亢,甚至有带着惊奇和狂喜的啼哭——那,是为庆生,是为这崭新的大千世界。
提起这首歌,是因为在看到草间弥生的画作或者相关的纪录片时,你所面对的怪婆婆似乎就是这么一个怀着本能的歌颂之心的婴孩,对人世,她初来乍到,对艺术,她的表达源自最天真的欲望。

LS4A0050 copy(波点偏执Dots Obsession 2013)

工作日,阴雨天,湿着鞋子在人民公园附近转了两圈才找对方向。刚踏进上海当代艺术馆的门,就已经是另一片时空。巨大的红色波点装置在晕黄灯光的拥抱中,像是沐浴在闪耀着的太阳光辉里,让整个场馆流动着暖意。
你的身边,有并不刻意钻艺术牛角尖而只是来这里经历奇遇的艺术工作者,有耐心等候人群散去彼此就着装置沉浸在摆拍中的情侣,有一脸兴奋拿着本子做笔记的观众,有身着波点带着闪亮紫色假发的好看姑娘,有坐在婴儿车里对着呆萌的小狗装置(怪婆婆给每只狗都起了不同的名字!)睁着好奇大眼睛的孩子,还有从“洁净之屋”里出来后满头贴满了五彩波点的伙伴们……这对我来说似乎是一次意外——人潮涌动的展厅里,第一次觉得身边的男男女女都那么可爱。谁知道这是否又是怪婆婆作品的魔力呢?

无限镜室—灵魂波光 Infinity Mirrored Room Gleaming Lights of Souls2(无限镜室—灵魂波光 Infinity Mirrored Room Gleaming Lights of Souls2)

展览里,除了各种大型而变幻无穷的波点装置(装置大多可以拍摄),还有怪婆婆的画。
画,是草间弥生一切作品的本来面目,是她表达内心世界的最直接方式。她的画里仿佛隐藏着巨大的秘密,那些彼此连接的线条像是万千存在的亲密触角,每一个小小的延伸都关联了所有大小世界。透过玻璃的反射,我们身处这无限之中,似乎真的可以突破虚实的界限。在关于她的纪录片里,那些笔迹的落成似乎不需要思考,它们细密微小,交错相生。怪婆婆说,画画时,那些密集而机械的反复动作,可以让她平静下来,什么也不想。每天,她往返于新宿精神疗养院和疗养院旁的工作室之中,一画便是八九个小时——每次从工作室走出,会体力透支到晕眩。

值得一提的是,草间弥生的展览并不仅仅是她历来作品的展示——如果非要提作品,那么这个作品就是整个空间,甚至,是一个全新的时空。这个时空里,战争消散了,挣扎会变成蝴蝶,人类和天空和大地相爱,没有尽头。
她不懂电脑,不用电话,却深深记得历史上的伤害。展区播放了一段草间弥生的受访视频,她为二战时日本军国主义带给亚洲国家的伤害道歉并祈求原谅。而在此之前,她已经在多个媒体的记录中,为历史上发生的事件道歉。她唯一能做的,就是画,画那些象征着爱与生命力的波点,是她期望的世界。

LS4A0016(曼哈顿自杀瘾Manhattan Suicide Addict 2010)

二楼的一个小展厅里,重复播放着《曼哈顿自杀瘾》的一分钟视频里,它该是怪婆婆的某个被放大了的波点,拥有充满力量的旋涡,视频没有翻译字幕,却让无数人看了一遍又一遍。影像里,怪婆婆像平日说话般吟唱着她最喜欢的自己的诗句,挥舞着双臂,而身后,是属于她的万众瞩目的光彩世界,光怪陆离绚烂至极。她唱道:
拆掉幻想的大门
在沉痛的花朵中
现在从未终结
在通往天堂的路上
我的心沉陷于温柔
向天空呼喊
它蓝色的影子变得透明
拥抱虚幻的阴影
云升
眼泪的声音淹没玫瑰的色彩
我变成石头
不是在永恒的时间里
而是在蒸发的瞬间

少女时期就尝试自杀的她,通过别具一格的表达和艺术赋予她的价值活了下来。有时,她会开着玩笑对一直在她身边的工作人员说:“我知道你们都等着我死呢,就好拿着我的画去卖钱了……拜托,(画)要卖得贵一点儿呀!”

LS4A0076 2 copy(重复的视觉菲勒斯船Repetitive-Vision, Phallus-Boat 2003)

但其实,晚年的她怕死怕得要命:她还想听到热情的赞美,还想让更多人看到她“战斗的身姿”,脑海里那些每天新鲜的灵感还要活下去,还想张开双臂,呼唤和迎接无限的爱呢!

她反感媒体过问她的年龄,却从不厌烦配合他们的要求顺从地面对镜头摆出各种姿势;她永远不满足却怀着无限的温柔,为了自己的艺术获得肯定,她愿意做任何事情;她说话时总是面无表情,瞪着双眼直视着某个方向,语气像是小学生背课文般生硬;她坚持不坐轮椅,因为这世上最糟糕的事情毋宁于被发现自己“不中用”……在她自己的画里,她骄傲而无所畏惧,她要画到生命最后一刻,把最大的能量像飞舞的樱花那样,向着世界的各个方向飘洒。

LS4A9927 copy(为挚爱郁金香之永恒祈祷With all my love for the tulips 2012)

让我们一起祝她长命百岁吧!就用怪婆婆这句直白而快乐的句子,和她一同祈祷和呼唤永恒的爱——
“嗨,你好!青春正扑面而来,你知道这个天大的消息吗?”

VN:F [1.9.22_1171]
1 票
《草间弥生 - 我的一个梦》亚洲巡展, 5.0 out of 5 based on 1 ra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