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辑 / 桂子

《乌托有个帮》向所有不切实际的、浪漫而伟大的理想主义的疯子们,献上最深沉的敬意!
《乌托有个帮》卓越网购买链接
http://www.amazon.cn/dp/B00GFL6HBY

主消息标题图 汉尼拔卢浮宫雕像

汉尼拔·巴卡(Hannibal Barca)

他是谁?

迦太基、军事家庭、罗马人的仇人、战略之父、自杀、悲壮的挽歌

出生,注定不平凡
  
公元前247年,在遥远的北非,迦太基的贵族名将哈密尔卡抱起了自己的第一个儿子,为他取名叫做:汉尼拔。儿子的出生,缓解了他一直以来的不快。作为一个将军,他带领的迦太基军队与罗马人之间的斗争迟迟不能结束,而这种战争状态又不知道持续到何时。但是儿子的粉嫩的笑脸让他暂时忘却了战场。他的儿子,五官虽还没有舒展开,但身上的英气已像足了自己。他能感受到,这个手里捧着的小家伙,一定能长成一个壮汉,成为迦太基人的骄傲。

成长,斗争在血液里流淌
  
汉尼拔成长的时期,正是第一次布匿战争时期,在父亲的军事思想的影响与贵族家庭浓郁的武德意识的影响下,汉尼拔长大了。

汉尼拔九岁的时候,父亲哈密尔卡要横渡直布罗陀海峡,远征西班牙。离别的时候,哈密尔卡询问个头才刚到他胸口的汉尼拔,是否愿意同他一起远征。而汉尼拔带着一腔热血,迫不及待地表示愿意上战场厮杀。于是父亲拉着汉尼拔来到祭坛前,让他发誓:

永远与罗马人为敌。
汉尼拔的军事生涯,在他九岁的时候,就这样开始了。

昔日辉煌的迦太基 用作主消息配图
(昔日辉煌的迦太基)

登顶,俯视阿尔卑斯山

年仅25岁的汉尼拔已在军营里度过了16年,这一年,他代替了父亲,成为了最高统帅。他有过人的胆识、坚忍不拔的毅力、与久经调教的战略眼光,所以深受士兵爱戴。他一直都和士兵同吃同住,同甘共苦。有人说,他永远都是第一个进战场,最后一个退出来的那个人。

公元前218年,第二次布匿战争开始,考验汉尼拔的时刻来临了。罗马人控制了地中海,企图将汉尼拔的军队遏制在迦太基本土,但是他们没有想到,自己的对手汉尼拔,是多么的异想天开。因为他竟然要带领90000步兵,12000骑兵,及37只战象翻越比利牛斯山和阿尔卑斯山,更恐怖的是,现在正值冬季!

阿尔卑斯山山高路险,终年积雪,道路几乎无法通行。狭窄的山道冰雪覆盖,稍有不慎就会掉入万丈深渊。在翻越之前,他命令士兵砍下树木焚烧,然后用水和醋浇灭,这样山上的岩石就变得十分松脆,之后再把大石砸碎,便开辟出一条进军的通道。这条通道之后也被称为“汉尼拔通道”。凭着过人的勇气和智慧, 汉尼拔率领着他的大军,仅用了33天,便翻越了阿尔卑斯山,创造了军事史上的奇迹。
  
当汉尼拔站在山顶,俯视着整个欧洲大陆时,一缕冬日的阳光穿透层层乌云,照在他闪闪发光的盔甲上。

主消息配图 翻越阿尔卑斯山
(带领军队翻越阿尔卑斯山)

辉煌,向罗马投射标枪
  
之后,在特拉比亚河畔,汉尼拔打败了“天下无敌”的罗马军队;在佛罗伦萨附近,他走过沼泽,绕开了敌军,直插敌人后方;在特拉西梅诺湖畔,他为罗马人安排了葬身之地。于是“汉尼拔”这个名字,让罗马人闻风丧胆,让罗马帝国为之一颤。
  
汉尼拔,犹如一道闪电,劈向他仇恨的罗马,劈向欧洲大地。

战争地理图 主消息配图

暮曲,太阳也有坠落的那天
  
再炽热的太阳,也有夕阳西下的那一天。汉尼拔这个迦太基人心中的神,也有走下神坛的那一天。汉尼拔是战略大师,但是他忽略了守住本土战场这个问题。罗马人的新执政官法比乌斯采取拖延战术,并将战场延伸至西西里和西班牙。于是,汉尼拔军队的弱点开始显露。远离后方,补给不足,迦太基军队不再所向披靡。公元前202年,汉尼拔收到命令,要求带领军队返回迦太基。这位立志扫平罗马的将军仰天长叹,因为他此生志愿可能已无法实现。
  
而第二次布匿战争,也以罗马人的胜利告终。虽然胜利了,但仍然心惊胆战的罗马人依旧不放心汉尼拔,他们要求迦太基交出汉尼拔以作为停战条件。
  
公元前195年,第三次布匿战争,迦太基再次战败。此时的罗马人依旧不依不饶,要求迦太基交出汉尼拔。于是,为国出生入死的汉尼拔被看做是国家罪人,被流放离开迦太基。
  
公元前183年,汉尼拔服毒自杀。

战争 主消息配图
(汉尼拔所带领的迦太基军队)

他最恨罗马人,罗马人却尊他为父

梦破山河
  
汉尼拔可能永远也想不到,他为之征战了一生的祖国会如此对他。他走过无人敢走的道路,经历过无人愿意经受的苦难,进行了无人敢想的战斗,也取得了空前绝后的战果。他出生入死,忍受过病痛的折磨,直面过死亡的威胁,只为扫平罗马,以完成当日对父亲的誓言。可是他的国家呢,迦太基从来没有给过他全面的支持。当他的船只不足时,当他的供给不足时,他的国家从来没有出面过。而现在,他被他的国家抛弃了。
  
他离开了他的战场,离开了他的国家,最重要的是离开了他的壮志。他报仇罗马的志向彻底破灭了,而他为了这个志向献出了一生的勇气和智慧。
  
扫平罗马是他毕生的愿望,没有了愿望的支撑,他能选择的只有离开这个世界。汉尼拔最终被打败了,打败他的不是罗马,是迦太基。

副消息配图
(BBC纪录片中汉尼拔的形象)

余晖闪耀
  
汉尼拔一生最恨的是罗马人,但是罗马人却从来没有恨过汉尼拔,他们对这位勇士只有两种态度:恐惧和尊敬。“战略之父”这个名字最初是被罗马人叫出来的,而在欧洲史上,战败后还能得到对手尊敬的只有两个人,一个叫拿破仑,另一个就是汉尼拔。
  
对,他看起来是失败了。他领导的布匿战争没有成功,他还被国家出卖,最后走投无路服毒自杀。可是其实,他是唯一的胜者。他单枪匹马地向古代最强盛、其政治、军事基础最坚实的社会提出了挑战,并且几乎将它摧毁。他率领着一支由多种族、多民族组成的缺衣少食、装备不良的部队纵横进军整个意大利。
  
西方战争史上“四大名将”中,汉尼拔排名第二,仅次于亚历山大。他的光辉仍然在欧洲上空闪耀。

3
(卢浮宫的汉尼拔雕塑)

死亡,但不失败
  
我们最后把目光放到同时代的东方。在中国,同样有一个汉尼拔式人物——项羽。
  
他们同样都是贵族出身,骨子里流淌着高傲的血液。他们都是军事大师,一生胜仗连连,创造了军事奇迹无数。他们的英雄气概惊天动地,扫平战场,英勇厮杀。
  
在他们的梦想里,世界被他们踏平,敌人为他们俯首。他们为了这个梦想,献出一生的勇气和智慧,但是在现实里,他们输了。傲气不允许他们失败,失败的后果只有一个——死亡。最后,他们一个自刎在江边,一个服毒在他乡。
  
可是也许,从来没有人觉得他们是失败者,他们只不过英雄主义感太强,不能容忍自己不是英雄罢了。
他们都一样,用生命谱写了一曲悲壮的挽歌。

1
(项羽和汉尼拔)

希特勒的宣言和他比就逊爆了

他说:要么胜利,要么死亡

汉尼拔在他进军意大利之前发表了一次著名的鼓舞演说。这次演说已经成为经典,被无数人引用。“要么胜利,要么死亡”,他一生都在实现这个诺言。

第三条消息标题图

士兵们:

你们在考虑自己的命运时,如果能记住前不久在看到被我们征服的人溃败时的心情,那就好了。因为那不仅是一种壮观的场面,还可以说是你们处境的某种写照。我不知道命运是否已给你们戴上了更沉重的锁链,使你们处于更紧迫的形势。你们在左面和右面都被大海封锁着,连一艘可用于逃遁的船只也没有。环绕着你们的是波河,它比罗讷河更宽,水流更急,后面包围着你们的则有阿尔卑斯山,那是你们在未经战斗消耗、精力充沛时,历经艰辛才翻越过来的。

士兵们,你们己在这里同敌人初次交锋,你们必须获胜,否则便是死亡。命运使你们不得不投身战斗,它现在又站在你们面前。如果你们获胜,你们就能得到即使从永生的众神那儿也不敢指望得到的最大报酬。我们只要依靠勇敢去收复敌人从我们先辈手里强夺去的西西里和萨迪尼亚,我们就会得到足够的补偿。罗马人通过多次胜利的战斗所取得和积聚起来的财富,连同这些财富的主人,都将属于你们。在众神的庇护下,赶快拿起武器去赢得这笔丰厚的报酬吧。

你们在荒凉的卢西塔尼亚和塞尔蒂韦里亚群山中追逐敌人为时已久,历经如此艰辛危难却一无所获。你们跋山涉水,转战数国,长途劳顿,现在是打响夺取丰富收获的战役,为你们的穷苦取得巨大报酬的时候了。这里命运允许你们结束辛苦的努力,这里她将赐予你们与贡献相称的报酬。你们不要因为这场战争表面上的巨大规模,而担心难于取胜。故对双方受藐视的一方往往坚持浴血抗争,而一些著名的国家和国王却常常被人并不费力地征服。因为,撇开罗马徒有其表的显赫名声,它还有什么可与你们相比的?默默地回顾你们20年来以勇敢和成功而著称的战绩吧,你们从赫拉克勒斯支柱,从大洋和世界最遥远的角落来到这里,一路上征服了高卢和西班牙许多最凶悍的民族。如今你们将同一支缺乏经验的军队作战,它就在今年夏天曾被高卢人击败、征服和包围过,至今它的统帅还不熟悉他的军队,而军队也不知道它的统帅。要把我同他作一比较吗?我的父亲是最杰出的指挥官,我在他的营帐中出生、长大,我荡平了西班牙和高卢,我不仅征服了阿尔卑斯山诸国,还征服了阿尔卑斯山本身。而那个就任仅6个月的统帅是他的军队里的逃兵。如果把迎太基人和罗马人的军旗拿掉,我敢肯定他不知道自己是哪一支军队的指挥官。

2

你们中每一个人都看到了我的累累战功,同样地,我作为你们英雄气概的目击者,能列举每一个人勇敢作战的具体时间和地点。士兵们,我认为这一点很重要。我在成为你们的指挥官以前是你们大家的学生,我将率领曾千百次地受过我表彰和犒赏的士兵,阵容威武地阔步迎击那支官兵互不熟悉的军队。

不论我把眼光转向何处,我看到的都是斗志旺盛、精神饱满的士兵,一支由各个最英勇的民族组成的久经战阵的步兵和骑兵。——你们,我们最可靠、最勇敢的盟军,你们,迦太基人,即将为你们的国家并出于最正义的忿恨而出征。我们是战争中的攻击者,高举仇恨的旗帜进入意大利,将以远远超出敌方的胆量和勇气发起进攻,因为攻击者的信心和骁勇总是大于防卫者。此外,我们所受的痛苦、损失和侮辱燃烧着我们的心:它们首先要求我——你们的领袖,其次要求曾围攻过萨贡塔姆的你们大家去惩罚敌人。如果我们畏缩怯战,它们将使我们受到最严厉的折磨。

那个最为残暴、狂妄的民族认为,一切都应归它所有,听它摆布;应当由它决定我们该同谁交战、同谁情和;它划定界限,以我们不得逾越的山脉河流把我们封锁起来,而它却不遵守自己规定的界限。它还说,不得越过伊比利亚半岛,不得干预萨贡廷人;萨贡塔姆在伊比利亚半岛,你们不得朝任何方向跨出一步!掠走我们最古老的省份——西西里和萨迪尼亚是件小事吗?你们还要掠走西班牙,让我从那里撤走,以便你们横渡大海进入阿非利回吗?

我说他们要横渡大海,是不是?他们已经派出本年度的两位执政官,一个派往阿非利加,一个派往西班牙。除了我们用武器保住的地方外,他们什么地方都没有给我们留下,有后路的人可能成为儒夫,他们可以通过安全的道路逃跑,回到自己的国土家园请求收容。但你们必须勇敢无畏。你们在胜利和覆灭之间绝无回旋余地,或者胜利,或者死亡。如果命运未卜,与其死于逃亡,毋宁死于沙场。如果这就是你们大家确定不变的决心,我再说一遍,你们就已经胜利了;这是永生的众神在人们夺取胜利时所赐予的最有力的鼓励。

汉尼拔指挥战争 副消息标题图

2

《乌托有个帮》卓越网购买链接
http://www.amazon.cn/dp/B00GFL6HBY

9

VN:F [1.9.22_1171]
0 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