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董艺

时间:2014年2月9日—16日
地点:国家大剧院戏剧场
出品:国大创艺文化有限公司
   中国煤矿文工团
编剧:关渤
导演:何念

4

何念
上海话剧艺术中心导演。其作品大多取材于畅销小说或是影视剧,有良好的市场基础,敏锐把握都市青年的生活和情感线索。风格独特,幽默轻松。从小剧场到大剧院,是上海最年轻、最高产、最卖座的话剧导演。
代表作:《武林外传》《鹿鼎记》《杜拉拉》《我爱桃花》《资本论》等

07年,一部《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小说问世;去年四月,赵薇导演的同名电影引起怀旧浪潮。今年大年初十,何念带着一部为青年群体量身定制的话剧《致青春》首次登上国家大剧院的舞台。不同于之前的版本演绎,作为目前享有鬼才导演美誉的何念来说,他带来的不仅是对青春逝去的追忆,对往昔时光的致敬,他说:“你往过去看的话,咱们是致青春;你往以后看的话,每个时代都是正青春。”正是带着这种向前看、活在当下的信条,新一版话剧《致青春》来了!

有着丰富的改编小说或影视剧剧本的经验,何念这一次的处理着重关注了郑微和陈孝正之间的情感,淡化了林静和郑微的情感。“你看学校里的戏,两人谈恋爱,整个片子百分之八十都是在写他俩,最后这个女孩却和另外一个男孩好了,(这样的情节)观众会觉得有点情感置换不过来。”他坦言,为了能充分地在两小时内把故事讲得生动、透彻,在舞台呈现中会全程采用时光交错的方式来演绎。就像在微博上提前放出的预告片一样,整部戏是一次每个角色自己和自己的对话,也是一场彼此之间的青春告白。

在演出前,剧组与制作方特意做了一个活动,征集和分享一些观众的青春故事,无论是关于初恋,还是一个后来不再联系的好朋友。做这么件事儿,在何念看来,其实是想提示大家。“这个戏不能说是年轻的时候和老的时候的故事,其实就是毕业以后的十年,对于自己人生的第一个总结。这十年我们都干了些什么,我们的理想还坚持了多少,相信其实大家都有一些小心得。”

37

42

“原创是全新的开始”

被称为沪派戏剧“票房蜜糖”的何念,毕业后执导的十几部话剧部部卖座。曾因肢体剧《人模狗样》获得过年度上海“最受欢迎的小剧场话剧”,参加第17届埃及开罗国际实验戏剧节获“评委会最杰出社会成就大奖”。也曾携手宁财神让话剧版的《武林外传》红遍全国。由于年轻,执导的话剧数量多,票房总收入又几攀高峰,京沪两地专家甚至专门召开过青年导演研讨会,共同探讨何念现象。

至于为什么一直以来多数作品是影视剧的改编,何念坦言:“因为以前刚开始做,毕竟对故事的把握还是需要一定的载体。我们毕竟是做导演出身的,并不是学编剧的,所以前阶段还是要以小说为蓝本。慢慢做得东西多了以后,我们想说的话也更多,想表达的也更多,会需要通过原创来作为表达的出口。”每当一个作品的话剧版上演后,他从不介意观众做话剧与之前影视剧版本的比较。他认为,“同样一本小说,不同的视点,与观众交流的情感方式也不一样。其实比较没关系,本来文艺作品的形式之间的交流,小说有小说的感觉,电影有电影的,话剧有话剧的。话剧跟别的样式不一样的地方就是在现场,能看到真人演出传达的情绪,所以还是具备一点现场感这个优势的。就像唱片很好,但是你还是想来看一看现场的演唱会,可能你已经会哼、已经会唱了,但是还是要来感受现场的气氛”。也许就是因为把握住了观众的这种心理,一路走来,他的“何氏话剧”已经产生了一种让观众认可的品牌效应。而在未来,何念减量影视题材改编,增加原创剧创作会有更多的成长空间。“我认为坚持做原创才是做这个行业真正的意义,虽然其他的很多方式也能有很好的作品,但对于一个导演来说,原创是全新的开始,可以表达自己真正想要表达的内容。”

1

2
上海现在很像中国的纽约、百老汇

从上戏毕业后,何念一直扎根于上海,有人说他排的是专门给白领看的戏,其实无论看戏的受众群体是谁,上海的观众确实会对戏剧演出买账。何念说,“这是由于上海的文化接受度很高,不会对外来的演出或团队产生排斥。在上海,总有一批观众愿意去走进剧院看戏。这些年来上海戏剧氛围越来越多元化,观众们看戏的习惯也逐渐形成,看戏开始成为他们生活的一部分,对于优秀作品的鉴赏能力也越来越高”。确实,随着演出越来越频繁,种类逐渐多样,上海已经逐渐变成一个演出的集散地。

相比之下,北京有更多的演出团体,更好的剧场条件和相对成熟的观众群体,但是何念认为,“上海的风格可能更多元化,比如说上海的外国戏更多一点,悬疑剧更多一点。而北京的话,像北京人艺的那种强烈的老北京风格,传统一点的戏会多一些。”而这次《致青春》的首演定在了北京的国家大剧院,对于何念来说是一次“令人期待和兴奋的机会”。收到了国家大剧院的邀请,首次来大剧院参与联合的话剧创作,并且在这次的制作班底上以及演员的选择上,更多选用了北京戏剧圈的人来合作。何念这样总结道:“这应该算是一次京沪协作的作品,也是一种融合吧。国家大剧院光看‘国家’两个字就让人觉得比较有代表性。希望以后每年都能来演一轮。”不止何念,像这样京沪两地的戏剧交流,类似的还有许多。比如像去年酷暑八月,在剧场空调坏了还能坚持演出完毕并赢得好口碑的《卤煮》(黄盈作品),再比如有“戏剧导演中的冯小刚”之称的李伯男执导的《隐婚男女》《建家小业》《半糖》等都曾在上海演出,包括北京人艺在前年的六十周年庆典时,也在上海做了持续19天的展演。何念也说:“现在上海有点儿像纽约,百老汇那个感觉,不管你在哪儿出品,不管你在哪儿制作,你最后的演出的长线都会以上海为中心。”

作为在上海戏剧界成长起来的一位80后优秀导演,何念在毕业后十余年里,二十多部话剧的问世,上亿元的票房收益,都向我们展示了一位正当年的青年导演丰富的创造力。 未来,无论在上海还是何地,无论是继续喜剧还是转型其他,称自己“爱讲故事”的何念还会继续向观众呈现更多的不一样的尝试。期待与观众互动的他说:“我呈现的舞台只是一把钥匙,观众用它去打开什么样的锁我们也很期待。”(王兴平、于成然对本文亦有贡献)

21

44
订阅本刊:http://t.cn/8FGcGDe

VN:F [1.9.22_1171]
0 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