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托有个帮》卓越网购买链接
http://www.amazon.cn/dp/B00GFL6HBY

2

一路理,一直想

文/朱筱筱

吃过感冒药,21点半睡着,23点半醒来就再没睡意。混沌的大脑装不进英文,也装不进文学戏剧的理论,索性拿来《乌托有个帮》。这书,就适合这样松松弛弛,半躺着,然后一捧,便是一个美好世界。

“献给所有不切实际的理想主义者”,书的扉页如是说。毫不羞愧地认定,它是可以献给我——一个和米拉拉一样的天蝎座文艺女青年——这么个正用有限的智慧和精力带领一群高三学生走在逐梦路上,却又试图做个艺术评论者,企图投身戏剧,妄图做个专业读书人的人。

一路理,一直想,我正当时。

理想这个词,总是以一种文艺的姿态笑傲人生百态。然而,理想,大多时候,只是一场旷久的暗恋,绞尽脑汁,千方百计,持之以恒,开不了口,感动的只有自己。

何况,还是不切实际的理想。

然,翻开书,一溜串儿的人名都是不切实际的理想主义者。
然,他们一路前行,仍在追寻。

突然发现有这么一大帮人——一大帮文艺青年——陪伴着自己,和这个世界一起,审视理想,为理想而奋斗,毕竟是一件儿倍增幸福感的事。

不会感到孤独,是将这本书收入囊中,或放在枕边,或随身携带的顶好理由,遇上它,遇上他们,是一种幸运,也是一种因缘。

理着2012和2013,不远千里奔赴各地去看戏。因为郝蕾,奔赴北京,赶上《恋爱的犀牛》千场纪念,见了老孟的激情与顽皮,见了廖老师的温文与善良,甚至见了郝蕾的桀骜与无谓;因为林奕华,两次去重庆,《贾宝玉》和《三国》;昆明,上海,《蒋公的面子》……想着2014,还能看更多的戏,赖声川、田沁鑫、林兆华、王翀……

理着2012和2013,耳机里总是响彻着玮玮的《米店》《李伯伯》,郝云的《突然想到理想这个词》《北京 北京》。想着2014年将站在垦丁的海边吹着《太平洋的风》,想着大学时代的《时光》和《蓝莲花》。

理着碟架上,娄烨的影片看了又看;书柜里,从那些快要消失的文艺书店买回来的书越来越多。想着有一天,自己也去开一家书店,有着镇店的好书和可供分享的好碟;想着如何在心里呵护住这份美好和纯真。

就这么理着想着,终于确信自己依旧走在理想的边缘,一直,在路上。
哪怕现实多么不耐看,哪怕生活只剩下活。

理想,从未走近,更从未远去。

“乌托有个帮”,大红字体,血脉贲张,理想当如此。
《乌托有个帮》,色彩斑斓,四溢芬芳,理想应如此。

不得不提一件儿有趣的小事儿,去书店买《乌托有个帮》那天,书店还没到货,转战亚马逊,也还未上架,最后只得选择淘宝。收货几天后,又收到一本,原来是卖家发重了货,联系卖家,欲再拍下。

这是一种幸运,更是一种因缘,与乌托邦,与《乌托有个帮》。

原文链接:http://book.douban.com/review/6504501/

9

VN:F [1.9.22_1171]
0 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