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辑 / 徐小恬

《乌托有个帮》向所有不切实际的、浪漫而伟大的理想主义的疯子们,献上最深沉的敬意!
《乌托有个帮》卓越网购买链接
http://www.amazon.cn/dp/B00GFL6HBY

微信主封面图

苻坚

他是谁?

公元4世纪,悲剧大帝,励精图治,礼贤下士,唯仁至上,断背山,淝水之战

柏杨说,中国历史上够得上称为“大帝”的,不过五人:嬴政、刘邦、苻坚、李世民及爱新觉罗·玄烨。对于这样的评价,很多人都觉意外:不应该啊,苻坚不就是“淝水之战”被谢氏一族打得一败涂地切切实实一“悲剧帝”吗?他凭什么?

抛开“胜者为王败者为寇”的惯性思维,回归历史本身,就会发现苻坚其人确实比常人从“风声鹤唳”、“草木皆兵”中所知要丰满得多。

画家何孔德、何宁画的苻坚

勤庶政重文教

“长安大街,杨槐葱茏;下驰华车,上栖鸾凤;英才云集,诲我百姓。”这是苻坚执政期间在前秦百姓中广为流传的歌谣之一。从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前秦的清明政治局面,以及苻坚的励精图治。苻坚是“五胡”之一的氐族后代,却自幼推崇汉文化,仰慕儒家经典,八岁时便知主动向祖父请求家教,自与一般氐族人尚武力、轻文化的落后观念不同。

苻坚即位之后,一方面奉行“以人为本”的治国策略,广招贤才,整顿吏治,实行休养生息的政策。另一方面,积极推崇文化教育,甚至强制公卿以下的子孙入学读书。同时规定:俸禄百石以上的官吏,必须“学通一经,才成一艺”。如果不通一经一艺,则一律罢官为民。由于苻坚的大力倡导,前秦很快就出现了劝业竞学、养廉知耻的风气。不仅培养了官僚后备队伍,提高了统治阶层的文化素质,同时也促进了民族间的文化交流,为前秦顺利统一北方打下了坚实基础。

版图  主消息勤庶政那条内容下面

唯仁至上之君

苻坚十分迷信儒家思想,常以“其仁若天”的轩辕大圣自比。纵观其执政的几十年间,可以看到,他推崇的治国理念绝对是“王道”胜于“霸道”。一次,有个叫刘兰的奉命去幽州治理蝗灾,不想蝗虫经秋冬不灭,于是便有人上奏刘兰讨蝗不力,请苻坚诏他入狱。苻坚说:“这是天灾,大概不是人力可以去除的。只怕是我执政有违所致,不关他的事。”不但没有处罚刘兰,还自省是否有执政失当之处,明主的形象可见一斑。

然而,一味地推崇仁政,不行赏罚分明之事,就能实现他“贤明圣主”的梦想吗?除了善待慕容垂等异族俘虏,并授予官职、委以重任外,连侄子苻阳与王猛儿子王皮联合谋反,他也竟然轻易原谅、皆赦不诛。苻坚似乎有一个“梦想”,就是有一天,他能跟偶像尧、舜一样,以德服人,通过施行“仁政”实现自己的政治理想。因此,对于“仁”这一字他特别看重,对一切事务的处置也唯仁至上。他才不管“仁治”是不是最契合社会实际——虽然凭此当时的前秦已经在一定程度上达到了“盗贼止息,路不拾遗”——只因那是离他贤君理想最近的方式,他便义无反顾地朝前路走了。然而,“有功不赏,有罪不诛,虽尧、舜不能为治,况他人乎!”宋史家司马光发出了这样的感喟。

“断背山”埋祸根

公元370年,前燕为前秦所灭,想作圣贤君的苻坚宽恕了慕容氏的所有皇族。不过作为战利品,他把十四岁的清河公主收为宠妾,又见其弟慕容冲长得白皙貌美,忍不得又将他收为娈童,长安一时有歌谣曰:“一雌复一雄,双飞入紫宫。”最后还是经过王猛的力谏,苻坚才恋恋不舍地将慕容冲送出宫去。他自以为是地认为这是一场美妙的爱恋,却不想对慕容冲来说,那其实是一辈子都洗刷不清的奇耻大辱!

苻坚兵败淝水之后,慕容冲率军逼围长安城。苻坚“急中生智”,派人送去一袭旧日锦袍“以明本怀”,他天真地以为慕容冲会睹物思情,顾及昔日温存种种。“朕于卿恩分如何,而于一朝忽为此变!”竟不知仇恨的种子已经在对方心中悄悄播下十余年。长安城被攻破之后,慕容冲积郁了十多年的怒火终于彻底爆发,长安血流成河……

断背山

淝水败梦想碎

世人都说苻坚不顾众议急匆匆南伐东晋导致淝水之战大败,是自食穷兵黩武、刚愎自用的恶果。但是,且看苻坚对道安(注:就是那位给僧人统一姓氏为“释”的高僧)的解释:“(南下攻晋)非为地不广、人不足也,但思混一六合,以济苍生……且朕此行也,以义举耳,使流度衣冠之胄,还其墟坟,复其桑梓,止为济难铨才,不欲穷兵极武。”旁人可以说这是他的冠冕堂皇之词,但是对苻坚而言,在自己最尊崇的大师面前,他没必要撒谎,所说应由衷而发。穷兵黩武不是他的目的,他只想尽快实现自己的政治理想,以济苍生耳。

类似的话,在他派吕光出征西域之前也曾语重心长地交代过:“西戎荒俗,非礼义之邦。羁縻之道,服而赦之,示以中国之威,导以王化之法,勿极武穷兵,过深残掠。”可见,贸贸然给苻坚贴上“穷兵黩武”的标签是完全错误的。

苻坚是一个浪漫主义实干家。他的理想不是不可实现的,可惜实现理想的时机过于不切实际。追逐理想从来没有不对,只是有时候太过迫切的话,理想一旦不够时间整衣穿戴完毕,追到手的也多是一个面目全非,那或许会更令人失落。九十七万对阵八千,多悬殊的数字,谢家以少胜多,荣耀流传千古;苻坚以多败少,圣贤梦自此破碎。

看客们多习惯了“胜则为王败则为寇”的历史观,总是在历史结局上冷眼旁观,并迅速下一些带有倾向性的主观主义判断。你觉得苻坚可笑、可悲也好,不切实际、太理想主义也罢,于他本人来说,仅仅是为了完成自己的一个理想,一场远大的政治抱负而已。

真正的浪漫主义者看自己应该都是脚踏实地的实干家,因为理想令他心中饱满、踏实,也让其胸怀一种莫名的自信;外人眼中所见的虚无缥缈、难以实现,对其自身而言都不成问题。真正的浪漫主义者通常还是有怎样的执念就会义无反顾地朝着它执行的,何况那还是一名必须靠实干出政绩的君主呢。

淝水之战

鸠摩罗什、王猛什么的是他的菜!

苻坚虽是一位少数民族领袖,却十分推崇文治,是难得一见惜才如宝的贤明君主。应该说,广纳贤才,实现大一统以济苍生就是他毕生的理想,然而却惜成未竟之事业。好在其礼贤下士的故事终得以留存史册。

似玄德遇孔明——王猛

对于王猛,苻坚曾不止一次在公众场合拿“文王得太公”、“玄德遇孔明”自比,可见他对王猛的器重程度。王猛本为汉族一介寒士,以卖畚箕为业,早年隐居华阴山,静待明主出现,后经吕婆楼牵线投入苻坚门下,两人一拍即合,迅速组成了“明主贤相”的组合。

苻坚任人唯才,没有种族之分,王猛初到前秦,便经常参与朝廷大事,这令氐族元勋很不满。特进(注:正一品官职)樊世更以开过功臣自居,屡次当庭藐视王猛。苻坚忍无可忍,认定必须杀掉樊世,才可整顿百官。终于找了个由头将其斩首。樊世死后,各氐族朝臣都抨击王猛,没想到却换来苻坚的谩骂和鞭挞,因为苻坚的大力支持,王猛最终在氐人面前树立起威严。而他也不负苻坚所望,毕生助其内修外攘,除“五公之乱”,吞并前燕,为苻坚统一北方大业立下了汗马功劳。后来,王猛因过度操劳病倒,苻坚还亲自为他向诸神求福;在王猛病情稍为转好之后,他又下令大赦天下。足见他对王猛的礼遇程度有多高。王猛临终前曾留下忠告:晋不可图,鲜卑、羌、羯才是前秦最大的仇敌,更应除之后快。可惜苻坚听了王猛一辈子,倚重了王猛一辈子,却在王猛最后一言忠告上耍了性子,终至遗恨千古。

王猛

只得一人有半——道安

道安法师,中国佛教历史上第一个里程碑式的人物,他开辟了佛教从印度式向中国式过渡的可能,为佛教中国本土化奠定了基石。公元379年,前秦将领苻丕攻陷襄阳,道安被致之长安。苻坚说:“朕以十万之师取襄阳,唯得一人半矣。安公一人,习凿齿半人(注:习凿齿不肯归顺,苻坚放他回东晋继续潜习学问,故只算得“半人”)也。”由此可见,苻坚对道安是如何重视、推崇。一次,苻坚出游东郊,让道安与他同辇而行。有人劝谏道:“道安毁形贱士,只怕脏了您的神舆。”苻坚作色狠批:“安公道冥至境,是当今最有德行的尊者。我俩同乘不是他的光荣,而是我的荣耀啊!”他还亲口跟道安表示,今后将与他一起“南游吴、越,整六师而巡狩,谒虞陵于疑岭,瞻禹穴于会稽,泛长江,临沧海,不亦乐乎”。既表现了自己南吞东晋的豪气,又充分表达了自己对道安的尊崇之意。

释道安

西征只为一宝——鸠摩罗什

公元382年,苻坚派吕光出兵西域,并明确跟吕说,他伐龟兹,不是为了贪龟兹这个地方,而是为了得到鸠摩罗什,因为鸠摩罗什是一位贤哲,而贤哲之人正是国家的大宝,并特别嘱托“若获罗什,即驰驿送之”。鸠摩罗什出身贵族,是汉传佛教史上五大译师之一,才智过人,深明大乘佛学。当初苻坚得道安力荐,即派兵七万,西伐龟兹,为得罗什。可惜没等吕光将其带回长安,苻坚就被姚苌所杀。而最终,鸠摩罗什竟然是在姚苌的儿子姚兴执政期间才抵达长安受国师之礼,罗什的学说、精神发扬光大之地竟然是苻坚的仇家建立的后秦,不知道他在天有灵会是什么滋味。

鸠摩罗什

于是“苻王爷”成了一个千年神

苻坚英明神武一世,最后关头却因淝水一战英雄气短,美好的政治理想瞬间瓦解。这位浪漫的政治疯子最终遗憾地与天下令主宝座擦身而过。

然而,功过毕竟自明。历史不会忘记他,百姓以各种方式缅怀他。台湾地区的“苻王爷”崇拜让苻坚享有千年不绝的香火,让他从失落政坛走上浪漫的神坛,对他来说也算是一种告慰吧。

王爷崇拜

公元385年,苻坚携家眷出奔五将山,被围。羌人姚苌向其索要传国玉玺不成,转而找说客向苻坚求效法尧、舜禅代之事。苻坚怒喝道:“禅让这等事,向来只在圣贤之间发生,姚苌这个叛贼,他凭什么!”骂而求死,终被姚苌下令绞死于新平佛寺,时年四十八岁。苻坚死后被就地埋葬,当地人称之为“长角冢”。

据说姚苌死前曾梦见过苻坚率天官、鬼兵去袭击他,期间他被救援自己的士兵误伤阴部至大量出血。醒后就发现阴部肿胀,医者刺肿处则如梦中一样大量出血,一石有余。如此吓得姚苌发狂胡言,求苻坚原谅,不久姚苌伤重身亡,临终前跪伏床头,叩首不已。

苻坚化身鬼神之说,或许只是姚苌心理脆弱,病魔作祟的幻象。然而百姓敬重苻坚的英灵,顾念他的功德,尊其为“苻王爷”奉祀,谓能避免疫病、兵乱,并于每年正月初二以太牢奉之,称为祭苻家神。祭苻家神为台湾道教现有祭典之一,祭典日为每年农历正月初二。

概因疫病邪乎,而苻坚正气凛然,有他在可以避灾祸驱邪毒之故;而另一方面因为他正是为了百姓不受战乱之苦才力求尽快实现南北大一统,是为百姓福祉而战,是大家心中的守护神,所以特别受民间所怀念、爱戴。

当然,民间崇拜中的“苻王爷”与历史上的“苻坚大帝”,一个“帝王”,一个“王爷”,并不是百姓委屈他让降低一等做了“千岁”。这里的“王爷”,原是闽台地区对瘟神的称呼,后来随着王爷崇拜的长盛不衰,该信仰的系统从瘟神一支渐又增加了受人尊敬的英灵系统(“苻王爷”即属此列)、郑成功的祖孙系统等等,“王爷”的司职更加丰富多样。据1930年台湾寺庙调查材料,王爷庙仅次于土地公,而列妈祖、关帝等神之前。可见当地对王爷崇拜的重视程度。

有首歌这么写,大意是:天地之间有杆秤,老百姓就是秤砣。民间的“苻王爷”崇拜绵延至今,世世代代百姓将平安无灾的美好愿望付之于他……是非功过其实早在百姓心目中有过衡量不是吗?

王爷祭典

盘点那些耳熟能详的忠义之马

一个有趣的现象:苻坚因“投鞭断流”、“风声鹤唳”、“草木皆兵”几个成语让世人对他形成深刻的消极印象,而苻坚之马却因为“垂缰之义”带给人满满的正能量。马年近在眼前,本期专题特献上此番外篇,盘点那些平日里耳熟能详的忠义“骑士”,为大家传递一些正气,祝大家马年大吉!^_^

苻坚之马:騧马

据南朝宋刘敬叔《异苑》卷三记载,一天,苻坚被老情人慕容冲所追袭,慌忙之下不小心堕入山涧之中,此时追兵眼看就要到了,苻坚却无计可施。正在这时,所乘騧马(黑嘴的黄马,姑且援以为苻坚义马之马名)慢慢将自己的缰绳伸给苻坚,苻坚一下没够着,它又跪地再给,终于将苻坚拉了上来,虎口脱险。后来,人们常以“马有垂缰之义,狗有湿草之恩”连用,表达知恩图报的思想。

苻坚之马

项羽之马:乌骓

话说项羽被困垓下时,曾遇渔船搭救,可惜渔船太小,人与马不能同时过江。项羽果断说:“先渡我的乌骓!”渔夫上岸,拉住缰绳,引马上船,但乌骓马不愿意离开主人,眼泪滚滚而下,四蹄紧蹬江滩不走。项羽走到乌骓马跟前,搂住它的头,伤心地说:“你先过江,我随后就来。”乌骓马这才上船,临走时,还回望主人长啸了三声。

载着乌骓马的渔船刚离开,刘邦的追兵就赶到了。项羽眼见跟着自己的楚军兄弟个个战死疆场,心想即便能够过江,可还有什么脸面见江东父老!于是拔剑自刎。

乌骓马过江后,见主人未到,就长卧江边不起,因为思念主人,它长嘶不已,最终翻滚自戕而死。乌骓马在江边翻滚时,马鞍落在地上,化为一山,这座山酷似马鞍状,后人便称其为 “马鞍山”,安徽的马鞍山也是由此得名。

项羽 乌骓

关羽之马:赤兔

说到名马,不得不说说赤兔马。赤兔,其“浑身上下,火炭般赤,四蹄踏雪,无半根杂毛;从头至尾,长一丈;从蹄至项,高八尺;嘶喊咆哮,有腾空入海之状”。它原是董卓、吕布的坐骑,关于它的记载,最早见于《三国志·吕布传》,素有“人中吕布,马中赤兔”之称。后来跟随关羽征战沙场,关羽败走麦城,这匹马也绝食而亡,追随主人去了。所以整个三国时期能成为赤兔马的主人的都是一等一的豪杰,而赤兔无疑就是马中一等一的骏马。

关羽 赤兔

木婉清之马:黑玫瑰

最后再来一匹“黑马”,巾帼不让须眉的马“姑娘”!她是小说《天龙八部》中木婉清的坐骑,也是万中选一的良驹、为主牺牲的义马。话说当日木婉清、段誉二人为摆脱追兵,跨上黑玫瑰奋蹄疾驰。突然之间,前面出现一条深涧,阔约数丈,黑黝黝的深不见底。黑玫瑰一声惊嘶,陡地收蹄,倒退了几步。木婉清见追兵已相距不过数十丈,叫道:“跳过去!”黑玫瑰受了主人催逼,出尽全力一跃,前脚双蹄勉强踏到了对岸,但两边实是相距太宽,她彻夜奔驰,腿上又受了伤,后蹄终没能踏上山石,身子顿时向深谷中坠去。黑玫瑰虽出场不多,但也给大家留下了深刻印象。

2

《乌托有个帮》卓越网购买链接
http://www.amazon.cn/dp/B00GFL6HBY

9

VN:F [1.9.22_1171]
1 票
《乌托有个帮》V.S 史上最浪漫的疯子(四)苻坚, 5.0 out of 5 based on 1 ra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