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0月10日-11月3日∣蜂巢剧场
导演:孟京辉∣演员:黄湘丽

文/格洛 摄影/王雨晨

《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王雨晨摄影 (1)

孟京辉现在确实是主流了。

全年当中的任意一个晚上,总有那么一两个城市有几部孟京辉出品的戏剧在上演,首演、第二轮、重排……比如最近,《两只狗的生活意见》正在轰轰烈烈在北上广三地同时展开千场纪念,新戏《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则和十三年后重排的《臭虫》、两年后重排的《罗密欧与朱丽叶》前后脚在蜂巢和国话先锋剧场上演,在中国的话剧导演里,能实现这样盛况的,一只手也就数出来了——当然,数数全国作品值得一看的话剧导演,其实最多脱了袜子也就够了。不看话剧的人,多少也有几个知道孟京辉的,这当然是商业和知名度上的成功,但这种成功是不是孟导所追求的,就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是一部适合排成独角戏的小说。茨威格笔下的人物,外表多平庸无惊人之处,内心却如同波澜万丈的大海。他们的经历和选择诡异极端,又令人扼腕叹息,小说中有大量的心理描写可以直接搬到舞台上而丝毫不显突兀。若干年前的一位“孟女郎”已经注意到这个题材,率先把她拍成了电影。一九九四年,还是个毕业不久的小姑娘的徐静蕾出演了孟京辉的实验戏剧《我爱XXX》,十年后,已经是“老徐”的她导演和主演电影《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不过那时正是国产大片时代幕启之时,这部电影并没有获得太多关注,留下的只有导演和演员的一段八卦,这也算是《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和孟京辉的一点联系。

《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王雨晨摄影 (2)

与小说中的女人写信时倒叙/插叙的顺序不同,孟导的独角戏老老实实地按照从女孩到女人的自然时空顺序来叙述,这就让这出戏从一开始就走入一种平庸的节奏。不是中国话剧意义上的平庸,而是孟京辉式的、精致的平庸:老老实实开场太无聊,先来段空镜头影像;舞台太空道具太少?这边摆张床那边放点生活用品;光眼看耳听多无聊,切个水果炒个菜给大家闻闻味;演员这么多才多艺,必须让她自弹自唱;这半个小时的连贯剧情给观众看舒服了,在这个点上咋呼一下,骂几句街,换个节奏吓吓他们……这些孟氏戏剧的常用手法一样一样地被添加到戏里,并且整合衔接地更为熟练和细腻。甚至舞台都比过去的孟氏戏剧更为精致,棱角分明的丘陵状舞台得到了充分的利用,光影和干冰的使用方式也更加丰富。这出戏如果是一个初出茅庐的新导演导的,堪称向孟京辉致敬的水准之作,偏偏她是孟京辉自己导的。在孟氏戏剧的序列里,《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本就不是像《无政府》那样以承载意义为目的作品,而整出戏的核心情感用一句《恋爱的犀牛》里明明的台词就能完整概括,“我眼睛里带着爱情,就像脑门上带着奴隶的印记”。舍此之外,导演并没有给这出戏注入更饱满的情感。意义欠奉,情感单一,形式缺乏新鲜感,这出戏不免让孟导的老观众觉得“淡了点”。孟导没变,观众也没变,正是这种没变,令观众对标榜先锋派实验戏剧导演的孟导感到微微失望。

《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这出戏对于主演的意义要远远大于对导演的意义。独角戏对于演员的要求之高近乎苛刻,演员的天分、生活阅历和表演经验,融合表演者对角色的理解,发酵所产生的独特的舞台魅力,是独角戏能否成功征服观众的关键。主演黄湘丽在这出戏里所做到的,称得上合格。在剧中,她又弹又唱又跳,情绪跌宕起伏,从少女演到母亲,观众能感受到她在中规中矩地努力完成导演的要求,但她自己似乎并没有能力给这个角色注入足够多独特的理解,这也让她之前的卖力表演成了两个小时的才艺展示。想要做到这点,她似乎还欠缺一些舞台以外的修炼。比起前几位“孟女郎”如吴越的任性顽皮、袁泉的温婉执着和郝蕾的刚猛不顾来,她并没有给观众留下深刻印象的个性,这可能恰恰是好演员和杰出演员之间的一线差距,真心希望她能够通过积累和锤炼,完成这一步跨越。

《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王雨晨摄影 (3)

无论导演还是主演,相信他们的在舞台上的创作都还远远没到终点。特别是孟导,我不能代表其他观众发言,不过有很多像我一样的观众更希望看到孟导创作出粗粝而有新意的作品,而不是精致地重复自己的风格。毕竟现在孟导的作品,还只能称之为“孟氏风格”,想要成为孟氏美学,还需要继续拓宽其边界。

VN:F [1.9.22_1171]
2 票
孟京辉的,太孟京辉的 -《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 4.0 out of 5 based on 2 ratin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