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骨朵 陶一鼎 摄影/吕伟
IMG_3311
袁娅维(Tia Ray),出生于湖南怀化安江镇,职业歌手。国内目前唯一一支建立在Jazz基础上融合了R&B、Soul、Hip-Hop和Funk音乐风格的乐队Tha KnutZ的女主唱。Tia曾和Dave Stewart、Kelvin Avon、P.Diddy、Erykah Badu、Mario等许多全球知名音乐人合作,在国内经常合作的音乐人有张亚东、常石磊等。北漂十余年不间断地训练、创作和演出。2012年参加《中国好声音》比赛一鸣惊人,成为刘欢组学员,为更多人熟知。
2013年底签约金牌大风。汇集了包括方大同、恭硕良、易家扬在内的众多知名制作人的新唱片正在筹备中,目前已曝光一首与常石磊合作的单曲Love Can Fly。

让我们再次回顾第一次站在“中国好声音”舞台上的袁娅维:漆黑的长发披肩,头上斜戴着一朵鲜艳的芍药,风情里带着快乐的笑容,声音婉转而空灵,一首刘欢的老歌《弯弯的月亮》在大胆而细腻的编曲后脱胎得令人惊艳。而后再在这个舞台上见到她,无论是《滚滚红尘》这样的经典,还是Crazy这样的英文歌,都能给我们带来惊喜的改编和炉火纯青浑然天成的演绎。

后“好声音”时代,活跃在人们视线前并获得肯定的“学员们”其实并不多。有的多见于广告甚于舞台,有的仍然频繁露面于其他选秀节目,有的单曲专辑连发却成绩平平。相比之下,袁娅维的生活好像并没有太大的改变。不过她的成长史上也在2013年12月多了一个记号:签约金牌大风。并成为金牌大风“The Project 300”音乐计划的重量头炮,于1月11日晚在北京壹空间举行了This Is Amazing演唱会。
IMG_3200

This Is Amazing北京站,丁少华、刘雨潼等好友也被TIA叫上台一起为大家唱歌。
无论是乐迷早已朗朗上口的老歌,还是如约带来数首新歌,每首歌毕都要收获台下齐声的“好听”。只要音乐响起,袁娅维必成为那个性感而自信的歌者,像一束带着火焰的光芒,走到舞台的每个角落都能轻易绽放,现场功力了得堪称完美。但拿起话筒客串主持时却总是羞涩得像个小女孩,更因导师刘欢在场而几次流露出紧张。

在煽情致胜的舞台上,袁娅维却是那个从不说故事的人。这个音乐世界里的冒险王试音时总会直接而一再地抛出略带苛刻的要求,接受采访偶尔絮叨却没有一句漂亮。“答案都在音乐里了”,她在台上略带着尴尬的表情,不好意思地笑着对台下说:“我真的不知道说什么。”

“和乐队在一起的我才是最完整的”
“好声音”之后,每当有人再问起那首受到无数赞美的《弯弯的月亮》,袁娅维总要重复“它的编曲是Jewell”。对于好声音剧组最终在节目播出时并未强调这一点,她一直有些耿耿于怀——“我要提个建议,我觉得节目播放时应该有‘编曲’这栏字幕的呈现”。对她来说,这不仅是对创作者的尊重,更是对乐队与自己一路相伴的肯定。

整场演唱会下来,她提到最多的一定是别人,更多时候她总要无数次地介绍同台的乐手,以至于只要看过一次Tia的演唱会,乐迷很难不记住台上所有乐手的名字。据说她曾为乐队放弃难得的一次出国游学机会,上“好声音”的时候也特意申请带着乐队——因为乐队是家人,是良师益友,是“喜欢的人”。

《文周》:新专辑还有这次的The Project 300 演唱会,是你所担任主唱的Tha Knutz乐队一个整体的呈现吗?以后会做solo歌手么?
袁娅维:不是,现在就是Tia的演唱会,乐队叫J.Crew——以Jewell队长为主,这样的一个组合。我觉得solo不solo不重要,呈现出来的音乐最重要,如果作为solo歌手,你唱一整场的伴奏带,那是不可能的。我的音乐如果没有这些乐手、制作人在一起就不完整。音乐就是音乐,你们听到的“我的音乐”是所有人在一起努力得来的。至于每个现场的音乐是不是以乐队形式呈现,这个看具体情况了。

《文周》:那你自己更倾向于乐队的呈现吗?
袁娅维:对,只有和乐队在一起的时候,才是最完整的我。因为他们陪着我成长,对他们的尊重和认可是因为我的经历吧,因为如果没有他们的话,我也不会是现在的我。其实就像是找到了自己喜欢的人,大家能在一起做事情,团结是最重要的。

《文周》:和乐队的创作是怎样一个过程?
袁娅维:我和乐队在一起排练时(进行创作),我主要是写词,和队长Jewell一起。最后和其他乐手一起把编曲做完整。

《文周》:你现在创作的中英文歌词所占的比例大概是怎样的?
袁娅维:我会根据心情。写歌对我来说是没有规定的,它是一个生活的记录,我把我生活中感受到的东西用音乐来表达——有时候英文表达得更准确一些,但有时候必须用中文来表达,但这都是我没办法预计的,它们是随着我的生活和生命在流动的。
音乐会谢幕,TIA依次介绍音乐伙伴。TIA总是强调,“他们让我更完整。”

“正因为小众才要做”
当袁娅维即将告别“好声音”舞台时,导师刘欢曾特别面向99位媒体评委深深鞠躬,语气郑重而铿锵地提出自己的“不情之请”:“我注意到(这里的)一些媒体是来自于网络的,我在此之前注意到网站上对于歌曲的推介90%以上停留在Top,(比如)Top10、Top20……能不能以后在你们的网站上把我们的类型化分出来?比方说我们中国的音乐有摇滚,有爵士,有R&B……我们有自己的音乐类型!我们希望我们共同的努力,让我们中国的流行音乐丰富起来,让我们观众能听到各种不同的音乐——这我想是我们共同奋斗的目标,也是Tia的奋斗目标!”话音未落,全场掌声雷动。此时的袁娅维背过身去,眼泪再也止不住。

这番话对袁娅维而言胜过任何对她音乐的肯定。尽管Soul、R&B早已是西方流行乐坛上的主流,但对于国内的乐迷和媒体而言仍旧是陌生,因而也落得“小众”之名。据说,“好声音”剧组曾为请袁娅维参加节目三顾茅庐,最终一句“你可以做你自己,我们也希望观众能听到更多不同的音乐风格”而打动了Tia的心。擅长于用灵魂乐表达自我的她,对自己的音乐有着偏执的忠诚。“音乐本无大小、国界之分”,正因为大家心目中的“小众”,她认为才更有必要继续走这条路来丰富国内的音乐市场。

《文周》:你觉得灵魂乐对你意味着什么?你所创作的灵魂乐希望表达什么?
袁娅维:我觉得每一种音乐都有灵魂。从学术上来说,灵魂乐是从黑人起源的,就是蓝调,包括爵士,包括布鲁斯,其实是节奏的来源。灵魂乐是一种节奏与情感的宣泄,把它们组接在一起用一种很自由的方式去表达。因为那时的历史,大家都在歌唱渴望,歌唱自由。延伸到现在它已经很多元化了,对我来说,灵魂乐也是流行乐的一种。现在国内越来越多的人知道(灵魂乐),包括爵士也是一样,还有电子、放克,他们都有灵魂,而恰好在这个年龄阶段的我,找到了这样的一个出口来表达我想要表达的情感。虽然它不会是我一生当中表达音乐的唯一方式,但它可能是在这个年龄阶段的我,最擅长和最能表达自我的一个方式。
我觉得一个中国女孩那么喜欢西洋乐,也是很有趣的事情。我们的声音都是肉长的嘛,不管你是什么种族,既然你身上的器官都是一样的,那就不要把它分类。灵魂乐只是一种表达音乐的方式,最重要的就是大家在音乐里能流泪能欢笑能思考,这才是音乐的魅力。

《文周》:像灵魂乐、爵士这样的音乐类型在国内还是趋于小众,Tia作为国内唱new soul的女歌手,当时刘欢老师也是对你寄予厚望,那么你对国内这种音乐风格的发展怎么看?
袁娅维:对,正因为小众才要做!就像媒体所说的它“小众”,可是有可能很多老百姓已经在听了,只是在主流媒体上他们接触到(这样)的讯息比较少,日韩相对比较多——但在三十年前日韩接触到的也很少,所以它都得有一个逐渐被接受的过程。在我眼里,音乐没有小众大众之分,音乐就是大家的,是我们每一个人的。

《文周》:你觉得一般乐迷对这样风格的音乐接受程度怎么样?

袁娅维:这个我没有调查过,就没有权利说。但是我身边的朋友都特别喜欢,也有越来越多的音乐人去尝试和接受这种新鲜的东西,所以一定会是越来越好。通过现代传播手段,更多的老百姓会知道更多的讯息,大家的听觉辨识度会越来越丰满,他们会越来越懂。

《文周》:Tia对爵士乐在国内的现状怎么看?
袁娅维:我想强调一下我不是爵士乐,我只是喜欢爵士乐,我身边的几个乐手们都会玩爵士乐,所以顺其自然我们的音乐里会有这样的音乐元素。但是千万不要误会,其实我们也是属于流行乐的一种。对于爵士乐来说,我只是一个爱好者。我能喜欢上这样的音乐特别幸运,因为在爵士乐中能听到特别多的可能性,在爵士乐里会特别自由。爵士乐给予的创造力,可以让你有很大的空间去想象,比如它的和声可以是很宽的,它的变化是很大的,但它也是有规矩的。
IMG_3575

“我一直都没有接受专业的声乐训练”
袁娅维对声音掌控的游刃有余是有目共睹的,甚至是不少其他选秀节目参与者心目中的“假想敌”。高音纯净而自在,偶尔的炫技也不显得刻意讨好,台湾主持名嘴蔡康永也毫不掩饰地赞赏道:“Tha KnutZ主唱控制声音的方法非常得惊人,而且准确,所以我在听的时候就觉得很耐人寻味,越听越多层次出来。”2012年崔健《蓝色骨头》巡回演唱会上,袁娅维更被相中担任嘉宾,合作演绎老崔新歌《鱼鸟之恋》。

《文周》:Tia的唱功很厉害,平时对声音的训练是怎么样的?
袁娅维:我一直都没有接受专业的声乐训练。但生活当中都是音乐,我随时都在唱:做饭在唱歌,洗澡也在唱歌,打扫卫生也在唱歌,我想唱就唱。
我觉得所有我听到的音乐都是我的音乐老师,比如我听乐器,它也能让我在声乐上找到一些灵感,“唉?乐器可以这样演绎,那我人声是否也可以这样唱?”我听到的所有一切都可以影响我、感染我,我把它们聚集在一起,消化然后创作,最后变成自己的东西。

《文周》:但你的声音一听就是训练过的,技巧的运用特别娴熟。
袁娅维:当听到一个东西,我觉得我做不到的时候,我就有一种冲动想要去练习,想要去做到,可能是一种好胜心吧。有些东西可能是天生的,但有些东西一定是练出来的。我的声音是我自己训练出来的,我不是科班出生,就是因为我太热爱了,太喜欢了……当我发现我找到自己喜欢的东西时,我是多么幸运和幸福的一个人!
我觉得技巧是一种工具,就像修房子一样,没有工具你修不起来。你先有了基础和技巧,你才能完整地把一个想要表达的情感表达出来——技巧和情感是并存的,对我来讲,缺一不可。如果你要做到职业的话,这是必然的。不管是从专业上来讲,还是艺术形态上来讲,任何事情都需要技巧,所以一定需要花时间去练习技巧。那在练习的过程当中,每天都在接触你自己的音乐和你学习的技巧,你自然而然就会和它产生情感,在这个时候,如果你真正热爱,这个情感是丢不掉的。

《文周》:那照这样看,国内很多年轻的音乐人会不会在你眼中都是“不合格”的?
袁娅维:这个我没有资格去评判,但我觉得一定是越来越好的。大家对自己的要求都会越来越高,就像每个人都希望吃到好吃的菜,穿到漂亮的衣服,大家都会为之去努力,无论在什么行业,我觉得良性竞争可以让大家越来越好。

《文周》:Tia现在的演唱和创作都得到了大家的肯定。最开始接触音乐时,谁对你的影响最大?
袁娅维:好多,一下都说不出来了。但是我记得我第一次听Whitney Houston和Mariah Carey的时候,大概是十年前,那时候就觉得“哇,还可以这样唱歌”,因为国语歌里是没有那样的表达方式的,所以当时就觉得很有意思,就不停地钻研,去听各种音乐,去想尽办法找各种资源,用吃饭的钱去买那些音乐,那时留了一堆一堆的CD,现在家里都还有。
刚上台时TIA才唱完一首歌,就急急把墨镜摘掉了,她可爱地笑着说:“我还是不太会装酷”。

“这世上没有坏歌曲,只有不好的歌手”
虽然在大家眼中,袁娅维是“好声音”的受益者,但她也曾坦言自己起初并未积极地看待选秀形式。一来听多了不公平的“幕后”传言,二来她在自己的音乐世界里向来心安自在。在朋友眼中,袁娅维是枚总在绽放着的“太阳”,明亮而怀着爱与幸福。对于追逐音乐之路上的艰辛,连亲近的人也知之甚少。音乐使她同时拥有了强大和平和的内心,因为充分享用与音乐相遇的每个时刻,她既感恩满足,对与成名有关的事情不闻不问,也无所谓别人对她音乐的不解与嘲讽。“我觉得我只有做好下一秒的事情,明天才能更好地做另外的事情,才有未来的可能性。”被问及将来更多的计划时,袁娅维心平气和地说道。

《文周》:除了更加知名,“好声音”还给你带来了什么?
袁娅维:带来了更多的听众和它应该带来的东西,你看连你们也来关注我了,就是我的财富。其实有了关注你才有机会告诉别人你在做什么,以前可能只有你的朋友或者一小群人知道你在做什么,现在是一大群人知道你在做什么,那么就需要更有责任心为大家去做一些事情,去回馈他们。

《文周》:像你这样的类型音乐人应该抱着什么样的心态参与选秀节目?
袁娅维:我和石头(常石磊)经常聊天,都觉得这世上没有坏歌曲,只有不好的歌手。如果你认真并且有这个能力,什么样的歌曲你都能唱得好听。

《文周》:你觉得选秀节目是独立音乐人接近理想的一个比较好的选择吗?袁娅维:当然。我要感谢我所经历的一切,它们对我都是有帮助的,都是收获。其实不管别人认为我是成功或失败的,参加选秀节目我晋级了退场了,它们还是我的财富——得到了一些掌声和鲜花,得到一些批评或评判,这些东西都是好的,对我来说它们都是让我进步和指导我学习的过程。

VN:F [1.9.22_1171]
6 票
袁娅维:忠于灵魂的太阳, 5.0 out of 5 based on 6 ratin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