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辑 / 陈弈中

《乌托有个帮》向所有不切实际的、浪漫而伟大的理想主义的疯子们,献上最深沉的敬意!
《乌托有个帮》卓越网购买链接
http://www.amazon.cn/dp/B00GFL6HBY

阳明相2

王阳明

他是谁?

15世纪、沙场鬼才、全能大儒、亚圣、《传习录》、阳明学、逆流而上的船长

万古长夜,第一缕光

日夜颠倒,周而复始,直至他的出现,将一束光引入15世纪的华夏大地。他被后人尊称为阳明先生,他曾经在庭中格竹,在龙场顿悟,而后又在战场决胜千里,先平定江西,后擒获宁王,又于天泉论道。他始终泰然自若,心外无物,却躲不过世俗的偏见和折磨。一世仕途跌宕,与乱贼臣子斗,与世俗小人斗,更与天地斗,斗罢,自了了,在开先寺写下了自己的宦海沉浮,坎坷人生。他是中国历史上著名的政治家、军事家、哲学家、文学家,也是立言、立德、立功三不朽的伟大圣人。他也痛苦绝望、不能自拔,却从中国最传统的儒释道典籍中汲取了强大力量,在黑暗中追求光明,在浪漫而伟大的理想主义前,最终升华提炼,创立心学一派。是谓“真三不朽”。

以日以年,上下求索

心如止水者,虽繁华纷扰之世间红尘,已然空无一物。王阳明于1472年出生于浙江余姚,十岁开始研读四书五经,十二岁便作诗《蔽月山房》,后一度喜好骑射,又研习兵法,十五岁便提出“为国靖难,讨平鞑靼!”,在屡遭父亲反对的情况下,他不顾一切,只求自己内心所需,终于做出了一个大胆疯狂的决定:“做圣贤!”在当时社会沦丧,人人求物质,求欲望的背景下,他毅然决然,准备在黑暗中找寻精神世界的光明。后来,他在偶得娄谅的启发下接触程朱理学,于28岁中进士,后又担任刑部云南清吏司主事,不料却在刘瑾的迫害下,被贬龙场,他一心求“理”,终于在人生痛苦的十九年徘徊中,于龙场一瞬顿悟,仰天大笑,原来理在心中,天理即是人欲,这是他为这个黑暗的世界发出的第一道理想主义的光芒。

格竹图

事上磨练,洒脱而行

沙场鬼才,决胜千里。王阳明一生军功卓越,先平江西民变祸乱,后又擒宁王平乱,晚年率兵平定了两广藤峡盗乱,可惜在归途中病逝。可这些丰功伟绩来得并不容易。阳明先生出生在乱世,皇帝昏庸,社会道德沦丧,还碰上当时居庸关外蒙古骑兵侵犯,国家边疆危机四起,年少的他在父亲的陪同下,第一次来到了关外,在见识了草原的辽阔和纵马奔腾的豪情之后,他毅然决然地对父亲说“我已经写好了给皇上的上书,只要给我几万人马,我愿出关为国靖难,讨平鞑靼!”那时,社会上“人心惟危,道心惟微”,谁也不会疯到去做这件事,可那时,他只有十五岁,却已经不顾一切了。后来,他屡屡被奸臣所迫害,从被贬贵州龙场到与江彬官场博弈,无不坎坷难耐,如果是你,你会如何?像陆游一般蛰居农村饮酒作诗吗?还是像杜甫一般“不作河西尉,凄凉为折腰”?可阳明先生没有因此避世,他没有因为时代的沦丧随波逐流,他逆流而上,遵从自己内心的思考,做到知行合一,在黑暗的路途中找寻光明,他亲身去经历一切事情,一切所应该经历的事情。现在,有人会问何为知?何为行?又如何做得合一?说天理人欲,有人就会去求何为天理?何为人欲?天理又如何存得?人欲又如何去得?所以阳明先生才说:“此间有个诀窍,便是致良知,就是所想所做一切皆从自己本心的良知,务求自慊而不自欺。”

不装只是良知的第一步,不欺己不欺人,然后将自己放入世事之中,用人情世故磨练自己,尽管世事多舛,也许会磨疯了一个正常人,可是,这又有什么关系呢?有什么比遵从自己的本心,按自己内心深处的良知去做事更爽快的呢?你难道不是嘛?虽然这也很正常,就像有太多的世人不明白,为什么他能在龙场一呆3年,从本来对人生坎坷的愤愤不平转变到随遇而安,心如止水。为什么他能始终秉持自己的知行合一,为什么他要格物致知,难道他就没有欲望吗?不,他有,或者说他只是不逃避自己本心的欲望,将自己放于时光的旅程中慢慢磨练。其实每一位内心燥热,满怀期待的理想主义者都明白,纵使自己再执着、再顽强,内心深处却依然是软弱的,因为我们还没有真正跟随本心,去做一个“疯癫的理想主义者”,我们仍旧会被灯火酒绿的都市所淹没,然而有些人并不明白的是,在这世上,很多事情你可以不理解,却必须接受,只有真正了解这个世界的丑陋与污浊,被现实打击,被痛苦折磨,遍体鳞伤、无所遁形,却从未放弃对光明的追寻,依然微笑着,坚定前行的人,才是真正的勇者。不经历黑暗的人,是无法懂得光明的。恰巧,阳明先生就是这么一位理想主义的疯子。

此心光明,亦复何言

南方的梅雨季已过,树干上的青苔一直蔓延到树根,触碰着被阳光照射的沙砾路,从余姚龙山公园南大门拾级而上,进入“见贤思齐”月洞门,便可看见四座碑亭,这是后人为纪念先贤所造,其中有一块便是纪念阳明先生的碑亭,碑文是:明先贤王阳明故里。楹联:曾将大学垂名教,尚有高楼揭瑞云。亭额:真三不朽。
阳明先生是死在了卫国铸心的征途中,也是死在了思乡回巢的归途中,嘉靖七年十一月,阳明先生在江西南安病逝。而那门追求光明的奇特心学正是诞生于他一生的旅途之中,诞生在这黑暗的世界中,它倔强地闪耀着自己的光芒。王阳明的一生,是光明的一生,他历经坎坷,却意志坚定,混迹官场,却心系百姓,他反对暴力和贪欲,坚信正义和良知。他是一个高尚的人,一个有道德的人,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一个有益于人民的人,一个纯粹的理想主义疯子。他是那个时代的理想主义者,他是发了疯,醉了酒,自了了的家伙,他告诉我们,这个世界不完美,我们的内心还不成熟,如果黑暗有距离的话,我想我们正在走他曾经走过的路程。

王守仁四碑亭插图主标题

日本海军大将的腰牌:一生低首拜阳明

阳明学,花开墙内

阳明学又称“心学”,其思想体系核心是“致良知”,做到知行合一。它不仅仅是一门儒学派系,一方认识论,还是一门伦理学说,一帖修养论,有人说这是一位“理想主义疯子”的处世之道。

薛定谔的猫插图标题1

阳明学,花香四溢

阳明学以“反传统”的姿态出现,当时在国内并没有得到认可,程朱理学把它当成“异端邪说”,主流思想对它视而不见,只是把它看成一个疯子的自言自语。但其实,在当时的政治迫害,社会危机的背景下,“阳明学”适应了处于社会政治困境下人们内心的需求,它不分国界,不分肤色,不论男女,只在于“心”的突破。
虽然这个社会不待见王阳明,但他也不惧这个社会,虽然这个时代有它的人情世故,但王阳明也有属于他自己内心的乌托邦,与时代相争,与社会相论,他身上这种格格不入的气质,在国人眼中是理想主义疯子,但在国外却得到了重视和尊敬,他的学说曾在16世纪初传入日本、朝鲜,20世纪后又分别在英国、法国、澳大利亚、加拿大等多国传播,后在美国的哈佛大学、夏威夷大学、哥伦比亚大学还设立了阳明学研究机构。
阳明先生曾说:“尔未看此花时,此花与尔心同归于寂。尔来看此花时,则此花颜色一时明白起来,便知此花不在尔的心外。”这与后来量子物理学中“薛定谔的猫”有相通之处。说的便是心外无物,所有的东西都在我们的内心,是我们的存在才让这些身外之物有了价值,因为我们在走,所以有了路,因为我们内心有爱,才能温情四溢。

东乡平八郎

一生俯首拜阳明

1905年,日本海军大将东乡平八郎回到了本土,由于他在战争中的优异表现,日本天皇任命他为海军军令部部长,将他召回日本,并为他举行了庆功宴会。在这次宴会上,面对着与会众人的一片夸赞之声,东乡平八郎默不作声,只是拿出了自己的腰牌,示与众人,上面只有七个大字:一生伏首拜阳明。
鸟,我知道它能飞;鱼,我知道它能游;兽,我知道它能走。飞的我可以射,走者我可以网,游的我可以钓。但是一条龙,一位发了疯的理想主义者,我不知该怎么办啊!他学识渊深莫测,志趣高妙难知;如蛇般屈伸,如龙般变化,龙乘风云,可上九天!对于王阳明先生,我别无他法,只能用这段两千多年以前的文字来描述他,这是他应得的称颂。

插图标题3

哦,那位逆流而上的船长!——阳明先生

授业之途,逆流而上

王阳明在传教授业的过程中不嫌弃弟子,不挑剔门人,无论贫富贵贱,他都一视同仁,将自己几十年之所学倾囊传授,他也虚心解答疑问,时刻检讨着自己的不足,没有门户之见,也不搞学术纷争。他四处讲学,用自己的人格魅力和学识征服了无数的人,心学的风潮逐渐兴起,但他的这一举动也惹来了麻烦。他曾屡屡遭到官方权威程朱理学的攻击以及世人的流言,可谓是漫天风雨,骂声不绝,然而,面对众人的怀疑和纠缠,他只是笑着说了一句:“四方英杰,各有异同,议论纷纷,多言何益?”这不仅仅是一句回答,也是王阳明一生的注解。他的这种态度打动了更多的人,因为所有的人都已经看到,在历史的狂潮之中,在社会的漩涡之内,王阳明依然屹立在那里,泰然自若。心如止水者,虽繁华纷扰之世间红尘,已然空无一物。是的,前进的潮流是无法阻挡的,正如同王阳明的光芒,纵然逆流而上,纵然历经千年,饱经风雨,却终将光耀于天下万物之间。

传习录插图1或主标题插图

天泉论道,驶达彼岸

1527年五月,天泉桥。王阳明站在桥上,看着站在他眼前的钱德洪与王畿。这两个人是他的嫡传弟子,也是他的心学传人。他之所以此时召集他们前来,是因为最后的时刻就要到了。不久之前,王阳明接到皇帝任命,前往两广平叛,而此时他的身体已经很差了,经过长期征战和常年奔波,他再也经不起折腾了,他完全可以拒绝这个差事,可是如果他拒绝,他就不是王阳明了,他的这一生就是为国为民活着的。在出发之前,阳明先生召集这两位嫡传弟子,准备做最后的嘱托。钱德洪和王畿肃穆地看着老师,他们在等待着。王阳明打破了沉默:“我即将赴任,但此去必定再无返乡之日,此刻即是永别之时,望你们用心于学,今后我不能再教你们了。”钱德洪和王畿当即泪流满面,马上跪倒在地,连声说道:“老师哪里话!老师哪里话!”王阳明却笑着摇摇头:“生死之事,上天自有定数,我已五十有六,人生已然如此,别无牵挂,只是有一件事情还要交代。我死之后,心学必定大盛,我之平生所学,已经全部教给了你们,但心学之精髓,你们却尚未领悟,我有四句话要传给你们,毕生所学,皆在于此,你们要用心领会,将之发扬光大,普济世人。”天地刹那间竟是如此之宁静,大风拂过空旷的天泉桥,在四周传来的阵阵风声中,王阳明高声吟道:“无善无恶心之体,有善有恶意之动。知善知恶是良知,为善去恶是格物。”钱德洪与王畿一言不发,摒气凝神,记下了这四句话。这就是著名的心学四决,流传千古,至今不衰。王阳明仰首向天,大笑之间飘然离去。这场天泉论道,王阳明将他毕生的坎坷与智慧传授给了后人,他明白,自己此行可能一去不返,是时候将自己手中的舵交付给后人了,对于历史而言,阳明先生已经驶达了彼岸,他为我们开创了一番新的天地,是的,他已经完成了自己的使命。而今,我们所能看到的是,这艘逆流而上的船,还在乘风破浪,尽管前途坎坷,暗礁汹涌,但毫无疑问的是,我们还在前行,为了驶向更远的彼岸!

王阳明相1

为揭开历史,重游开先寺观诗

《又重游开先寺题壁》
中丞不解了公事,到处看山复寻寺。
尚为妻孥守俸钱,到今未得休官去。
三月开先两度来,寺僧倦客门未开。
山灵似嫌俗士驾,溪风拦路吹人回。
君不见,富贵中人如中酒,折腰解醒须五斗。
未妨适意山水间,浮名于我迹何有!

王守仁书法可用于标题3

几百年的时光匆匆晃过,开先寺记功碑上的字槽周围已经长满了厚厚的青苔,南方的雨水一遍又一遍地冲刷着石头上的碑文,可那段碑文背后的历史却是怎么也洗不掉的。记功碑上是称颂武宗的“皇威神武”“亲统六师临讨,遂俘宸濠以归”。1520年正月三十日,阳明先生到开先寺,刻石记功。在短短的碑文中,先生也隐隐表达了自己难言的复杂心情。

当年,宁王叛乱,王阳明与叛军大战鄱阳湖,仅用了35天时间,王阳明就大败叛军,在南昌附近的生米街生擒宁王朱宸濠。一场危及江山社稷的大叛乱几乎是在谈笑间平定了。可是,王阳明立了如此大功,不但没有得到朝廷的奖赏,反而遭到了一系列的毁谤与陷害。明武宗甚至觉得王阳明这么快就轻而易举平定了叛乱丢了自己的面子,认为像这样的战斗应由他亲自带兵南征才能显示“皇威”。宦官张忠之流又诬陷他与宁王串通,最后,武宗竟要王阳明放了宁王,让他率军与宁王再战。在这种情况下,王阳明连夜赶到钱塘,将宁王朱宸濠交给太监,同时遵照武宗的旨意,重新报捷,将平叛的胜利归功于武宗。这样顾全了皇帝的面子,才保证了王阳明的身家性命,而这段沉重的历史却被隐藏在了短短的记功碑文之后。1520年3月,阳明先生又一次来到开先寺。徜徉林中,沉吟水畔,这清幽山水,这林涛泉石和众多的人文胜迹,使他联想到自己的宦海浮沉,坎坷人生。感慨之余,他写下诗作《又重游开先寺题壁》和《龙潭夜坐》来抒发自己内心的担忧。李璟读书台下的记功碑数百年后依然清晰、醒目,读罢这篇百余字的碑文,再读读这两首诗,面对石壁,就像是面对一页深沉的历史,透过歌颂天子皇威的碑文,我们可以看到被掩盖的历史真实面目以及被掩盖的阳明先生的历史功绩。

王阳明一生跌宕,曾在开先寺写下宦海沉浮,人生苦难,但却从未舍弃过自我的本心。在生活中,他对未来充满热情,他摧毁一切障碍,为求致良知。在思想上,他是一个理想主义疯子,是个闪闪发光的神经病,他创立“心学”,在传统儒学上开创了另一片天地,他是在那个污浊黑暗的时期始终保持自己内心光明的勇士。

可放首图

在此,《乌托有个帮》借《又重游开先寺题壁》向那个独立于现实社会的“理想主义疯子”王阳明先生致以最深沉的敬意。

2

《乌托有个帮》卓越网购买链接
http://www.amazon.cn/dp/B00GFL6HBY

9

VN:F [1.9.22_1171]
2 票
《乌托有个帮》V.S 史上最浪漫的疯子(三)王阳明, 5.0 out of 5 based on 2 ratings

3oi9xl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