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辑∣鱼子
文/chihato (网易lofter社区的“chihato”摄影团体,微博@chihato)

CD
摄影师 ID:CD

【编者按】

很荣幸,我也是Chihato(痴汉团)的一员。说起来这真的是一个让人觉得非常厉害的团体,每天大家都在群里疯狂交流着各种关于摄影艺术节操的话题。不过虽说大家喜欢互黑到吐血,但是每个人都在拍摄上非常努力,也经常组团刷着国内各大摄影社区的首页推荐。在当下的网络时代,靠共同的笑点来相识,靠共同的追求去维系,已经成了传统摄影沙龙涅槃重生的新形式。调笑是羽翼,文艺是本源,正比如我们今天要介绍的痴汉团。

谷主
摄影师 ID:谷主

关于chihato

chihato成立于2013年2月28日。最开始只是几个性格不同,却有着相近爱好又不乏味的人,在群里整日逗趣,偶尔天马行空,时刻疯疯癫癫。有天有人提议说,不如咱们组建个小团体吧。鉴于大家自嘲自娱的乐观秉性,“痴汉团”成了大家一致热捧的名号。为了顺应标签英文化的国际趋势,谐音:“chihato”。

大树FK
摄影师 ID:大树 FK
莫扎特
摄影师 ID:莫扎特

简单的说,chihato只是同类分享美好点滴的一片后花园。小小的被赋予私密性,因此也注定了它不会泛滥而失去最初的本衷。我们希望它在很久之后,依旧纯粹依旧热情。即便成员们都是在不同坐标的个体,但对生活的追求与热爱却像一根透明的纽带,将我们紧紧维系起来,我们不仅是朋友,更是并肩前行在生命旅途共同探寻世界的战友。

叉烧
摄影师 ID:叉烧
小川
摄影师 ID:小川

chihato成员自述

ID:洗衣机它转疯了

刚开始拍照时,纯粹的只是喜欢拍,见到什么都想拍,拍一朵花或者一个杯子也能拍上一个小时。毕业后存够了钱买了第一台胶片相机,就开始无法自拔地爱上胶片。它让我珍惜每一次快门,用心构思每一次拍摄。
拍照对于我更多的是记录,我想要记录的是从画面里反映出的每个阶段都不一样的自己和我看到的所有。这是一件我不需要努力提醒自己去做、下定决心去做的事情,它是日常的必需,无需强调“坚持”,因为真心热爱。不知道在久远的以后,自己是不是能成为摄影师或者其他,但是拍照,是我确定的、一直会陪着我,让我心安的事。

洗衣机

ID:jamiic

在这些个杂乱无章的城市里,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压力需要宣泄,那些存于想象中的冷暖需要被发掘、加深刻画并转化为记忆以供后慰,摄影于我起到的作用之一便是表达的释放。因为我不是专职摄影师,没有出片压力,大部分时间我都将镜头对准那些匆匆生活中的随处一瞥,把摄影当作我与这个世界交流并留下痕迹的载体。
说到我个人对摄影的理念,我觉得是“不停地记录当下”,我认为不论如何发展,“记录”仍是最重要最基本的功能,因此只要能够有效地起到记录作用的图片都可称之为合格。如果能在记录的基础上通过光影、构图或者色彩等附加手段向与此图片不相干的人传达情感或者诱发观者的情绪,那么就算达到了目的,而这种记录通常都带有浓烈的主观意识。

jamiic

ID:海螺

我并不是摄影专业出身的,但我从小就学习绘画,记得7岁那年第一次摸到祖父的海鸥黑白胶片相机,便爱不释手。成为一名儿童摄影师,是我大学毕业后的第一份工作。
我觉得在现代社会,群众精神的方向性并不是很明确,我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做一些正方向的引导,但我并不是那种很激进的人,也不觉得自己就是上帝,我只想做一些温和的引导,把我所理解的真善美记录并展现出来,以及道德上、环保上的正向的倡导,我相信持之以恒便能潜移默化地产生影响。我希望我所拍摄的画面中,每个被摄体在那一刻都能展现出其本质中真善美的一面。

海螺

ID:奈西

对我而言摄影并没有那么严谨,它只是一个记录生活点滴的工具。我想就这么一直走下去,直到端不住相机的那天。

奈西

ID:鱼子

2009年底,朋友无意间让我拿着他的单反拍了一场摇滚。这是我第一次摸到单反(之前连卡片机都没有),当时甚至连镜头要如何变焦都得问别人。不过后来大家对拍摄成果竟然评价不错,那次之后偶尔拍摇滚现场。2010年毕业后,出于情感上难以割舍的缘分,直接把第一次借用朋友的那台D90买下。
目前在人文纪实方面,希望挖掘出生活在城市里、最普通的市民生活中的点滴戏剧性的瞬间,寻找他们在不经意中对生活饱含着的丰富情感,然后定格和放大这些故事性的因素。除了人文纪实,我也喜欢拍摄摇滚演出。我的目标是,我的照片,不单纯是一个现场某个时刻的简单记录,而是能够成为人们脑海里关于一次演出记忆的直接映射;用一张照片,代表一场演出;乃至能够通过照片传达出音乐内在的力量。我希望自己的照片可以在单纯的演出记录之外,提炼出更具有代表性的瞬间印象。我会寻找照片中存在的微妙的律动,以及人与人,人与音乐,人与城市之间的相互的情感状态。

鱼子
照片摄于迷笛音乐节

ID:カル羽眞葉

我拍照的动机说到底,只是获得愉悦,表达的愉悦,发泄的愉悦和完成画面感的愉悦。目前拍的东西大多会像日系写真,也有少数偏激一点的片子。胶片并不是我的什么坚持,我只是懒得调色而已。但是玩胶片的确比玩数码有趣,还有更多不同的老机器可以玩,说到底,我只是爱折腾,享受折腾的愉悦。

カル羽眞葉

ID:六指卫星

我从2005年第一台20D入手开始拍摄到现在,专职摄影已经8年了。其实一开始并不是特别感兴趣,只是为了糊口吧,所以没什么理念之类的东西,但是避免被别人从这行里踢掉,只有不断完善自己,因为我意识到,好像除了这个,别的什么也干不了了……
最近一年开始使用胶片(后期做得已经快崩溃了,经过我手的脸快有1000张了吧!当然,其实胶片也是需要一点后期的。)两种类型,一类是大清新糖水片,为什么是大清新呢?因为120的底片比较大啦;还有一类,偏玩的性质,这个算是自我调剂吧。目前来说,把职业培养成兴趣,是我最大的目标,快成功了!

六指卫星

ID:Qianlinnnnn

不善言辞却希望与世界沟通,于是我选择了摄影。有一句话我特别喜欢:“照片对于我来说最可贵的是你为喜欢的人拍照,而从照片里的笑脸上发现,她们也很喜欢你。

Q

ID:再見陳生

我最早只是拍些比较简洁的画面用来给自己的手机当壁纸,这个也或多或少地影响着我现在的画面取景习惯——尽可能地减少画面的构成元素。
把自己的爱好转为职业,是个痛苦又愉悦的过程,在经历了近两年多的摸索与积累后,渐渐养成自己的拍摄习惯,即把婚纱照当婚礼去拍,把婚礼当婚纱照去拍,说白了就是摆拍中抓拍。适当的安排与控制是必不可少的,套用一句话:抓拍不一定拍到的就都是真相,这世界没有绝对的真与假,时间是流动的,情绪是不靠谱的,人是多面的,而我能做的是控制,按快门,记录我自己所认为的真诚的一刻。

再见陈生

chihato的未来规划和展望

以摄影为基点发散,我们希望通过这个平台的搭建结识各种类型有才华的伙伴加入,比如设计、绘画、音乐、舞蹈等等,每个新鲜事物都会帮助我们丰富自己,在不同的角度帮助我们完成创作,成就更多的个人价值和商业价值。

合照(不要太大)

VN:F [1.9.22_1171]
11 票
一个奇葩摄影组织:痴汉团, 5.0 out of 5 based on 11 ratin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