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马奔腾过,黄河入海流

2013年12月13日| 北京MAO Livehouse
文/朝海 摄影/孙思晴

这张可以大

九宝是一支纯粹的蒙古民族金属乐队。他们的创作以民族曲调和律动为主线,民族乐器大量应用在重摇滚根基的演奏方式下、蒙古民族情怀下的潺潺音律,欢悦的节奏,伴随金戈铁马般的滚滚重音中——中国真正的民族金属之声强烈冲击着每一个人对传统金属音乐固有意识的感觉。2013年8月,他们有幸远赴德国,登上世界级金属音乐节Wacken音乐节的舞台。

乐队成员:
民乐:伟力斯
鼓:丁凯
贝司:傲瑞峰
吉他/主唱:阿斯汗
马头琴:朝克
豆瓣小站:http://site.douban.com/ashan/
推荐曲目:《十丈铜嘴》、《特斯河之赞》

IMG_0354
  
九宝演出的舞台上总是系着洁白的哈达。乐手们则穿着传统的蒙古袍站在台上——从左边依次数过去:贝司、马头琴、鼓、吉他、巴拉莱卡……一股子剽悍的膻味儿,在举手投足里狠狠地透出来,一下点燃了全场的烈焰。

事实上在这之前,观众已等得有些不耐烦。大荧幕上一遍遍播放着新专辑的宣传短片,乐手们有条不紊地在屏幕后调着音。场子里人多得摩肩接踵,人群中已隐隐散发着咯吱窝里的闷热气息:我的胸脯蹭着你的脊背,你的长发扫过我的鼻尖带着骚气的香味。人群中的燥热还混杂着些许蠢蠢欲动——是时候来一场酣畅淋漓的疾驰了!

演出以一首《吆呼尔》开场。如同马蹄般迅疾的马头琴声一经传出,人群里像扬起了一团沙石,迅速自舞台中央向台下扩散开去,猛烈的冲击呛得人想咳嗽,然而刚张嘴就不由自主地咧开去上扬起来。马头琴欢快而灵巧的旋律像一根柔滑而坚韧的弓毛,一头儿连着朝克伸展的手臂,一头儿牵连着台下数百只抖动跳跃的膝盖。

1

九宝的歌儿,现场最喜欢看《娜明达赖》。每演这一首,主唱阿斯汗总忍不住地要犯骚——先由他个人清唱,带动观众击节互动,从而引出乐队合奏。这招儿一出,台下的气场一下子鲜活起来:流动的,旋转的,跳跃的,什么都有。此招屡用不鲜,从无失手。即便是在今年8月德国Wacken Open Air金属音乐节的大舞台上,阿斯汗面对着台下成千上万的外国观众,也极尽挑逗之能事,哄得那群德国大汉又叫又跳,一声声“嘿”居然接得恰到好处。乐队回忆当时场景,如此形容:“这些平日里温文尔雅的绅士们,终于揭开了温和有礼的面具,眼露金光,雨里来,泥里去!”

而在12月13日这一天,九宝回到了最初出发的北京的舞台上,显得更加游刃有余。他们在这个生活奋斗了一年多的地方,收获太多,经历太多,也学会太多。专辑首发巡演的最后一站落在北京,也算是“给江东父老一个交代了”。

当然,他们没有让这里的乐迷失望。台下的乐迷们高举着拳头,持续嘹亮地呼喊。炫目的光照亮了他们脸上晶莹的油汗,照亮了那些对于自由与狂野的向往,照亮了那些心中奔驰的骏马和舞动的步伐。马头琴如奔腾的黄河一般奔腾而去,巴拉莱卡清丽的声线欢脱跳跃,鼓声迅疾,吉他肆虐,贝司有力。现场几乎所有人POGO、跳水,气喘吁吁而精神亢奋,空气中蒸腾的荷尔蒙气味如一张大网笼罩下来,金属的狂欢拉开帷幕。

九宝22

除了上一张专辑中几首耳熟能详的旧曲儿,九宝当晚也演出了不少新歌儿。《特斯河之赞》是早前发布在豆瓣上的曲子,混音与制作皆是阿斯汗在家中完成。提及他们的“简易式家庭录音设备”,阿斯汗和敖瑞峰两人都显得颇为自得——低成本、高质量,的确不是仅靠几个通宵达旦赶工的夜晚能达到的,更多的,是九宝通过长时间以来积累的经验与技巧奠基而成。作为年轻金属乐队的新作,《特斯河之赞》一经发布就位居豆瓣试听榜单前十,九宝的能量由此可见一斑。伟力斯特地为这首歌儿换下了巴拉莱卡,他拎了一把造型古朴而极具蒙古特色的琴上来——这便是“火不思”。火不思的四根琴弦使音色显得更为厚重,在花哨而极其炫技的贝司之下也竟毫不逊色。

“自己对自己的状态已有了个底儿了。就这个路子没问题,就这么扎实往下走吧!”落幕之后,九宝这样形容此次演出给乐队本身带来的震撼。

(XYHahn对本文亦有贡献)

VN:F [1.9.22_1171]
3 票
九宝乐队同名专辑首发北京专场, 4.7 out of 5 based on 3 ratin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