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摄女专栏
好摄女,85后艺术硕士。独立书店先锋摄影师,目前行摄中国大陆独立书店60多家,足迹遍及北京、上海、重庆、成等10多个城市。
北京龙之媒广告文化书店
开业时间:1995年1月
闭店时间:2013年12月31日
新浪微博:@龙之媒广告书店

在书店发展高峰期,“龙之媒”除北京外,在上海、西安、广州、南京、长沙、成都等一线城市均开设分店。但由于种种原因,近年来相继关闭了南京店、广州店、上海店、成都店。

2013年7月龙之媒广告文化书店创始人兼老板徐智明在微博上发布了“书店关闭通知”——至2013年12月底,现存的北京、西安、长沙三家店将一同关闭。
而书店将从7月开始用征集“一日店长”的方式,作为最后的告别。

书店创始人徐智明表示,今后将全心发展其于2010年创办的网上零售店——“快书包”,“一小时到货”的服务理念将更深入人心。

“一日店长”手记

北京龙之媒广告文化书店,于2013年年底关闭。很荣幸在“双十一”那天,我在书店做店长。与其说店长,不如说是体验式的记录者。
1
这个角度望去,那两面书架,我都认认真真地清洁了一遍。于我来说,身体上有些疲惫,更欣慰的是来了一次心灵的书籍之旅。看着书架上那些传媒书籍,我会想起自己的大学时代。

2
我想,许多人对龙之媒的印象是从奥美这一系列图书开始的吧。在书店关闭之前,真诚地希望那些喜欢阅读,也专注于广告领域的朋友们可以来这里看看。

3
这位帅哥,进店看书好久,可惜他需要的书店内没有了,最后买了几本养生书后离开。

5
这是北京龙之媒广告书店的资深店长(她自己说其实不是店长)张艳霞,96年加入龙之媒,1996年到2000年在书店工作,在书店决定关闭时决定再回龙之媒工作。

《文周》×资深店长张艳霞

《文周》:为什么在书店决定关闭时决定再回龙之媒工作?
张艳霞: 书店要关门了需要有人做收尾工作,我个人也正好有时间。

《文周》:当年进入龙之媒广告书店,你的第一个身份是什么?
张艳霞:做店员,负责店面零售。认真地说,我好像没当过店长,书店大约两年后就发展起来了,然后开了新店,所有同事都去了新店,我留在老店带新同事,不记得带过多少个了。后来老店关闭,去了新店也没当店长,一直做物流这一块,负责所有进销存的货和数据工作。

《文周》:离开书店后去做了什么?与在书店这些年的经历有关么?
张艳霞: 之后的工作跟图书行业没有关系,改行了,但在书店熏陶的做人做事的态度,一直延续着。

《文周》:在书店工作最初那些年,遇到过最难的问题是什么,还记得吗?
张艳霞:在书店最初的工作中没有感受到有什么困难需要自己去解决,因为,发愁的事有总经理和店长呢。比如,进货难,广告书不好找,要到个个出版社去搜罗。合作商很陌生,需要先款进货。广告人如果还不知道这个书店,老总就要自己做不花钱的营销。印象最深的是,有一天营业额只有5元钱。卖得少,应该是当时感觉最困难的。后来书店成长很迅速,但工作压力就比较大了,做梦都是在忙着。

《文周》:书店经营状况最好的时候是什么样子的?能形容下吗?有没有一些数据可以透露?
张艳霞:用比较有影像感的话说,那时候开了很多分店,也有很多找上门来加盟合作的连锁店。关于数据,过去太久了,不记得了。

《文周》:龙之媒广告书店自己出版的广告类书籍,有没有你最受益的可以推荐给大家?
张艳霞:我推荐《一个广告人的自白》。这本书也是徐总推荐给同事们看的,做广告人必读的一本书,奥格威是广告界的一个标志。

《文周》:在启动书店关闭倒计时的100多天里,有没有让你印象深刻的读者?
张艳霞:有的,是龙之媒淘宝店的买家。有个杭州读者,看到同事买的书后,马上咨询下单,比他另一个同事快了一步,抢到手后,沾沾自喜,后来告诉我说“被同事‘暴打一顿’”。再后来,我每次上架特价的设计书,他都以最快速度抢到手。也正是这些天,让我深深感受到现在读者的购买习惯是在网络上。

《文周》:书店关闭,结束曾经的辉煌,对于创始人及所有的店员来讲,意味着什么? 你们认同“实体书店已死或将死”的说法吗?
张艳霞:对于我来说,就像一个老朋友,你总希望她好好的,身体健康心情愉快。有一天,她不在了……
我只能说说我个人的看法,没和别人交流过这个问题。现在实体书店受到网络的冲击和影响,但这也是现实文化现状的一个真实反映,是国人文化精神境界的一个映射,这只是文化进程中的一个阶段,相信会有回归,也相信书店业会有不同于现在形式的存在。

VN:F [1.9.22_1171]
0 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