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辑∣高晓倩

夏丽柠专栏
外企民工一枚。喜读书。闲来无事,胡乱思考,记下感受。对外国文学尤其钟爱,港台及海外华语作品也颇对味。书评作品散见于各报书评专版。写书评的座右铭:不为他人乱吹嘘,只为好书做嫁衣。@Shirley_Says

书评人Shirley专栏

《没有色彩的多崎作和他的巡礼之年》
作者: [日]村上春树
出版社: 南海出版公司
出版年: 2013-10

村上春树
日本知名小说家。1979年,他的第一部小说《听风之歌》问世后,即被搬上了银幕。随后发表作品《1973年的弹子球》《寻羊冒险记》《挪威的森林》等。

村上春树2
我最怕别人问我:你了解自己吗?我羞于回答,因为我不了解,也耻于向别人袒露真相。在身体里载着一个不了解的自己,这样人生是沉重的,也愈来愈难于上行。心想最好有一个下坡,一溜烟儿滑到谷底,这样就不累了,顺便好好休息。我曾经以为这是年轻时常见的问题,以为越老谜底就会越清晰。谁知这是个与年纪无关的问题,待到多老,你也未必认识自己。
  
村上春树的《没有色彩的多崎作和他的巡礼之年》便是一本找自己的范例。我一直反对将村上划归小清新作家的队列,尽管有人向我吐槽,说读不懂《挪威的森林》。我想那是因为他早已忘记了青春的惨烈,忘记了痛楚的快感,忘记了随着年岁而消亡的一个又一个自己。村上帮我们找回了那一段年轻的记忆。他的故事宛若丝绒,轻而薄地擦拭那些往事,我们看到卷曲在往事里的自己,委屈得像只离群的小动物。村上多么希望我们站直身体,温柔地拥抱自己,说一句:你好,自己。
  
多崎作少年时与赤、青、白和黑形成了五人小团体。赤是学习成绩优秀的好男生,青是橄榄球部的前锋,白弹一手好钢琴,黑开朗幽默爱阅读。然而,多崎作最爱做的事是眺望火车站。与其说作抱怨自己的名字没有色彩,不如说他认同伙伴的生活更精彩。他认真地履行小团体中的责任和义务,不惜放弃自己的特性去迎合他人。他认为在一个集体中放弃小我是必须的。谁知尽管这样,他还是毫无理由地遭到了其它四人的遗弃。作选择离开家乡独自去东京上大学、工作,默默地与少年时的自己说再见,那个多崎作死了。他的人生出现了断层,不愿意再面对没有彩色的多崎作。他莫名其妙地背负上了“罪恶”多崎作的标签。人生好重啊,有时背也背不动。可是我们还是要活下去,活着就是价值,无需刻意寻找存在感。在女友沙罗的鼓励下,作踏上了寻找被团体抛弃的理由的旅程。实则是一趟寻找自己的旅程,与自己和解是一生里最难的事。
  
李斯特的《巡礼之年》的灵感来源于逃往瑞士和意大利的途中。逃亡的落魄与艰辛被一路的美景冲淡。整个曲调呈现出一种欣喜惊异的画面,悠扬的音符仿佛要敲开每个紧锁的心扉,淡淡的忧郁也是人生的一道风景。此曲恰好映衬了多崎作的心情:敞开心扉,拥抱世界。小世界终究会被大世界所接纳。就像赤为作讲的那则故事:在拔掉脚趾甲和手指甲之间选哪一个都是没办法的事。“Welcome to the real life”,欢迎进入真正的人生。不要因为沉重,便抛弃人生。有恨有爱,有痛苦有快乐才是真人生啊!
  
我觉得村上春树一直对“世界”感兴趣。否则,在《1Q84》里不会有那道青豆拾阶而下便可以通往“另一个世界”的楼梯。我也一直好奇村上是如何看待外面的世界,他那么执着于自己的世界:写作、跑步、爵士乐和英文翻译,甚至连女朋友都没换过一个,绯闻也未流传过一回。他是如何掌控自我的世界?从本书的支言片语里或许可觅到些踪迹。
  
在小说的结尾,惠理(黑)对作说:多崎作,你是个无比优秀、色彩丰富的人,一直在建造美妙的火车站。如今你是个三十六岁的健康市民,拥有选举权,定期纳税,为了看我甚至还一个人坐飞机到芬兰来。你什么都不欠缺……”
  
诚然,我们是生活的幸存者,每个人身上都有属于自己的颜色。千万不要活成别人的样子。
  
从今天开始,在清晨的阳光里说一句:你好,自己。
你接纳生活,生活亦会眷顾。
没有色彩的多崎作和他的巡礼之年

VN:F [1.9.22_1171]
0 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