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托有个帮》卓越网预售链接
http://www.amazon.cn/dp/B00GFL6HBY

2

我们生来孤独

文/暗蓝色的海

有这样一群人,他们专注于某种热爱,在世界的每个角落,他们似乎生来孤独。

比较戏谑的说法,他们是文艺青年,一群无所事事,终日晃荡的青年。
他们不在意世间的纷扰,因为在文字里,在音乐中,在光影间,他们的世界,是另一种模样。
那里,闪烁着梦想的光芒,像乌托邦一样闪耀夺目,分外美好。

这些人任性也睿智,因为他们懂得生命不必在意的不是过程,而是“闪耀的此刻”。他们自由,但这自由并不是白来的。坚守一份热爱,不只需要勇气。你要承担作为一个异端所带来的不解。
以及孤独。

只是在人生的征途上,孤独大概是个伪命题。
你只能独自上路,但你却永远不会独行。

不觉间,《文艺生活周刊》已经创刊逾三年了。一百期不算多,但对于向来只能在生活的角落里被当做奢侈品的文艺而言,热衷于它的人们能拥有这样一本期刊实属不易。毕竟不是所有人都有勇气抛弃日常背起行囊在路上以文艺的名义寻找自我的。我们只能在夜深人静时干杯,听听梦想碎掉的声音,再寻找一篇文字,看看还在路上的他们,如何诠释命运的颠沛。

我一直以为,作为一个“读书人”是幸福的。在任何时候,一个读书人都可以成为任何人,一本书足矣。阅读是私密的,而当读书成为一种状态,你也让你的生活变得无所不能,那是怎样的一种,孤独的快乐。

《乌托有个帮》里有一个关于书的专题,“书好有个店”,我生活的城市,依我看是没有书店的。其实书店断然不是“卖书的地方”。即使是在商品经济的年代,我依然坚信有些东西是不应该被兜售的。这是个孤独的想法,也一次次被现实浇上冷水,但却不会妨碍我在心底保存它。

成为一个文艺青年和做收藏家的特质上是有交集的,他们都在收集“无用”的东西。唯一不同的,收藏家很像守财奴,而大多数文艺青年却有着丰沛的表达欲。他们像一只在雪原上的狼,在一片苍白里嗥叫,渴望得到同伴的回答。

中国人有个习惯,孩子生辰百日是要庆祝的,所以《文艺生活周刊》发行百期,出此特辑显然也名正言顺。文艺着的青年们,确实也像任性的孩子——在现实的世界里,他们被“大人们”带到街上,带到橱窗旁,要他们选择一条“靠谱的”生存之道。大多数人也便选择埋葬了自己的梦想,匆忙间做出了可以取悦世界的选择。只是少数人依旧固执,他们在橱窗里看不到自己想要的未来,于是他们上路,去找寻远方,追逐绮想里的星光。
纵使远方没有星光,我们还在路上,狂欢便不会停歇。

我们生来孤独,但孤独的我们,却从不会独行。

乌托有个帮,多好。

原文链接:http://book.douban.com/review/6439301/

9

VN:F [1.9.22_1171]
2 票
《乌托有个帮》书评:我们生来孤独, 5.0 out of 5 based on 2 ratin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