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曾巾力 摄影/曾巾卜
精典书店门口
精典书店
重庆人自己的书房

创办时间:1998年6月,至今15年。
店址:重庆市八一路108号纽约•纽约大厦B1层
营业时间:10:00-22:00
豆瓣小站:http://site.douban.com/classicculture/
新浪微博:@精典书店

《文周》× 陈晓芬

@陈晓芬lively,精典书店策划主编,任职2年,主要负责精典书店的文化展示和活动策划,自称是书店与外界交流的中介。

“初衷就是希望有一个重庆人自己的书房”

《文周》:当初为什么给书店起名“精典”?
陈晓芬:很简单,希望我们卖的书,我们给读者看到的东西都是经典的,能够持久流传下去。“精”还有精神的意思,希望书店不仅仅是一个买书的地方,而是一个精神的栖居地,一个心灵放松、放空的地方。老板建立书店的初衷就是希望有一个重庆人自己的书房。

《文周》:精典书店选址解放碑,地理位置非常占优,同时,竞争也不小,相隔不远便有占据了一整栋楼的新华书城和人气颇高的西西弗书店,与之相比,精典书店的独特之处在于什么?
陈晓芬:解放碑是重庆的经济中心、文化中心,是重庆人的市中心。在这样的地方建立一个书店,就像走进自己的书房,我们的独特性在于我们很简单,我们只想做纯粹的书店,纯粹地卖书,纯粹地为大家提供一处精神文化空间,纯粹地做一些力所能及简单的事情。卖好书,读好书,就这么简单。
精典书店读者卡
《文周》:很多书迷都把精典书店称为重庆人文精神的代表和象征,那重庆这座城市的文化氛围如何?
陈晓芬:有的人说重庆没有文化——重庆有文化。炮哥文化是文化,江湖文化也是文化,有重庆一种血气方刚的性格在里面,在这样码头文化里,充满江湖气的地方,最近几年经济发展得非常快,而文化也随着经济在发展,所以重庆是越来越有文化。像大家都说的重庆人很耿直,很讲义气,很有激情,在这样的一个文化氛围下,重庆人也会变得更加地有修养有礼貌,更加地有气质。这就是重庆未来的文化。精典书店也是希望能够引领重庆精神文化生活,让重庆更加有文化,让重庆人的生活更加丰富多彩。
2

“精典的特色就是没有检索台”

《文周》:精典书店给我的感觉是一个书香气十足、学术性很强的书店,精典书店在选书方面有什么标准吗?
陈晓芬:在前期及之后的好些年,都是我们老板亲自挑书,老板是爱书人,对书的品质非常讲究,也很会选书。现在我们也培养了专业高素质的采购人员,而且跟国内顶尖的出版社都有合作,并保持了紧密的沟通和合作关系。

《文周》:书本的布置排列有什么特别的考虑吗?
陈晓芬:书店中书的排列基本上很凌乱,没有一个很明确的分类,但仍乱中有序。因为本身都是人文社科类的书籍,那社科很广,人文也很广,所以我们只能按照一些小类,或者说出版社,或者说科目这样稍微分一下类,像我们的文化廊,像进门的第一展台,书都没有分类,就是把觉得好的书推荐(给读者)。
其实找书是一种乐趣,我们希望读者到书店来是能够体会到这种乐趣。当然也不是大海捞针,我们也是有一些好的、适当的引导,不会让大家觉得特别凌乱。精典的特色是没有检索台,可以让员工帮忙找书,人工找书,这也是跟精典交流的渠道。
精典书店咖啡厅里的客人
《文周》:精典书店的书主要以国内的学术、人文、社科为主,有没有打算以后引进一些外文书和港台书?
陈晓芬:之前有想过,但是在重庆本土来说,读者需求不够。我们引进这些书第一,成本有压力;第二,会增加大量的工作量,人力成本,物力成本,各方面的投入都会加大,所以暂时不会考虑。

“书店不会消亡,就算它关门了,依然会存在于很多人的心中。”

一家好的书店是会跟读者建立良好关系的书店。我在网上看到一篇关于精典书店迁址(注:精典书店原址位于民权路17号,于2005年10月搬至现址)时候的报道,很多精典书店的读者都自愿过来帮忙,非常暖心。

在豆瓣小站上,精典书店的书迷还自行成立了一个小组,称精典书店为“人文学者乐园”,认为它不仅指向实体书店,而是一个爱书者的符号。

《文周》:在精典书店工作这段时间,有没有让您印象深刻的顾客?
陈晓芬:非常多。有一个老爷爷,夏天的时候几乎每天都来,一可能是觉得这边的空调比较凉快(笑),但是他每天都会带一些烧饼送给工作人员,几乎每天都来。外地的读者中有一个河南的学生,慕名来精典,来了五天,早上开门前就在门口等,晚上最后一个走,一待待了五天。说进了精典后就出不去了,还自己带干粮。五天后,离开了重庆,就像朝圣一样。

《文周》:精典书店的经营现状如何?
陈晓芬:一直亏损。这个亏损的原因的话不用我多说(苦笑),网上购书、电子书这些足以摧毁中国所有的书店。但书店不会消亡,就算它关门了,依然会存在于很多人的心中。所以(对于精典书店的未来)我很乐观。

文化廊3

“独立书店,独立之精神。”

《文周》:精典书店有开分店的计划吗?
陈晓芬:我们是独立书店,独此一家。很想纠正一下很多人很惯性的一个东西,就是“规模”这个东西。不见得是有多少家书店,不见得是店的面积有多大,而是在有限的投入之后实现的价值有多大,精典哪怕是只有这么一个很小的门,里面只有这么有限的一块地,我们希望在这有限的投入后能够实现我们的最大价值,把最好的东西提供给大家。

《文周》:您是如何解读“独立书店”的?
陈晓芬:民国时期有个国学大师陈寅恪讲过“自由之精神,独立之思想”。独立其实就是这个含义,独立书店就是要有自己的态度,不会人云亦云,不会别人干嘛我就去干嘛。这就是独立的含义。

《文周》:精典书店未来的发展方向是什么?
陈晓芬:未来的方向就是继续为大家提供一个好的精神文化空间,同时,成为一个引领重庆人享受有品质的精神文化生活的地方,成为一个文化体验馆,她不仅仅限于书,在未来还会是画、琴、棋、茶道等等艺术及生活美学方面的东西。

《文周》:您有其它喜欢的书店吗?
陈晓芬:很多,单向街、北京库布里克书店、时尚廊、南京先锋书店我都很喜欢。

《文周》:对拥有“书店梦”的人有什么建议吗?
陈晓芬:精神要建立在物质的基础上。开咖啡馆、花店也是,要实现这些非常浪漫的梦想,想要梦想照进现实的话,先要把必须走的路走好了,才能走自己想走的路。

采访后记:
在重庆,精典书店是我去得最多的一个地方,书店里面最喜欢的地方就是专门用于举办沙龙的演讲台和前面的座位席,平时没有活动的时候那里可以供读者休息阅读,有活动时就变成了作者和读者交流的平台,非常具有生命力。而帮忙拍摄的小卜最喜欢的则是笼罩在橘色灯光下的文化走廊,当我将这个问题抛给陈晓芬时,她笑着反问,我能说每个角落我都很喜欢吗?这里就是我家的书房呀!好久没有去书房的读者,什么时候去家里的书房看一下吧!

当问及是否可以推荐一两本书时,“博爱”的陈晓芬笑称太多了,特别要挑选的话,推荐马尔克斯的《百年孤独》《霍乱时期的爱情》,中国的作家,特别推荐野夫,有助于了解上一代,80、70,甚至60年代的事情,他的书是时代的缩影,推荐《乡关何处》等。

VN:F [1.9.22_1171]
2 票
精典书店 重庆人自己的书房, 5.0 out of 5 based on 2 ratin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