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againster
1
2013年11月30日-12月8日∣中国剧院
编剧:南派三叔∣导演:刘方祺

坐在贵称“中国剧院”的剧场内两个半小时后,我才发现,《盗墓笔记》这部戏,真正的亮点恐怕不在舞台之上,而在舞台之外。

坦言,我并没看过《盗墓笔记》原著,幸运的是同行的朋友7年前就看过,她为我解释清了不少剧情——当我说“解释清”的时候,不仅是指我通过她迅速了解了诸如“粽子”、“尸蹩”等名词的含义,还包括我们频频互相确认上一句台词到底是什么——这种情况究竟是因为我们坐在了剧场角落的位置,还是粉丝尖叫的声浪一潮潮拍向相形渺小的演员,又或是在麦克风的帮助下,所有演员都丧失了吐字归音的基本功?总之,在我近十年几百部戏的观戏经历里,这般连基本剧情都听不真切的情况,确实不算多见。

事实上,《盗墓笔记》本身就是一出既靠台词,又不靠台词的戏。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这部戏的确要依仗演员的“说”才能讲清楚故事。然而,主创显然对“讲故事”心不在焉。对于《盗墓笔记》这样的热销小说,原作既然如此大热,故事只要讲一点,观众就能沸腾。

“玄”与“怪”的第一次可视化,才是《盗墓笔记》的舞台剧版本有别于小说的真正卖点,在这个感官繁荣的时代,舞台效果必须得大书特书。所以,一方面,升降台、纱幕投影、台尾LED、旋转舞台、武打、玄幻音效、鬼怪的奇异装扮,扣了各种边框与颜色的遮光片的射灯,乃至烟雾烟火等一系列舞台效果全部被招呼上台;另一方面,全剧的故事讲述十分简便化、小品化,表演风格也趋向浮夸;甚至,在演出后演员自己都说,“我们就是呈现这个故事的活道具”。主创团队这一特别的着力点,最终使得本剧的核心故事层面浸润着快速制作的商业戏剧特色。

那么主创引以为傲的舞台效果到底又怎么样呢?之前此剧在上海首演的时候,押沙龙在1966曾写剧评批评道“只看到了Chinajoy展台程度的cosplay,儿童剧程度的鬼怪道具和隔壁马戏城直接搬过来的武术表演”。这番批评引起很多关注,导演更是以“他骂出了这部戏最大的特点与创新之处”犀利回击。而当我真正走出剧场之后,窃以为,双方都有点言之过重。虽然本剧的各种效果都有押沙龙所说的问题存在,但确还没烂到如许不堪入目的程度,甚至个别场景(如吴邪和闷油瓶两人在纱幕后对答,纱幕上打出两人的问句一场)还有那么几分意思。但是,主创们也实在不要自傲,说这些舞台效果是“创新”,确实是自吹自擂,本剧中的所有效果他们基本都抢不上专利。不往远处说,和同样使用纱幕、彩光、奇幻服饰的《贾宝玉》相比,在把效果玩出花样、玩出单纯的视觉美方面,《盗墓笔记》真是还欠好几年修炼。

的确,《盗墓笔记》是商业戏,甚至称得上近几年颇为赚钱的商业戏之一。当我回想起这个戏让票务网站不惜血本做“签票”等强劲宣传,当我看到“稻米”们倾巢出动涌入剧场时,当我一次次目睹演员将指向性明确的笑料抛给场下观众,赚得阵阵欢呼时,当我看到“未完待续”四个字打在纱幕上,观众在意犹未尽中准备为明年的第二部,甚至传说中的整个五部曲再掏腰包时,我告诉我自己,舞台上的《盗墓笔记》背后那一场市场营销的大戏,才应该是今天最精彩的重头。本来该在流行天王天后演唱会上出现的疯狂追捧,如今竟也在剧院里发生了。前文所述的那个听不清台词的问题,便也可以有这样的解释或宽慰:本来就是商业之作,那又何必强求,拿艺术的标准为难呢?

也许在投资人眼里,《盗墓笔记》是一个极好的成功范例,恨不得要拉每一个戏剧人来将其模仿;而站在戏剧市场管理者与票务公司的角度来说,这样的作品盘活了整个市场,引来了不少观众第一次走进剧场,也实在是功德无量。诚然,合法地赚钱终归不是罪过,但《盗墓笔记》如今“风靡”到这个程度,传统戏剧人最终还是要面对一个严峻的现实,当大众的戏剧选择和戏剧审美被愈来愈泛滥的“短平快速见利”商业戏剧牵走时,当所谓有艺术追求的作品生存空间受到挤压时,当艺术市场管理者和投资者将《盗墓笔记》之类作品视为“成功”的典范,叫嚣应当在戏剧界广泛推广时,这世上便难以再有井水不犯河水的环境了。
2
如今的戏剧市场至少还葆有着几分人文关怀的温热,不似电影市场资本横行到张牙舞爪,倘若真有一天戏剧也变得如电影一般,《盗墓笔记》这样的作品反而被市场抬升为主流时,真正的戏剧艺术与戏剧艺术者再警惕起来做自我捍卫,恐怕已是太迟了。因为在这个伟大的时代,舞台上的戏谁好谁坏,已经无力作为成就英雄与贬抑狗熊的唯一度量。舞台外的戏“好”,或许也意味着成就的光环。

其实,如商业与艺术之间暗地的博弈,盗墓与考古之间正邪的对决在近百年内也从未停歇。当创作逻辑构建在破坏文物、倒卖国宝基础上的盗墓“行当”广受追捧,而以抢救和保护为前提的考古学只能面对“十墓九空”的悲剧时,《盗墓笔记》小说的狂热畅销,也早已深深触伤了尽心竭力保护文物的工作者们最敏感的神经——更不用说时至今日,《盗墓笔记》已经蝌蚪变青蛙,文本舞台两栖化了。

如今《盗墓笔记》已经赚得个盆满钵满,考古学界还在辛勤地向公众解释“考古不是盗墓”,若真有一场你先我后的赛跑,恐怕考古学已“掉队”得不见踪影了。但愿,艺术不必如此。

VN:F [1.9.22_1171]
1 票
舞台之外的戏 —《盗墓笔记》, 5.0 out of 5 based on 1 ra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