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辑∣高晓倩 美编∣ 刘旭芳

韩小暖专栏
89年双鱼座,北京姑娘。青春文学杂志写手,现任图书公司企宣。兼职:写作、电台、文案。爱好咖啡、甜点、笑。代表作:《独家记忆》《给陌生人的情书》等。@韩小暖

《没有梦想,何必远方》
作者:易术
出版社:中信出版社
出版年:2013-10-18

易术
易术,福星传媒总裁。曾出版长篇小说十余部,部分作品被译介到韩国、日本
关注易术,和很多人一样,是源于他在微博上讲的那些故事。

s27045805
  
这几年我发表的文字,前前后后也有十几万字了。可唯独不会讲故事。写过的十来个短篇,都行云流水般浅浅淡淡,我总陷入对故事的质疑里。我固执地去追随一切真的故事,以为它们都值得记住。于是假的,任凭它千回百转,都只是一个空壳,读一读,也就罢了。
  
可那段日子,易术在微博里讲的故事,却突然让我明白,这世界,不是只有真假两种故事的。因为有的人,本来就是故事里的人。
  
每个人的人生,都是一部小说。
  
有人写成了一部欢笑喜剧,有人演出浪漫偶像剧,有人家长里短平淡无奇,也有人波澜起伏掌声四起。而这一次,易术在书里,也写了一个长长的、自己的故事。

故事里的易术,和很多个你和我都有点像。他毕业,找工作,离开家,一路跌跌撞撞。他遇到过善良的人,接受过温暖的好意;他也遭受过背叛,质疑过自己的心。有那么一些片刻,他无比确信自己的坚持,又有那么一些瞬间,他动摇,险些放弃。
  
而梦想呢?那个你一提起,就奋不顾身的梦想,就像年少时爱着的人,恨不得用尽全部力气去付出和给予,却一不小心,在茫茫人海大千世界,丢失得无影无踪,毫无痕迹。
  
你一定和我一样,后来慢慢发现,梦想这个词,早已变成了一个不切实际的幻梦。它在光怪陆离的现实社会里,成为一个遥不可及的乌托邦。想做宇航员的男孩后来成了一名接线员,想做语文老师的女孩后来只能在家看着孩子写作业,而想做作家、主持人、发明家、旅行者的你,又去了哪里呢。
  
他们看着《老男孩》泪流满面,听着《同桌的你》追忆青葱华年,或者早已与心底的少年在格子间、地铁站、菜市场挥手告别,永不再见。
 
可又或许,有人选择把它忘记,也有人选择,埋在心里,慢慢靠近。
  
易术说:不遗憾,才是真正的成长。
  
你总要找到一个有力的支撑点,陪伴你走过那些脆弱的时分。于是爱情变得弥足珍贵,友情变得温软动人,而梦想,也变得熠熠生辉,只看你是否流着淤血,还记得勇往直前。
  
后来才明白,你做的每一个选择,遇到的每一个人,说的每一句话,决定的每一件事,都有意义。无论它们在那个当下,让你大雨倾盆还是寒风入骨,让你痛彻心扉还是心力交瘁,它们都化作养分,住进你的生命里,催促你成长。
  
在无数个岔路口,向左或向右,终究无人为你分担。我们都曾迷茫或寻找着未知的方向,也都免不了打落牙齿和血吞的倔强与固执。而这些,将你变成了今天的自己。你喜欢也好,讨厌也罢,它都在那些片刻,推动你前行。如同彼此咬合的齿轮,完整而没有缝隙,缺一不可。
  
就像书里徐睿对易术所说的那样:所有的坏事,都是好事。
  
于是,那些磕得头破血流的时光,成为一去不返的回忆;那些住地下室啃面包的心酸,变成永不再来的历史;而那些与梦想有关的坚持,也都褪去了当时的疲惫与辛苦,一点一点绽露出璀璨的光芒。
  
我曾听说一句话:学会如何坚持,是对命运的尊重。确定对的,要坚持,确定有价值的,也要坚持。坚持前者不白费时光,坚持后者,则不愧对自己的选择。而这份坚持,易术把它叫做——梦想。
  
就是这样,易术将一段漫长的人生,写做这样一本《没有梦想,何必远方》。这些因真实而格外动听的故事,易术娓娓道来,听者各自想起不同的心事。说真的,我喜欢看易术讲自己的那些过去。无论是经历着怎样的颠沛流离,亦或是身处怎样的巅峰或谷底,他语气里的轻描淡写,都意味着那些,早已经成为了过去。喜悦也好,失落也罢,富足也好,困窘也罢,正是这些矛盾而对立的情绪,证明着这段旅途是如此真切的存在,也证明那段成长岁月,早已经变成了传说,或者故事。
  
这是一份十年热血逐梦的回忆录,与自己,你,以及全世界,分享那些只此一回的诚挚心声。
  
我突然想起有首歌里,是这样唱道:“成长像徒步旅行靠自己。天寒地冻也要一直走一直走。越忍住倦意,看越多美景,不同经历让生命变得更丰富有趣。”
  
我们依然不知道接下来,又会去哪儿,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但这一次,或许我们不会再轻易将梦想丢进过去的老旧时光里。因为梦想,是时候化作一张车票、一次改变和一个笑容。
  
带着梦想去远方,才是下一件正经事。

VN:F [1.9.22_1171]
2 票
讲故事的人 -《没有梦想,何必远方》, 4.5 out of 5 based on 2 ratin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