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届欧盟影展展映影片

导演:杨·史云梅耶 | 制片国家:捷克、日本、英国 | 上映日期:2000-9
主演:Veronika Zilková、Jan Hartl、Jaroslava Kretschmerová

文/失控芭乐

贪吃树海报

如果说有哪个导演的电影让我神魂颠倒,那么非大卫芬奇与杨·史云梅耶莫属。前者的《搏击俱乐部》《七宗罪》等电影足以名垂千史,而接触后者则是通过这部《贪吃树》。

这是最值得一看的成人童话——当然也许是我看的电影数量还不够多。除了这个出自捷克童话的故事本身具有震撼力,导演的构思与技巧让这部电影更上一筹。   

起初认为画面粗糙,看完之后,才发现只有用这种原始略带糙粒感的画面才能还原暗黑童话的本身。杨·史云梅耶是粘土动画大师,在展现树婴的动作以及那只从恋童癖老头裤裆里伸出的手时便是运用的粘土技术。正是这种好像一帧一帧都似乎能用慢动作回放而看出路径的技巧,正是它带来的钝重感才恰巧配合电影诡谲的氛围。

电影中运用大量的食物特写。电视机里的巧克力、面粉广告,邻居家的盛餐,吃东西的声音。这些无一不是在暗示欲望及其带来的贪婪。

无法生育的夫妇用树根做的婴儿本来是略带悲伤的愿望。但树婴那永远无法填满的肚子与嗜血的本性使陡然实现的愿望异化为妖魔。树婴的面部只有一个小洞,它用这个洞口窥视世界,咬嗜食物。手与脚则是根须交缠的树枝,它用这些看似木讷不便的手脚抓住活物,把他们撕扯以满足自己的口腹之欲。   

贪吃树剧照1

中国远古神话中有一种恶兽叫做饕餮。传说这种怪兽没有身体,只有一个大头和一个大嘴,十分贪吃,见到什么吃什么,由于吃得太多,最后被撑死。它是贪婪与欲望的象征。而杨·史云梅耶的树婴与饕餮的象征似乎一样。但饕餮最后自食其果,树婴不断膨胀的欲望则是被他人遏制。   

导演十分大胆地表现了孩子邪恶的一面。邻居家的小女孩,看似天真无邪,实则言语犀利,思想诡异。父母一味认为她只是小孩子,可他们不知道孩子这种生物是不同于成人的,一不留神便会长出奇形怪状的枝丫。她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把在饥饿中挣扎的树婴救活,并不断用活人满足它。树婴无法与人交流,或许人在它眼中只有可口不可口之分,但为何面对小女孩却停下了手?是因为它窥到了她的好奇,而这好奇恰恰是欲望的同类?   

世人无一不是活在欲望中。适当的欲望使自己保持生存的动力,而过度的欲望无疑是把人拉下深渊。什么都没有的时候,面包与牛奶已经是最好的安慰。而有了一切之后,却想拥有全世界。

这个血腥、令人不寒而栗的童话,让人窥到了自己。仿佛人类只是一只只巨大的树婴,在欲望中学会成长,又在贪婪的浸淫下嗜血为生。

这不是改正与否的问题,而是本质如此。我们只是要学会如何控制。就像别让鲨鱼闻到一丝血腥——我们要把过剩的欲望扼杀在襁褓里。

VN:F [1.9.22_1171]
0 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