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黄铖

Lou Reed (1942年3月2日——2013年10月27日),1965年与键盘手John Cale组建“地下丝绒乐队”(Velvet Underground),后被波普艺术大师安迪·沃霍尔(Andy Warhol)发掘且担任经纪人。
地下丝绒乐队有争议地被认为是美国1965年之后最重要的摇滚乐队,它是70年代和80年代所有白人艺术噪音音乐的源泉,并且为摇滚创作中的暴戾的吉他弹奏以及带刺的现实主义的叙事歌词创作手法定下了一个普遍的标准。地下丝绒时期,以安迪·沃霍尔黄香蕉为封面的The Velvet Underground & Nico专辑,以及包含歌曲Perfect Day在内的第二张个人专辑Transformer均被视为传世经典。Lou Reed于1970年单飞,被后人称为“地下音乐教父”。

2

也许是上帝的旨意,Lou Reed死在星期天的早晨,一个不属于他的“Sunday Morning”。

Lou Reed被中国乐迷亲切地称为“老李”。老李的逝去,标志着一代传奇的谢幕。众多摇滚巨匠在网络上表达了对这位大师的喜爱与怀念。作为致敬,Arctic Monkeys乐队更是在他们的演唱会上,特意翻唱了Lou的名曲Walk On The Wild Side。大洋彼岸另一端,David Bowie在个人网站上对老李的纪念,平实简短却胜过千言万语。“他是一位大师。”他们曾是华丽摇滚运动中最亲密的战友,如今却天人两隔。

许多人是通过影片《猜火车》Trainspottin中空灵清新的插曲Perfect Day认识Lou Reed的,但这显然不是他最想向人传达的Lou印象。只需要再深入Lou的内心一寸,你便会发现他本质上其实是个阴郁的魔鬼,在他那叙事式的呢喃歌声中,蕴含着生命无限的叩问和对灵魂的审判。

说Lou Reed创造了摇滚乐的新纪元一点也不夸张。从地下丝绒时期开始他就从不掩饰自己对噪音元素的偏爱,人们可以轻易地从后来的许多朋克、后朋克和实验乐队身上找寻到这位纽约地下教父的音乐痕迹。

地下丝绒乐队是先锋艺术家与实验音乐人珠联璧合的超时代产物,幕后推手——波普大师Andy Warhol则是Lou Reed在艺术道路上的指引者。然而乐队的蜜月期并不长,Lou Reed强烈的控制欲望慢慢显露。他先是不满Andy选择了德国女歌手Nico加入乐队并担任部分歌曲的主唱,之后又对老友John Cale在创作中越来越多的“指手画脚”感到不满,两人的矛盾导致John Cale在第二张专辑出版后无奈离开了乐队。

3

Lou Reed是土生土长的纽约人,身上流淌着骄傲的血液。他可以对Frank Zappa很不屑,也曾评论Bob Dylan的音乐“让人觉得无聊”,但对于Warhol,老李永远是保持敬意的。在Warhol去世后,Lou和John Cale再次聚首,发表了一张致敬专辑Songs for Drella。而Drella正是Andy Warhol的别称。

回顾Lou Reed将近半个世纪的音乐生涯,他一直保持着反主流文化的前沿斗士形象。六十年代末,他站在嬉皮士的对立面,鄙夷爱与和平,排斥美与希望,频繁地在歌曲中描写毒品交易,药物滥用以及性虐待的场面。而在后期个人创作中,他也延续了这些主题,并曾经出品过例如Metal Machine Music这样饱受争议的作品——整张专辑都由重复的电吉他回授组成。难以评判这究竟是无聊的产物还是极简主义的登峰造极,几乎所有人,包括老李本人在内,都没有完整地听完这张唱片。

太极拳是老李晚年的最大爱好,他甚至曾秘密来华探访隐居的太极宗师。但Lou Reed却从未在这片他深爱的土地上开唱,这注定会成为所有中国乐迷的毕生遗憾。

今年9月21日,Lou Reed留下了生前最后的影像,他在镜头前紧握拳头,仍然是那种不屈服的表情和眼神,却更添几分宁静。

Lou Reed有一首歌叫Goodnight Ladies,在歌里他反复轻声唱道“Goodnight ladies,ladies goodbye”,这次轮到我们和你讲再见了,老李。

地下教父终于回到地下了,这或许是最好的结局。

VN:F [1.9.22_1171]
2 票
纪念 Lou Reed : 所有明日的天堂聚会, 5.0 out of 5 based on 2 ratings